天天彩票

第两百四十章 河水

    “八戒,为师有些渴了,这河水清澈,你且打一钵盂上来与我吃。”一条小河岸边的渡口处,唐僧坐在一旁吩咐道。

    那猪八戒应了一声,手持紫金钵盂,舀了满满当当的一钵盂水递给了唐僧,说来这河水颇有奇异之处,清澈见底,不见一丝一毫的污秽杂物,隐隐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闻的舀水的猪八戒馋虫大动,倘若不是要服侍唐僧,他早已一饮而尽。

    唐僧接过了钵盂,亦是闻到了那股香味,他轻轻抿了一小口,果然是甘甜无比,清冽绵长,入口让人回味无穷。

    “好水,好水,这一方地界,真真是山明水秀,天地所钟啊!”唐长老看着附近的山水,微微感叹了几句,咕嘟咕嘟几大口,将那钵盂里的水喝下了一小半,随手递给了猪八戒。

    “师父,有道是福祸相依,咱们自在那金山遭受群妖擒拿,多绕了四千里路,走了快一年,终于是走到了这里,看这灵山秀水的模样,想来再是没有妖怪了吧。”孙猴子笑嘻嘻的说道。

    金山一战,妖族硬生生的击败了高手尽出的灵山诸佛,随后大摆庆功宴,百万妖魔与那些法力高深的妖王大肆庆祝,喝酒狂欢,一直闹腾了一两个月方才散去,而唐僧等人不可能在原地等上那么久,偏偏又没法子过去,只好由着孙猴子带路,朝着远处绕着过去,多走了数千里的冤枉路。

    猪八戒早就想尝尝这河水的味道,见唐僧递了过来,三口两口,便将大半钵盂的水喝了个干净,他拍了拍肚皮,刚想说些夸这河水的话,听见猴子出声,赶忙道:“师兄,莫念叨,莫念叨,这可经不起念叨,就算没了妖魔鬼怪,不还有菩萨神将呢?这劫难啊,总归是有!”

    这事谁都没有猪八戒有发言权,万寿山五庄观,就是这货怂恿着偷人参果,搞得镇元子大怒,而更早之前,四位菩萨变作女儿身试探唐僧师徒,亦是这呆子道心不稳,动了凡心,被好一番戏弄。所以猪八戒记得深的很,山明水秀的地方,也未必是好地方,妖魔鬼怪,未必有仙界神佛难缠。

    那边挑着担子的沙僧哈哈一笑,爽朗的道:“二师兄这句话却是没有说错,咱们啊还是小心一些,取经之路,劫难颇多,咱们这才刚走了一半呢!”

    “哎呦!”

    沙僧的话音刚落,唐僧突然惨嚎一声,捂着肚子,一下子滚倒在地,脸上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直如中了什么剧毒一般,痛不可当。

    “师父!”“师父!”“师父!”

    三个徒弟见了,纷纷大惊失色,各自叫喊了一声,齐齐跑上去搀扶,只是那猪八戒,腰弯下去了一半,陡然一股无边剧痛自腹部传来,疼的他也是痛嚎一声,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呻吟不止,那模样,与唐僧一般无二!

    这是?

    孙猴子与沙僧对望了一眼,目光有些凝重,还真叫那呆子说准了,劫难啊,总是有,这没遇到妖魔鬼怪,这两个人怎么突然倒下了?

    他两人将地上的二人搀扶了起来,孙猴子见他两疼的厉害,不禁出言对沙僧道:“沙师弟,师父与这呆子也就是喝了这河中之水才腹疼如此,以俺老孙看,这河水也没毒,你熟知水性,能看出什么端倪不?”

    沙僧一脸为难的摇了摇头道:“这方地界灵气充足,按理说这水应该是好水,况且就算是有毒,以二师兄的修为,应当也是安然无恙,可是眼下他与师父一般反应,我实在不知原因。”

    猪八戒好歹是一尊天仙,法力高深,虽说在金山大战这种大场合里上不得台面,但终归是堪比一方大妖的大佬,想要毒倒他,除非是那瘟部的正神下凡,使出看家的本领,不然的话,他把鹤顶红当水喝都没事。

    孙猴子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见沙僧也不知,他不禁有些犯了难了,别看他们几个都是神魔,各个都有**力在身,偏偏却没一个有什么高明医术,到底是因何肚子疼,弄不清原因,他想求神拜佛,亦是不知道拜哪位菩萨。

    “师兄你看!”沙僧突然指着唐僧与猪八戒喊道。

    孙猴子顺着沙僧的手指一看,好嘛,肉眼可见的,这二人的肚子在缓慢的变大,唐僧倒还罢了,肿胀的不明显,那猪八戒本就是个猪肚子,大的紧,这一小会大了一小圈,显眼的很。

    “恭喜恭喜,恭喜恭喜,取经路上,携儿带女,亦是能排遣诸多寂寞啊,哈哈哈哈……”

    就在这二人盯着猪八戒与唐僧肚子看的时候,这河边蓦然响起了一道清朗的声音来,那声音语带讥诮之意,莫了还大声的笑了起来。

    “大胆妖孽,竟敢在我等面前放肆!”沙和尚一听,出声吼道,他本就有些心烦意乱,这不知道哪来的妖魔还敢调笑他们师徒几个,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他也不怕踢上什么铁板,妖族真正的大佬,早在之前的金山一役都露了头,有点身份地位的都知道佛妖双方达成了协议,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以还敢来惹他们取经四人组的,肯定不是什么妖族大能。

    那边猴子听了这声音却是眉头微微一皱,没有说话,怔怔的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神色凝重无比,来人的气息,他竟然一丝一毫都察觉不到,绝非易于之辈。

    “沙僧啊沙僧,眼力劲这么差,难怪会被贬下凡,我今日是大胆了,你又待如何?”那道清朗的声音再次传来,随后一道赤金色光华闪过,一位年轻人的身影显化了出来。

    只见那年轻人面容俊秀,剑眉星目,仪态不凡,穿着一身深紫色玉袍,头扎金玉冠,腰间悬挂着一只巴掌大小的紫金色小葫芦,端的一副世家公子哥卖相,不是莫尘又是哪位?

    “莫尘,是你!”猴子一副早就料到了的样子,有些欣喜的喊道,他听那声音就有些熟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