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四十五章 蝎子

    愿意个鬼,那个女人不希望自己的郎君眉眼如画,光是看着就让人流口水?

    女人都是肤浅的,找对象的第一标准便是颜值,只要颜值够高,什么都不是事,而倘若颜值不够高的话,便是其他方面再优秀,都很难真正的让一位女人爱上你。

    西梁女儿国的女王殿下是一位女人,更是一位条件极其优秀的女人,大权在握,富有一国,更是月貌花容,身段婀娜,也就是这是女儿国,不然放在有男子的地方,早都是被万人追求的女神了。

    正因为她自身极其优秀,所以她对于男人的要求更加纯粹,是剔除了那些物质的纯粹,而一个男人剔除掉了那些物质因素,那便只剩下长相这一点了,就是才华女皇大人也不稀罕,她富有一国,完全就是要养小白脸的节奏,又不要养家糊口,要才华当饭吃?

    面对着两名女儿国从未出现过的男子,还是极其俊美的男子,她自然是一等一的心动的,然而这两名男子偏偏不是凡人,会些妖法,时不时的变丑,她自然是要考虑一下了。

    她是久旷之身,万一**之后,睁眼一看,枕边人突然变成了怪物,还不把人吓死?而且女儿国的这些臣民也未必愿意,让自己的陛下迎娶两名会法术的妖人。

    是以女皇陛下只是微微沉吟,便道:“既然御弟哥哥与莫公子尚有有事在身,要去那灵山佛门圣地求取真经,普渡众生,那朕也不便阻挠,罢了罢了,呈上那通关文牒,朕这就用印吧。”

    她这般说,原本站在玉阶之上低头垂目,无精打采的唐僧陡然抬头,双眼中浮现出了一抹喜意,他本就是不想与这女王在一起,不过是一时无可奈何,虚与委蛇罢了,眼下女王自己不愿意,主动要倒换通关文牒,放他走,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莫尘笑意盈盈的望着这位西梁女皇,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终究是那句老话,女儿爱俏,谁又会愿意和一个会使妖法的不稳定因素在一起呢,女王殿下的小命毕竟是珍贵的。

    没了要留人成亲的一幕,接下来的一切就很顺畅和谐了,女王倒换了文牒之后,也没再传见他们一行人,只派了鸿胪寺卿赐宴,席间除了猪八戒吃得多了惹众人笑话之外,倒也没别的事情发生了。

    酒足饭饱,一行人接着上路,到底是女儿国第一次出现的男子,几人从出门开始便是被一群女子围着观看,犹如看动物园耍猴的一般,还指指点点,评头论足。

    一直走到城外,人越聚越多,竟然围的水泄不通,寸步难行,上次是女王派人将他们几人带走,这次可就没这么好了,众人都知道这几位男子走了就不会再回来了,女王陛下又不迎娶他们入宫,各个都放大了胆子,还有不少想上来摸一把的。

    猴子与猪八戒都有些着恼,偏偏唐僧不让他们伤这些凡人,只能龇牙咧嘴,做狰狞怪状,试图吓退众人。

    然而就在这两人转身的瞬间,莫尘却是心中微微一动,抬眼朝着不远处看去,却见哪里有着一名面目秀美的女子正在掐弄法诀。

    呼!

    平地里陡然起了一阵狂风,还没待猴子和八戒回头,唐僧突然被那狂风卷起,眨眼的功夫便消失不见了开来,同时消失不见的还有那名女子。

    沙僧注意力一直放在唐僧身上,可惜他法力低微,还提着行礼,根本来不及搭救,只来得及惊呼一声。而惊呼声传到他两位师兄耳中,依然是晚了,那狂风依旧未消散,吹得天昏地暗,飞沙走石,教人一时间看不真切。

    “散了!”莫尘衣袖一挥,开口说道,顿时,风停云歇。

    “大师兄,师父让妖怪抓走了!”沙僧脸色难看的喊道。

    猴子打量了莫尘一眼,以莫尘的修为,自然是来得及出手救下唐僧的,不过莫尘不救,他也不能说什么,这位主不来添乱都不错了,老老实实待着别给他惹麻烦便好。

    他道:“咱们还是出去再说,待会俺老孙去找土地寻一下那妖怪的踪迹。”

    刚才一阵飞沙走石,那些围观的女人也是被吹得东倒西歪,猴子等人趁着这个空档溜了出去,找人打听救师父,而莫尘则是望着那女妖消失的方向,喃喃的道:“扎的如来都疼痛不堪的蝎子精,我倒要见识一番。”

    ……

    毒敌山琵琶洞,那蝎子精正磨着唐僧说些情话。

    只见那蝎子精粉面桃腮,柳眉杏眸,身段婀娜,皮肤粉嫩如玉,亦是一位难得的美人,她香腮贴着唐僧的胸膛只觉呼吸入鼻,都是满满的精纯阳气,忍不住娇媚的道:“御弟哥哥,你看看奴家,生的美不美,与那女王陛下相比如何?”

    美人在怀,饶是一代圣僧亦是有些失了禅心,有些意动,不过唐僧到底是经历过不少劫难的人了,知道眼前的美人虽美,但是将自己捉来,肯定不怀好意,是妖魔一流,不敢搭话,只是怔怔的念着自乌巢禅师那里学来的多心经,驱走内心的杂念。

    莫尘藏身一边,看着那蝎子精调戏唐僧,而唐僧不为所动,忍不住轻轻一咳,这一咳落在那女妖耳中,犹如惊雷炸响,慌得她一下子从唐僧怀中站起,厉声喝道:“谁,谁敢擅闯姑奶奶的洞府!”

    “好大的火气,你这洞府也不设禁制,说什么闯与不闯的?”莫尘露出了身形,手指微微一弹,那唐僧当即昏倒在地,不省人事。

    “你对御弟哥哥做了什么?”那蝎子精毕竟是在灵山听过道的,有几分眼力,见着莫尘觉察不出深浅,也不敢动手,只是在那里喝喊。

    “御弟哥哥,那是人家西梁国女王的叫法,你一个妖魔,想要吸取他的元阳修炼,喊的这么亲昵做什么?”莫尘摇了摇头说道。

    “你到底是谁?!”那蝎子精见莫尘一口道破她的打算,心头一慌,出言质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