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四十八章 治伤

    观音菩萨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她是没什么心思在莫尘面前晃悠的,毕竟相见两厌。

    上东天门光明宫找那昴日星官一事,莫尘自是不会做的,他待会还要救下这蝎子精,自己请人降服,又自己施以援手算是什么个事情?

    再说了,他要是自己上天去请人,也未必能请的下来,昴日星官别看是一只大公鸡所化,但却不是妖族所属,他是有跟脚的人,他的母亲乃是佛门的毗蓝婆菩萨,所以,他是佛门的人,试想,金山一役之后,佛门的人,谁会给莫尘好脸色看,能跟他下界降妖?只怕那昴日星官还担心这位妖族大圣把自己吃了呢!

    所以是猪八戒上的天,他比沙僧人面熟,当初在天上做天蓬元帅之时,也是交游广阔的很,天上诸位星君神将,便不是好友,也曾坐着喝过几杯酒,下界度过西游劫难这种捡功德的事情,不会有人拒绝的。

    “好了,还没好些吗,怎地还在叫唤,哪有这般疼痛?”猪八戒走了好一阵了,猴子仍捂着额头呻吟不止,莫尘听的微微有些烦了,出言说道。这猴子好歹修为比蝎子精高那么多,便是疼,这么半天了,也该差不多了吧!

    猴子确实微微缓过来点劲,头顶那痛楚稍稍减弱了些许,但仍是疼的紧,他见莫尘抱怨,吸着凉气道:“你被扎一下就知道了,嘶……”

    “还能说话,说明好的差不多了,待会那猪八戒要是请不来昴日星官,还是得你自己出手收服那蝎子精。”

    “俺老孙不去!”

    孙猴子的头摇的跟个拨浪鼓一般,他有些畏惧的道:“那妖怪扎人太疼了,而且不知道使得什么手段,速度奇快,防不胜防,要是那呆子请不来那昴日星官,俺老孙要亲自上天走一趟,俺可不想再对上那妖精了!”

    “大圣不想对上谁啊,不知小神可否出力一二啊?”就在莫尘和猴子说话间,突然一阵嘹亮爽朗的声音自远处传来。

    只见前方一块山石之上,站着一只浑身金灿灿的大公鸡,那大公鸡双目炯炯有神,眼神锐利无比,只如两把利剑一般,似乎能洞穿人心,尾部有一簇约莫尺长的五色翎羽,极为炫目。

    莫尘看着那只大公鸡,心中一动,想来这便是昴日星官了,不愧是佛门菩萨的儿子,一身修为赫然已经到了金仙了,再加上属性相克,难怪那蝎子精没什么还手之力便被他弄死了。

    “星君!星君!……”这会儿猪八戒的云头才从空中落下,而刚一落地,猪八戒就跑到了那大公鸡旁,埋汰着道:“昴日星官,你跑那么快做什么,俺老猪在你的光明宫连杯茶都没来得及喝,紧赶慢赶的,可累死俺了!”

    那只大公鸡摇身一变,化作了一位脸上长着大大鹰钩鼻的中年人,对着猪八戒笑了一笑,方才道:“小神听闻大圣受了伤,这才急着下界,天蓬元帅莫怪莫怪!”

    话虽是这样说,这位昴日星官心中对于猪八戒却是颇为不屑,在他眼中,眼前这位天蓬元帅,纯粹是靠着溜须拍马,这才被玉帝提拔上去,论法力论跟脚,都差得远了。

    昴日星官是毗蓝婆菩萨的儿子,而毗蓝婆菩萨乃是上古之时的神魔,后来才拜入了佛门,成为了一尊菩萨,他自己的修为也是远在猪八戒之上,自然是有资格看不起猪八戒的,他急着下界,就是不想在光明宫招待猪八戒。

    可怜猪八戒丝毫不自知,还要跑上去追问,如果不是孙猴子在场,这位昴日星官可不会给他好脸。

    “你能治这伤吗,俺老孙被那女妖不知用什么扎了下,犹如万针扎心,奇疼无比!”猴子捂着头,一张脸因着疼痛都快挤在了一起。

    “他应是能治的,观音不是说了,他是这蝎子精的克星,想必对于蝎毒,自有手段。”莫尘道。

    “这位是?”昴日星官可是从未见过莫尘,见莫尘插话,有些疑惑的出言问道。

    莫尘跟着取经,虽说是太上老君与那两位商议好的,但是因着五庄观时,离开了许多时日,佛门也没大肆宣扬此事,有很多还不知道他也会跟着取经,是以那昴日星官这才会问。

    “昴日星官,你可要恭敬着些,眼前这位乃是通天河之主,妖族的焚天大圣莫尘!”猪八戒讨好的看了莫尘一眼,为他介绍道。

    焚天大圣莫尘,是他!

    昴日星官心头一震,这位主他作为佛门菩萨的儿子,天上有数的星君,自然是听说过的,而且前一阵子莫尘和六大圣搞出来的佛妖大战,更是轰动三界。不过这位妖族大能,不在家好好待着,还这样出来晃悠,不怕佛门找他麻烦吗?

    “小神拜见焚天大圣!”他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压下了心中的种种心思,莫尘想做什么,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不想问,也不敢问,这位主可是个狠角色,玉帝如来都束手无策,他是抱了敬而远之的心思。

    看着举止恭敬的昴日星官,莫尘点了点头,他不会读心术,也不知道这位星君心里所想,当然了,他也不关心这只公鸡的想法,他挥了挥手道:“免了吧,还是速速给这猴子看看病吧。”

    “谢过大圣!”那昴日星官再次说道,才直起了身子,大步朝着猴子走去。

    到了猴子跟前,他手掌一挥,一道炙热无比的法力顿时萦绕在了他的手掌之上,他拿开猴子捂着额头的爪子,将自己的手掌一贴,肉眼可见的,一丝丝的黑气不断朝着他手掌之上凝聚而去,还没几息,原本疼的面目狰狞的猴子,神色恢复如常,显见是已然大好了。

    “好你个昴日星官,还有这等医术,俺老孙服了,服了!”猴子竖起大拇指称赞道,满心的欢喜。

    “大圣缪赞了,小神不过是侥幸而已,哪里有什么医术啊。”那昴日星官笑道。

    莫尘在一旁看的真切,还真不是医术,而是天生的神通,恰恰好克制那蝎毒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