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六十八章 乌云

    莫尘和猴子几人赶着路,丝毫不知那群强盗是出于某位大能的算计,不过最好不知道,知道了他们又能做什么,小乌鸦不过大罗,哪怕是快要突破准圣的大罗,在那等存在眼里,恐怕连蝼蚁都不如。

    不过这里,倒也能看出罗睺的恐怖之处来,强行让不合理的地方,变得合理起来,先说那群强盗,看见猴子挥棒杀人,毛脸雷公嘴的,一看就是妖魔,他们还敢纠结人手追上来,这分明就不正常。

    再一个这些强盗发现唐僧跑了的时候,他们师徒几个早已经走远了,唐僧还骑着马,猴子等人都是身强体壮的神魔,虽说西游十万八千里路,都要以脚丈量,不能飞行,但走路也不知不寻常人快多少,视崎岖坎坷为坦途,而这些强盗都是凡人,晚出发很久不说,还摸着黑,这样都给追上来了。

    最后莫尘等人那个不是活了几百年的存在,见多识广,道心清明,可是硬生生的没发觉出一丝一毫的不对劲,这罗睺手段恐怖之处,超出寻常人想象,能在不知不觉中影响别人行为,不愧是挑动起洪荒龙凤大劫的魔祖,善于操纵人心,不知猴子凶性大发,和他有没有干系。

    “这天好端端的怎么阴了?”猪八戒出声惊疑的道。

    师徒几人正走着,原本朗朗的晴空毫无征兆的,陡然阴了下来,似乎是要下雨了一般,这荒郊野外的,连个人家都没有,避雨都是个麻烦。

    “这里的龙王爷也忒不长眼了,不会等俺老孙过去了再下吗,哼,可别让俺撞上了!”孙猴子没好气的道,他这一肚子火还没地发出去呢。

    可怜这猴子还不知道,倘若不是莫尘救他的话,他这火发出去,非得吃一顿狠狠的紧箍咒不可,不死也得脱层皮,杀人枭首,估计能把唐僧给气死,唐三藏那会可不会手下留情。

    莫尘抬头看天,黑压压,阴沉沉,来的极其突然,不似下雨,反倒是像有人施展神通呼风唤雨一般,平常的下雨,哪里会这般瞬间就天黑了,还得弄风聚云唤雨,众神一个个就位才是。

    咦?不对,这天上怎生没得风部、雷部以及水部的神仙?

    小乌鸦的灵觉蔓延之中,这乌云上空荡荡的,一个仙神也没有,这可是大大的不对劲,这神魔世界下雨,都是天庭操纵,必须齐聚三部仙神,不然不可能无端端的下雨啊!

    他脑海里刚刚闪过这个念头,天上的齐聚的乌云陡然一闪,没错,就是一闪,随即消失不见了开来,露出了一轮金色的大日,悬挂于天际,就如那乌云是出来逗趣的一般,无风,无雷,亦是无雨。

    “这是什么情况,怕是老龙王喝多了,发现下错了雨,又散了云吧?”猪八戒瞪着圆溜溜的猪眼,极为不可思议的说道,这鬼天气,说变就变,也太快了些吧。

    猴子目光中闪过一丝诧异的神色,不过他没出声,只是打量了莫尘一眼,随即低头赶路,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般。经过金山佛妖大战,他的见识增长的太多太多了,便是圣人都出现过,天地之间,他这点修为实在是不算什么,所以这些诡异的天气变幻,也轮不到他操心,他也操不上心,老老实实的取经便是了。

    “阿弥陀佛,福祸相依,看来是佛祖保佑,为了让我等早日取得真经,这才散了漫天乌云。”唐僧欣喜的说道,他可不管这天气诡不诡异,乌云散了,天气好,他便能多赶些路,好早日去到灵山大雷音寺,求得真经。

    这师徒几人各异的神态,说的话,莫尘都没听到,此时此刻,他心头巨震,思绪早已不知道飞往哪里,刚才那一瞬间,就拿乌云闪烁消失的一瞬间,他在那云团之上,分明察觉到了一股难以言喻的天地伟力,那力量一瞬即逝,再也察觉不到了,就如同是莫尘的错觉一般,似乎根本没有出现过。

    可是小乌鸦知道,那绝对不是错觉,就在那力量出现的第一刹那,他的心便情不自禁的提了起来,一股无比恐惧害怕的情绪一瞬间弥漫了他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甚至是,在他心脏之中的那枚古朴小钟,亦是微微的震荡了一下。虽说那股磅礴至极的天地伟力出现的时间极短,但是莫尘敢肯定,那股力量想要他的性命,简直是比踩死一只蚂蚁还简单,他这一身法力神通,乃至浑身上下的宝贝,包括隐匿在心脏处的东皇钟,恐怕都起不了一丝一毫的作用。

    那是何等恐怖的力量,简直比当日金山前,准提和孔宣二人站露出来的圣人法力还要强大,不,不是强大,两者不是一个层次的,这股力量,隐隐给莫尘一种面对洪荒世界天道的感觉,虽然他没面对过天道,但他就是有这种奇异的感觉。

    难道是道祖?

    莫尘在心中做出了一个大胆的揣测,可是西游这种小事,也值当道祖出手吗?除了诸圣惹下大乱子,道祖鸿钧一向是端坐紫霄宫,不管三界事的。而圣人闹出乱子,只要在三界里,以莫尘的法力,肯定是能察觉到。

    莫尘摇了摇头,想不明白,实在是一头雾水,罢了罢了,这种大佬的事情,不是他能掺和的,天塌了还有师父和一众圣人挡着呢,上路上路,取经要紧。

    抱着这等事不关己的心思,莫尘大步赶路,将刚才发生的事情甩在了脑海之外,可惜事情却不如他所想一般,所谓撞上了便是有缘,这道力量,恰恰便是冲着他来的。

    处在某座荒山之上的六耳猕猴,正在打坐修行,恢复法力,毕竟之前催动那符篆的消耗可是不小,起码也得修行个几日,才能到全盛状态。

    然而毫无预兆的,他突然觉得浑身一阵窒息,似乎有什么恐怖危险接近了一般,他睁开眼,发现这荒山不知何时乌云盖顶,阴沉的紧,他还没来得及细细观察,那乌云陡然化作一道乌光,没入了他的体内,随之而来的,还有一道熟悉的声音:“不要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