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七十五章 炸炉(为盟主继续颓废吧加更)

    “都这么大年纪了,还和一个小辈一般见识,真的是……”

    无尽混沌里,紫霄宫起伏不定,各种玄奥古朴的天道法则交织着,而鸿均道祖抬眼看着下方,洪荒大陆西牛贺洲的方向,暗自摇了摇头。

    都是跟他一辈的人了,竟然因着小辈窥破了他的神通,就不顾颜面,悍然出手,看看,把他这小徒孙吓得,都有些傻了。

    鸿均道祖自顾自的在心里吐槽着罗睺,不过这位魔祖,确实是随心所欲的性子,做出这等事情不足为奇,倒是这小金乌,有几分潜力,可别真的给吓傻了,那道门就少了一位大能了。

    “太上,贫道赐你一方符篆,你近些时日兴许会用到。”鸿钧道袍一挥,一方灰扑扑的玄奥道篆顿时化作一抹流光,朝着兜率宫激射而去。

    太上老君正在炼丹,炼制的不是旁的,乃是那助人突破大罗金仙境界的九转金丹,这等玄妙的丹药,纵使老君亲自炼制,也马虎不得,稍有不慎,诸多天材地宝,尽数会化为灰烬。

    “金角,去,取三滴星辰元液来!”老君随口吩咐道,一手眸子死死的盯着八卦炉里的炉火,九转金丹的炼制,极为苦难,他可不敢全部假手金角银角两个童子。

    “是,老爷!”金角应了一声,站直了身子,去取宝物去了,而银角则是小心翼翼的挥动着芭蕉扇,按老君的吩咐扇火。这两名童子,在下界玩的正开心,却突然被老君揪回来了,说要开炉炼丹,炼的还是地狱级别难度的九转金丹,此时正满心不爽呢!

    说来这也得怪莫尘,九转金丹这玩意,存货本来就不多,还难练,他短短的几百年间便搞走了五枚,险些没把太上老君搞的断了货。

    金仙境界是领悟出自己的道则,结出顶上三花,这一阶段的修行,还能依照上乘法诀按部就班的修炼,可是到了那大罗金仙,是要打开胸中五气,以自身的意志灌注入法力当中,每个人的意志都有每个人的不同,这结合的方法也是各凭机缘,根本无成法可寻,是以这能帮助意志和法力结合的九转金丹,也是抢手无比,无怪修为到了圣境的镇元子,也是拉下脸与莫尘讨要了。

    “太上,贫道赐你一方符篆,你近些时日兴许会用到。”

    正全神灌注盯着炼丹炉每一处的太上老君,耳边冷不丁的传来了道祖的话语,他顿时一愣,嘴里忍不住喃喃道:“符篆,老师赐下符篆给我做什么?”

    嗡!

    他话音未落,一方灰扑扑的玄奥道篆陡然浮现在了他身前,正是鸿均道祖赐下来的那一枚。

    鸿均道祖的吩咐,自然是比那一炉九转金丹重要的多了,太上老君也顾不得看炉子,伸手便接过了那方符篆,他看着其上那交织的道韵,眉头微皱,又道:“这上面的道则,好像是破除封印的,老师要帮谁破除封印?”

    罗睺出手,自然不会让这些圣人们察觉出来了,老君最近又是在炼丹,没一直看着小乌鸦取经,是以还不知下界发生了什么事情。

    “糟了,老爷,火扇大了!”

    正在老君思索道祖的用意之时,银角童子却突然惶恐的大叫出声,随后捏着芭蕉扇,头也不回的朝着外边跑去。

    “什么,火扇大了?”老君一下子从沉思的状态中惊醒过来,看了一眼炉火,就他走神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银角就弄出事来了?

    轰!

    老君只来得及把视线投注到了那八卦炉上,还没看清楚到底是个什么状况的时候,却见那尊紫金八卦炉,陡然散发出了一阵暴躁的灵力波动,随后一整只炉子,轰然炸碎开来,一时之间,黑色的药渣与八卦炉的碎片漫天飞舞,整个兜率宫炼丹大殿,都被黑色的烟雾充斥着。

    去取星辰元液的金角童子正朝炼丹大殿走,突然见着那炼丹大殿里传来一声巨响,随后烟尘滚滚,恶臭扑鼻,而银角童子拿着芭蕉扇急匆匆的窜了出来,忍不住诧异的问道:“怎……怎么回事?”

    “炸……,炸了……,炉子……炸了……”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银角童子,气喘吁吁的道,他一边说话,一边心有余悸的回首朝着炼丹大殿张望,幸亏他溜得快,不然的话,少不了也得受点伤。

    炉子炸了,有老爷看着炉子怎么可能炸?金角心中一阵疑惑,平日里炸炉,都是他两搞得,太上老君看炉子,纵使炼废了,亦不会炸炉啊?他那里知道,这回事出突然,九转金丹这等夺天地造化的丹药,老君一走神,靠着银角想不炸都难。

    不过还没等他出口询问,那大殿之内又走出来了一个人影,不是太上老君又是谁?可是这太上老君的扮相,实在是有些狼狈了,道袍之上,黑一块污一块的,似乎是沾染的药渣,脸上也是有不少污渍,想来是被烟熏的。

    老君一脸不善的站在殿门口,嘴里冷冷的吐出了两个字:“银角!”

    原本一脸庆幸,想着还好自己溜得快的银角童子,一看太上老君的模样还有脸色,怔怔的打了个寒颤,随后跪在地上,语气悲戚的喊道:“老爷,小的错了!”

    ……

    “师父,师父,你看,俺老猪寻了户人家,讨了些锅巴干饭,你先充充饥,将就……”

    猪八戒兴冲冲的跑了过来,只是话说到一半,看到唐僧身前的场景,就如谁卡住了他的脖子一般,陡然停了下来,一双猪眼瞪得跟铜铃似的,眼里满是惊骇之色。

    乖乖,出了什么事情了!

    围着唐僧一圈的和尚,各个带伤,都在那盘膝打坐,附近的空间隐隐有着被撕碎的痕迹,而地上更是一片狼藉,似乎是有什么大能在这交过手一般。

    他不过走了一小会儿,就搞出这么大动静,这是何方妖孽啊,竟然将暗中护卫的神佛都打伤了!

    “师父,这,这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大师兄呢,大师兄怎么不在?”猪八戒冲唐僧问道……

    ps:还欠六更,慢慢还,莫急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