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七十六章 没事

    “莫尘,你没事吧,你没事吧?”猴子看着莫尘浑身乌光一闪,随即就不动弹了,有些紧张的喊道。

    “哼,中了俺的神通,这焚天大圣是必死无疑了!”六耳猕猴冷笑道,他对于那位的厉害,充满了自信,纵使这焚天大圣三头六臂,也决计不可能在那位的法力下存活下来。而只有他与孙猴子二人,自是不必伪装了。

    “不可能,这乌鸦法力滔天,连如来老儿都没法子奈何他,就凭你能杀了他?”猴子一脸的难以置信,他是见过莫尘厉害的,眼前的六耳猕猴连他都伤不了,更别提杀莫尘了!

    “俺是没法子杀他,但是三界之大,总有些神通法宝,威力无穷,你又怎知这只乌鸦能挡得了俺的法力?”六耳猕猴洋洋得意的说道,反正就他和孙猴子两个,他索性直接将罗睺的力量说成是自己的神通,也不怕被熟知内情的人笑话。

    猴子神色焦急的看着莫尘,但是莫尘紧闭双眼,面色难看至极,显而易见境地不妙,偏偏莫尘也不和他说话,这猴子也不知道具体什么情况,见六耳猕猴得意的嘴脸,齐天大圣一腔的火气。

    他暴喝道:“好,你冒充俺老孙,还伤了那乌鸦,今日这两件事便一并结算,看棒!”

    棒字才刚出口,他手中的定海神针瞬间爆发出了万丈金光,金仙巅峰的庞**力,猴子毫无保留的尽数灌注其中,挟带着足以劈山碎海的恐怖威势,他整个人一棒朝着六耳猕猴当头砸下!

    “来的好!”

    六耳猕猴眼中精芒一闪,面对孙猴子的全力一击,没有丝毫的畏惧,手中随心铁杆兵一抖,如那根定海神针一般,亦是绽放出无尽毫光,他提着这神兵,身形一晃,迎了上去,这架势,是要与那孙猴子硬碰硬。

    也是,莫尘没法出手的话,单凭猴子的法力是奈何不了他的肉身的,神仙打架,暴怒也不能增加法力啊,猴子不管如何生气,终究突破不了大罗金仙,六耳猕猴有什么好畏惧的?

    两人乒乒乓乓的战做一团,金箍棒和铁杆兵不知撞击了几千下,打的这一方天宇,白云湮灭,空间残破,有那过路的神魔感知到这两股庞大的气息,都是远远的绕着路走,生怕被卷入了其中。

    我的破妄神眼哟!

    莫尘怀着几分心疼和几分庆幸的复杂心情,睁开了一双眸子,入眼的就是两只打成一团的猴子。他的额头之上,原本是如一丝淡淡伤痕的肉缝处,此时却是光滑如玉,那肉缝好似消失了一般,仿佛这额头中央从来没长过什么第三只眼。

    他抬手摸了摸那里,感受着光滑的皮肤,心中暗叹一声,果真是没了,看来要找师父看一下,如何破了这封印。

    没了破妄神眼,场中两只一模一样的猴子,又失去了那太阳真火的标记,莫尘自是分不清真假来,当然了,他现在就算是能认出真假,也不敢掺和这事了,妈耶,太吓人了,不过一只金仙级别的猴子而已,竟然站着一位他根本得罪不起的存在。他莫尘是来取经混功德的,可不是为佛门解决麻烦,得罪大能找死的!

    一想到刚才那道神秘的声音,莫尘的心肝就是微微一颤,他望着打斗不休的两只猴子,开口道:“你们两个且好好打着吧,这事我不管了!”

    “莫尘,你没事!”“你竟然没事!”

    两只战在一团的猴子突然听见莫尘的声音,几乎是同时出口说道,只是一只猴子语气欢喜,一只猴子满是诧异。欢喜的那只毫无疑问是孙猴子了,他想着莫尘没事,正好帮他治一治这假行者;而诧异的猴子自然是六耳猕猴,这六耳猕猴可是深切的感知过那道乌光的强大之处,对于莫尘自那般攻击下依旧能活下来,他是又惊又怕,惊得是莫尘的法力,怕的是莫尘收拾他。

    按理说这两只猴子不一样的表现,莫尘已经足以轻轻松松的分辨出真假了,然而他现在可没心思再掺和这一滩浑水了,只听他道:“你两还是别关心我,这只假猴子手段了得,没了那太阳真火,我也分辨不出你二人的真假来,你们也别光顾着打,还是找人看看谁是真猴子方是上策!”

    说罢也不管两只猴子,云头一按,便飞了下去,溜得是贼快。他现在已经后悔的不得了,不就是超个车吗,不就是吹两句口哨吗,他又没掉根毛,非得去整那六耳猕猴做什么,这下好了,还没烧到别人,先把自己给陷进去了。

    不过还好的是,那位神秘的大佬貌似没想要自己的性命,只是单纯的对于自己用破妄神眼看穿六耳猕猴的身份有所不满,是以莫尘也不着急去找太上老君,倘若他没记错的话,最终这六耳猕猴在大雷音寺被如来识破了身份,这里他有一处不解,谛听可是酆都大帝所化,如果按原著不吐露谁是假猴子的情节,想来他是知道这六耳猕猴背后之人的身份的。

    莫尘打的算盘便是,等这两只猴子下阴司,他跟着一块去,找酆都大帝问个究竟,太上老君知不知道那人的身份还不清楚,酆都大帝应该是知道的,说不得可以让大帝给他破了这封印!

    地面上,猪八戒和沙僧都回来了,他二人早已听唐僧说了这事情的经过,心中随即安稳了下来,这两位原先的天将都知道莫尘神通广大,既然那假猴子与孙猴子不分上下,那加上莫尘,十拿九稳的可以擒下来。

    这两人在给疗伤的五方揭谛等人护法,唐僧心里稍定,在一旁吃着猪八戒和沙僧化来的斋饭,莫尘的云头落下来,三人顿时停下了手中的活,猪八戒眼巴巴的上前问道:“大圣,可是擒住了那假猴子,我大师兄呢?”

    莫尘却没搭理他,而是一脸阴郁的寻了处地方坐了下来,闭目养神,静待猴子回来,那两只猴子得等唐僧分辨完,这才会下地府找地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