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八十一章 鬼神的算计(二合一)

    “牛头马面,昨儿个你们兄弟两可是输了我们三天,从今日起,你们两可得替我们哥儿两轮值三日啊,别想耍赖,不然我们两个去找崔判,他老人家可是最见不得别人赖账了!”一名面色惨白、头戴高帽的鬼神阴恻恻的冲着身前那两名牛头人、马头人说道,在他身侧则是一位穿着黑衣戴着黑帽的黑脸鬼神,这四人赫然是阴司之中专门勾魂夺魄,缉拿鬼怪的黑白无常与牛头马面。

    这是在枉死城门口,大门前一条宽阔的官道通往不可见之处,这官道上来来往往的,全都是面目呆滞的鬼魂,里面还夹杂着不少腰挂勾魂索的鬼差,这些鬼差吆二喝五的,时不时便催促群鬼快些,但凡有不满想反抗的,当头便是一勾魂索,任他俗世再凶顽的主,在这地府阴司,也得老老实实的。

    牛头马面兄弟二人互相看了一眼,那牛头憨声道:“黑白无常,我们兄弟二人认了!不就是值三天差吗,何必扯上崔判,愿赌服输,你们快些走吧!”

    地府之中,地位最尊崇的便是十殿阎罗,而十殿阎罗之下,便是以众判官为尊,哪怕是黑白无常与牛头马面这等地府老人,亦是要听从众判官的差遣。而在这些判官里,崔判官是最为特殊的一位,他不禁位列诸判官之首,还执掌着地府至宝判官笔,那是可以修改生死簿的宝物,单单就因为这一点,崔判的地位就不逊色十殿阎罗中的任何一人。

    最为关键的是,这位崔判是出了名的铁面无私,刚正不阿,不然也轮不到他执掌那至宝,经他断过的案子,从来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没有一件出过错,因此他在这地府鬼神之中威望极重。

    牛头马脸两兄弟是滥赌鬼,平日里和那些小鬼差以及新入地府的鬼神打赌,少不了玩弄手段,但是遇见了黑白无常这两个老人,却是不敢弄假,不然真告到了崔判那,有他两好看的。

    “你们认账就好,那咱们兄弟就回去歇息了啊!”白无常嘿嘿一笑,转身便与黑无常走了进去,往日里他两与牛头马面二人分两班各轮值一日,这赢了三日,可是能歇上六天,三界上下,那是抓不完的鬼魂,能多歇息一日,那便多一天的舒坦。

    “牛大哥,咱们还真替他们轮值三天,那可不是累死咱两了?”马面见人走了,一脸不忿的问道。

    牛头没好气的道:“不然呢,他们若告到崔判那,咱两少不了要下十八层地狱待几日,那鬼哭狼嚎的,我可不想下去!”

    十八层地狱关押的都是罪大恶极的妖魔鬼怪,要受千折万磨,来消弭他们生前所犯下的罪孽和业力,那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充满了犯人受刑的哀嚎,怨气深重,纵使是阴司正神,也不愿意在那里多待。

    “牛大哥,要不,咱们去找那独角鬼王!”马面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他打着如意算盘道:“不如咱们再去找那独角鬼王赌上几把,过过瘾,要是赢了,让他上来替咱们轮值,要是输了,无非就是帮他看看拔舌地狱。”

    赌几把!

    牛头一听,眼神一亮,也是,先玩几把,那独角鬼王若输了,他弟兄两个也就不用这般辛苦了。

    “大哥!”

    牛头刚准备答应下来,突然听见马面惨嚎一声,瞪大眼珠子,指着黄泉路哪里,眼里满是惊惧害怕之色,他顺着那手指头看过去,好悬没吓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只见远方冥界阴沉的天空上,两只身披金甲的孙猴子正你一棒我一棒激战正酣,威势骇人的法力余波四散之下,那黄泉路上的鬼魂不知多少被震得魂飞魄散,侥幸活下来的都是惶恐的四处逃逸,枉死城前一片鬼哭狼嚎之声,就是夹杂在其中的鬼差都是抱头鼠窜,根本顾不得那些冤魂了。

    娘耶,怎么是这只猴子来了,还一来来两只!

    牛头和马面暗暗在心里叫苦,乖乖,怎么就碰上了这位主儿了,每次遇着他地府都是乱成一团,就自己哥俩这点修为,可别被这猴子一棒给收拾了,到那时,死了也白死。

    “大哥,这怎么办?”马面一脸愁容的问道,他心中后悔不已,早知道昨日便不和那黑白无常赌了,原本今日该那两位轮值,他们兄弟两个真是上赶着找麻烦啊!

    “能怎么办,赶紧关城门吧,你去通知阎王爷,就说两名齐天大圣打上门来了!”牛头一边没好气的说道,一边挥手示意城下乱成一片的鬼差把城门关上,这两只猴子一看就来者不善,要是就这样放他们进去,指不定还要闹出什么事来呢,事后追究下来,肯定没他兄弟两好果子吃。

    “大哥,别傻了,这城门能拦住齐天大圣?”马面说道。

    “拦不住也得拦啊,不拦的话,你和我都落不到好,你速速去禀告阎王爷!”牛头何尝不知这枉死城的城门挡不住猴子这等大能,但是职责所在,真要出了茬子,他们兄弟两只怕会被打入地狱受苦一段时日。

    就这说话的一小会儿功夫,那两只猴子已然飞到了城门跟前,见枉死城大门紧闭,顿时停下了激战,嚷嚷着要里面的人打开城门。

    马面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只听他道:“大哥,依我看,咱们就在这等着,那猴子要是打进来,咱们往地上一躺,装作受伤的样子,回头阎王爷问起来,就说是抵挡这猴子受的伤,咱们也算是尽职尽责了,未必会被怪罪,反倒是这轮值一事,咱哥两给那黑白无常挡了灾,还不了了之啊?咱们再休养几天伤势,嘿嘿,那黑白无常可不得替咱们当值?”

    这人偷懒吧,没料到鬼也有想偷懒的。

    牛头一听,顿时心动了,猴子虽说凶顽,但是对他们这些阴司仙神,却也绝不会动辄打杀的,他们只要待会这猴子破门的时候,躲藏好了,什么麻烦都没有。

    “那便依贤弟所言了!”牛头点了点头道。

    猴子正是一头火气呢,孰料竟然有小鬼算计到了他的身上来,倘若叫他知道,饶是以他这么些年被佛门搞得能屈能伸的性子,说不得也是要赏这两只小鬼一人一棒的。

    “你孙爷爷在此,那看门的赶紧开门!”猴子冲着城头大声嚷嚷道。

    “看好了,俺老孙在这,快开门,莫耽搁你家爷爷的大事!”六耳猕猴亦是高声喊道。

    “哟,是大圣爷来了,大圣爷稍待,小神已经遣人去禀告阎王了,他老人家马上就来,您稍微等等,稍微等等。”牛头在城头露出一个头,小心翼翼的赔着笑道。

    他和马面都站的离城门处远远的,生怕猴子待会破城之时,会波及到他们。

    枉死城是玉帝执掌天庭以后修筑的,是为了给这地府刚勾来的魂魄有一个落脚之地,毕竟就算是神仙,也人手有限,不可能你死了立刻就给你投胎,得慢慢等着阎王和判官走程序,看你的有多少罪孽,这才能判定是否投胎,入哪一道,还是下地狱受苦。而这些等待判决的鬼魂便在枉死城中游荡,许进不许出,免得要找人时,他们不知道跑哪去了,冥界广袤的很,单单找个鬼魂,还是很费力气的。

    “俺老孙不找阎王,快开门!”猴子稍稍按耐住性子,再次喝道。

    “大圣爷,您这一下子来两位,刚才又闹出了不小的动静,不通知阎王,小神也不敢放您进去啊!”那牛头苦笑道。

    这倒是事实,也就是猴子了,要是换了旁人,擅自屠杀鬼魂,扰乱阴司秩序,牛头马面早都率兵出去缉拿了,那会躲在城头上紧闭城门啊!

    “聒噪!”六耳猕猴冷哼一声,手中随心铁杆兵一挥,一道放大了成千上万倍的巨大棒影,挟带着毁天灭地的威势,狠狠的撞击在了那城门之上。

    轰隆!

    犹如天雷炸响一般,牛头马面二人只觉得脚下的城墙一震,整个枉死城陡然散发出了一阵黑色毫光,随后那一扇城门,轰然破碎开来,无数鬼差都被这巨大的冲击力给震伤,倒在了地上。

    而牛头马面二人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随即各自朝着身上拍了一掌,吐出了一口鲜血,然后齐齐大喝道:“齐天大圣杀进来了,齐天大圣杀进城了,大家快随我上!”

    这两个刁滑鬼嘴里喊着上,身体却很诚实的躲向了某个不起眼的角落,随后倚在那里,一动不动,似乎是被打晕了一般。而那些鬼差也没一个敢上去阻拦的,都是朝着城内四散而去,人老精鬼老灵,都做鬼了,没点眼力劲也当不了鬼差,那能一棒子轰碎枉死城门的,决计不是他们可以对抗的存在。

    枉死城门,就是俗称的鬼门关,当年猴子大闹地府就打碎过一次,今日又叫六耳猕猴击碎,也是很惨了。

    两只猴子都没管那些四散的鬼差,也没管倒地不起的牛头马面,而是互相看了一眼,化作两道金光,直直的冲进枉死城,朝着地藏菩萨的道场而去,六耳猕猴倒是机警的很,他从未到过阴司,不知道地藏菩萨在哪儿,偷偷压低了速度,落后了猴子一点,紧紧的跟着他。

    地藏小和尚正在殿内闭目念经,为恶鬼超度,灵觉之中,突然传来两道极为强大的法力波动,正急速朝着他这里激射而来。

    他有些不明所以,他这地藏庙向来冷清,除了上次那韦陀菩萨因着金山之事拜访了一遭,谁也不会来打搅他,毕竟他立了大誓的,地狱不空,誓不成佛,三界但凡有点修为的神魔都知道他不插手三界之事,所以这两人来他这里做什么?

    不过疑惑归疑惑,小和尚还是站起了身,准备迎接那二人的到来,两只猴子眨眼功夫便到了这大殿内,看见觉乔小和尚一脸恭候的模样,哪里不知这位菩萨早都等着自己二人上门了。

    孙猴子和六耳猕猴都是施了一礼,口中齐道:“拜见地藏菩萨!”

    两只一模一样的猴子?!

    小和尚目光中浮现一丝呆愣之色,什么情况,两只一模一样的猴子,他知道这孙猴子的跟脚,是女娲补天的五彩石所孕育的,但是可没听说那五彩石孕育出了一对儿啊,还是说是这孙猴子找了个孪生兄弟来?

    他倒是没往有人冒充孙猴子这方面想,一来是六耳猕猴的变化之术实在是太过逼真,他亦是看不穿,二来嘛,谁会冒充这猴子?但凡强点的神魔都知道,这猴子是佛门取经的一枚棋子,冒充他除了被佛门差遣,还能有什么好处?

    “两位不必多礼,快快请坐的。”小和尚回了一礼,示意他二人落座。

    “还坐什么,他二人是来找谛听神兽分辨真假的,小和尚你还是速速领他们去吧。”大殿之内,突然传来了一道清朗的声音,随即一道身穿紫衣的身影走了进来,不是跟在后面的莫尘又是谁?

    “大哥哥?!”

    觉乔小和尚一见莫尘,惊喜的唤了出声,两只明亮的大眼珠子弯成了月牙,只是他终归记着自己的身份,倒没有激动的跑上去。

    莫尘看着小和尚的眉眼也是颇为欢喜,说来自从当年酆都大帝成圣一别,他亦是好久未曾见过觉乔小和尚了,便是上次他偷偷来地府找酆都大帝出手相助,亦是躲着这小和尚的,他怕觉乔小和尚为难,到底是帮佛门还是帮他,索性不如不见。

    “多年未见,不知小和尚你是地藏菩萨,还是那个不谙世事的觉乔小和尚?”莫尘笑嘻嘻的看着觉乔,出言问道。

    “地藏便是觉乔,觉乔亦是地藏,在大哥哥面前,小和尚永远都是小和尚。”觉乔望着莫尘,颇有深意的说道。

    “菩萨,您还是待会再和这只乌鸦叙旧吧,久闻您麾下谛听神兽的大名,还请速速请出来,为俺老孙和这妖孽分出个真假!”孙猴子有些不耐烦的道。

    “菩萨,这妖孽无礼,您快请出神兽,俺老孙待会饶不过他!”六耳猕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