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八十六章 商议

    “师兄,依你看,这是哪位的手段?”

    八宝功德池畔,闻听如来佛祖的传音,准提圣人微微一笑,看着接引,出言问道。

    “区区六耳猕猴,竟然得了这般玄奥的神通,连多宝都看不穿,师弟,你自问可以做到吗?”接引佛祖反问道,他眼中闪过一丝明悟之色,显然是心中已经知晓是何人所为。

    施展变化之术,瞒过多宝如来,虽说一般人做不到,但是准提圣人自问还是可以瞒天过海的,不到圣人境界,是决计无法看穿他的神通,不过那是要他亲自施展,倘若说创造出一门神通给金仙用,让一名金仙瞒过准圣巅峰的存在,他自问是做不到的。

    “师兄,贫僧自问做不到让一名金仙瞒过多宝,这门变化之术,也是极为了不得的神通了!”准提圣人在接引面前也没什么好隐瞒的,有一说一,做不到就是做不到,不光他做不到,接引能不能做到还在两可之间。

    “阿弥陀佛!”

    接引圣人喧了句佛号,道:“贫僧亦无十足的把握,可以让一名金仙变化的如此逼真。”

    “道门欺人太甚!”准提闻言,眼中迸发出一缕杀意,极为气愤的说道。

    诸圣之中,数他们这几个得了鸿蒙紫气的道祖弟子修为最强,因为他们成圣的时日比别的圣人久,纵使有些圣人战力胜过他们,论及在这圣人境界的积累和底蕴,肯定是要差他们一大截的。

    而在道祖的几名弟子当中,接引和准提二人虽说不得圣人看重,分得的宝物不多,但是接引圣人的道行,绝对不输给元始天尊以及通天教主两人,甚至是不依赖的宝物的话,这二人绝对不是接引的对手,可以说,除了公认的诸圣之首太上老君之外,接引佛祖的道行隐隐在众弟子中排行第二。

    而连接引圣人都未必能做到的事情,想来除了那诸圣之首的太上老君,也没旁人会做了,毕竟道祖鸿钧才不会插手西游劫难,管他们佛门传法的事情。

    太上老君插手的原因准提圣人都帮他想好了,无非就是借着替换取经人的法子,削弱他们佛法东传的效果,衰弱他们佛门的气运。这一次西游大劫,天定的应劫人有两位,一位是唐僧,一位便是那孙猴子,如果孙猴子被替换掉,他们佛门取经,也就算只成功了一半,这是佛门二圣决计不能接受的结果!

    “师兄,那三清欺人太甚,前不久金山一役也就罢了,我佛门让步,不想和他们计较,而且这一劫都是之前商量好的事情,功德咱们也给了,他们还屡次三番的给我们找麻烦,是可忍孰不可忍,贫僧今日非要了这六耳猕猴的性命不可!”准提圣人语气急促的道,他是真的气,三清就跟喂不饱一样,都定好了的事情,老是违约,给他们下畔子,圣人也是人,平日里只有他准提坑人家,哪里有人家坑他的事?佛也有火。

    可怜太上老君还在家里炼丹,就被不明不白的扣上了这么一口大锅来,真是冤枉的很,不过也怪不得这西方二圣,你让他两如何能找出幕后主使是那魔祖罗睺?先不说罗睺自龙凤大劫之后从没插手三界的事情,就说那六耳猕猴,除了改良版的**玄功之外,可没一丝一毫能证明他是罗睺的人的证据,那魔祖的法力早都化作封印了,而那枚符篆不发动的话,和普通的符篆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修道之人,谁身上还不揣着几枚符篆还有一些其他零零碎碎的宝贝啊?

    而且这二人根本就没想到罗睺身上去,毕竟在他们眼里,这是道祖一辈的人,有道祖盯着,哪里会下场和他们玩?

    不得不说,这就是惯性思维了,不能人家以前一直不算计你们,你们就把人排除在外了,要知道,三界之中,圣人算计普通大能的事情可不少,但凡有点利益,这些圣人都会明争暗夺,那些吃了亏的大能是敢怒不敢言,圣人既然能出手算计准圣乃至大罗,凭什么罗睺就不能下场和他们玩?

    “师弟勿要冲动,切勿多造杀孽,这六耳猕猴虽说老师不喜,但也是天赋极佳,让燃灯收他做灵兽也就罢了,为我佛门增添一份战力。”接引圣人道。

    接引都发话要留那六耳猕猴一条性命,准提就算不爽也只能憋着,况且接引说的没错,这六耳猕猴身为混世四猴,跟脚不错,收在门中,亦是大善。

    唯一需要担心的便是鸿均道祖的心情,不过倒也不是什么大事,道祖断断不会因区区一个金仙来与他们为难的,顶多心里不大舒服罢了,到时候完全可以推脱到燃灯身上,说是他自作主张。

    燃灯是个二五仔,还是个毫无节操的二五仔,但凡有点好处,他就能立刻背叛宗门,在阐教是如此,在佛门如何会例外了?严格来说,他们对燃灯,先升后降,还没阐教对燃灯好,燃灯如果要再做二五仔,两位圣人是绝对不会惊讶的,索性这种要背锅的事情,都一律甩到他身上去。

    “便听师兄的,我这便传令多宝,叫他擒拿下那猴子!”准提圣人道,随后他手指轻轻一点,一道光华顿时朝着大雷音寺而去。

    “如来,你怎生不说话,到底谁真谁假?”孙猴子见如来沉默不言,和他们大眼瞪小眼起来,不禁微微有些着急,出言质问道。他可不知道如来佛祖也看不出来,在等圣人的消息,还当如来在卖关子。

    准提圣人点出的那道光华,速度极快,在场的诸佛根本捕捉不到,便没入如来的脑门中。

    是六耳猕猴!

    如来佛祖微微打量了左手边那只猴子一眼,暗自感叹了下这变化之术了得,随即道:“贫僧是在想,戳破了这妖孽身份,当如何处置才好。”

    “有什么好想的,假的一棒子打死便是了!”六耳猕猴见那如来沉默半晌,已经有所察觉这老佛的虚张声势,信心十足的站上前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