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两百九十八章 借扇

    唐僧打的主意莫尘自然是不知道的,倘若知道了,少不了要在内心吐槽这和尚的腹黑一番,他拱了拱手道:“那我这便去了!”话音未落,人已经化作一团赤金色焰光朝着西南方而去。

    化虹之术面前,不过区区一千五百里路,只是一瞬间的事情,看着远方那一座灵气汇聚的大山,莫尘降下了云头,收敛了气息,暗自朝着山上摸了过去,这等洞天福地,堪比天界所在,必然是那牛魔王和铁扇公主占据的翠云山。

    行不过多时,一座洞府出现在山路一旁,那洞府之上有三个斗大的篆字,上书芭蕉洞,洞府底下孙猴子正拉着门环敲打,嘴里还嚷嚷着:“嫂嫂,孙悟空求见,还望出来一见啊!”

    莫尘的化虹之术虽快,猴子的筋斗云也不慢,一千余里,猴子又先走,比他先到也属正常。小乌鸦这会来,是因着那兜率宫道人的提醒,前来探查一番情形,倒没出手的打算,只在一旁隐匿观看。

    那猴子叫门没多久,芭蕉洞的两扇大石门一下子便都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个手持双剑,英姿飒爽的女子来,那女子一双丹凤眼满是煞气,俏脸寒霜,不是铁扇公主又是哪位?

    只见铁扇公主死盯着孙猴子,语气不善的道:“哪个是你嫂嫂,好不害臊,莫要在这翠云山瞎叫!”

    六耳猕猴心里虽然不爽这铁扇公主的态度,但是有求于人,面上只能挤出笑意道:“嫂嫂,你这说的哪里话,俺老孙与牛大哥是八拜之交,三界皆知,叫您一声嫂嫂,岂不是应有之义?”

    “好你个弼马温,你也知道那牛魔王是你大哥?”铁扇公主丹凤眼中迸出一丝杀气,她冷喝道:“那你如何不顾这兄弟之情,将你那侄儿红孩儿打成了重伤,如果不是焚天大圣搭救,恐怕此时此刻,我那苦命的孩儿早已不在人世了!”

    原本喊一声弼马温,六耳猕猴是要佯做生气的,可一听铁扇公主说到红孩儿,他莫说生气了,笑的愈发谄媚了,他柔声道:“嫂嫂,千错万错,都是俺老孙的错,俺老孙当初不是不知道吗,您可别放在心上,俺老孙这里给您赔礼道歉了,俺那侄儿可在,让他出来与俺见上一见吧!”

    孙猴子原本是想求得红孩儿体谅的,小孩子吗,哄一哄什么事都没了,可是他不提及红孩儿还好,这一提到红孩儿,铁扇公主脸色又是一变,你道为何?那红孩儿可耐不住这芭蕉洞内的寂寞,不愿意陪着他母亲在这翠云山修行,趁着铁扇公主不注意,早都偷偷溜下山,不知道去哪里搅风搅雨去了。

    这可是大劫之中,天机不明,任谁都有陨落的危险,铁扇公主担忧的很,孙猴子一提起此事,她当即把气全撒在了眼前人身上,娇喝一声:“好贼子,还敢提及吾儿,吃我一剑!”

    寒光一闪,铁扇公主右手持的那一柄青锋爆发出了一道极为凌厉的剑气,当头便朝着孙猴子劈了下来,速度极快,还没待那猴子反应过来,上半截身子已然被这锋锐无比的一剑劈成了两半。

    这罗刹女好暴躁的脾气啊!

    一旁观战的莫尘心头一惊,这女罗刹说动手就动手,根本没打一声招呼,那猴子求取芭蕉扇的话都没说出来,就平白的挨了一剑,虽说伤不到他,但这般凶悍的出手偷袭,不愧是是修罗族公主。

    “嫂嫂,你砍了俺老孙一剑,可曾出了些气?如果心中不爽利,可以多砍几剑,俺老孙此来是想像嫂嫂求借芭蕉扇的,还望嫂嫂答允!”被劈成两截的孙猴子笑嘻嘻的说道,也不合拢身体。他是金仙巅峰,肉身成圣的存在,那罗刹女虽然凶悍,宝剑锋利,却也伤不得他。若他存心抵抗,只怕能硬生生的崩短那宝剑。

    铁扇公主虽然只是天仙,修为远远不及这猴子,但是她出身不凡,嫁的夫婿又是三界最顶尖的人物,自身的眼界当然是超出旁人了,哪里还不知晓是这猴头在戏弄她,自己远不是这猴头的对手。

    她知这猴子不敢伤她,此来是有求于她,索性两把青钢剑,挥舞的看不清踪影,刷刷刷的将眼前这猴子斩成了几十块,随后道:“要扇子没有,要命倒是有一条!”转身关闭了大门,扬长而去。

    “嫂嫂,嫂嫂……”地上那一摊肉块,很快便聚集在一起成了孙猴子的模样,犹自在那呼喊,可是根本无一人应他。

    铁扇公主正在气头上,明知打不过他,如何会搭理他?那孙猴子叫嚷了一阵,看叫不开石门,索性也不喊了,自耳边掏出了随心铁杆兵,法力运转间,那棒子散发出耀眼的金光,狠狠砸在了两扇石门之上。

    金仙巅峰的法力配合这一杆神兵,全力施为之下,这一作翠云山都能夷为平地,更何况是这两扇石门?只是瞬间,那洞府的大门便在这棒下化作了齑粉,露出了黑黝黝的洞口来,整座翠云山都晃了几晃,这还是孙猴子留了手的。

    “嫂嫂,你不给俺扇子,俺老孙便自己来取了!”孙猴子在门口大呼小叫,拎着那棒子大踏步的走了进去。

    在洞外观战的莫尘摇了摇头,这孙猴子真是不知好歹,竟然用强,要是被那牛魔王知道了,虽说夫妻情分已断,也少不了狠揍这厮一顿,自己还得看着点,可不能叫这铁扇公主出了什么岔子,万一被猴子打死打伤,回头牛魔王那里可不好交代!

    抱着这般心思,莫尘自暗地里起身,准备跟进去看看,不过还没待他迈步,那洞府之中陡然响起了一声娇喝:“好你个弼马温,敬酒不吃吃罚酒,要扇子是吗,我这就给你!”

    轰!

    随着那个你字说出口,这芭蕉洞内当即平地升起了一阵狂风,只听得猴子惨叫一声,就化作了一个黑影被这大风裹挟着,朝着远处激射而去,也不晓得飞往哪里去了,那风势不歇,在这翠云山上肆虐了好一阵这才停下,山上的不少大树都被连根拔起,至于花草也是凋落一地,一幅破败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