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三百零三章 大言不惭

    众人顺着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天上一道黑影急速的飞了过来,很快便落在了芭蕉洞门前,这黑影穿着一身玄色战甲,身材魁梧,顶着一颗牛头,浑身上下煞气逼人,不是那平天大圣牛魔王又是哪个?

    “夫君!”一见到牛魔王,铁扇公主内心千般的幽怨刹那间便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匆匆跑了过去,一头扎进了牛魔王的怀抱里。

    “好了,没事了,有俺老牛在,没人能欺负你!”牛魔王轻轻拍了拍怀中铁扇公主的玉背,示意她起身,随后扫视了场中其他三人一眼,道:“灵吉菩萨,臭猴子,趁着俺老牛不在,合伙欺负我妻子,算什么本事!”

    孙猴子一时默然无语,虽说他是上门来借扇子的,没有想着对铁扇公主如何,但是确实如牛魔王所言,他们这算是乘人之危了,一位金仙巅峰加上一位大罗金仙的阵容,对付一个天仙级别的弱女子,不是欺负又是什么?

    灵吉菩萨却是截然相反,面对牛魔王的质问,他眸中浮现出一抹喜色,他这番来找铁扇公主的麻烦所为何事?正是要借着铁扇公主拉牛魔王下水,这也是他一直在与莫尘分说自己没动手的缘故,他出门时已经吩咐了坐下的弟子变化成小妖前去积雷山找牛魔王报信,以他弟子的修为此时应当还没飞到,不想这老牛自己送上门来了,那可休怪他不客气了!

    “牛大哥,你怎么来了?”莫尘看着牛魔王不禁有些不解,这灵吉菩萨才来了多大一会,牛魔王就知道了?这不可能啊,但是倘若不是他知道灵吉菩萨打上门来,以他和铁扇公主之间的隔阂,他是断然不会回芭蕉洞的。

    “是铁扇遣人道那积雷山给俺报信,说是这臭猴子打上门来了,俺一接到信就来了,不想不止这臭猴子,还有佛门的灵吉菩萨,正好,今日咱们兄弟二人在此,看看这灵吉菩萨有多大的本事,能擒拿下俺的妻子!”牛魔王冲莫尘说道,只是提及孙猴子还有灵吉菩萨时,语气里带着几分不屑。

    以孙猴子的修为,牛魔王全力以赴的话,虽然是伤不了他肉身,但也能制服他,而灵吉菩萨贵为佛门八大菩萨之一,排名却颇为靠后,也不放在牛魔王的眼中。

    不对,不对劲!

    一听牛魔王是接到报信才回来的,莫尘当即察觉到了异样,他一直跟在孙猴子屁股后面,片刻未曾离开这芭蕉洞,铁扇公主根本没有派人报信,也是,有芭蕉扇在手,她根本不惧孙猴子,又哪里会向牛魔王低头呢,这两人因着之前红孩儿弄伤玉面狐狸一事,可是闹得极为不愉快的。

    是佛门,是佛门的算计!

    一想到之前那道人的报信,莫尘心中立刻明了,这一定是佛门的算计,是佛门派人将牛魔王骗回来的,这些和尚的目的根本就不是铁扇公主,而是之前闹出了很大动静的牛魔王!

    难怪,难怪灵吉菩萨会不按照原著走,要亲身到此,原来是早都筹划好的!

    莫尘电光火石之间,已经想明白了一切,不过他想错了一点,灵吉菩萨真的是误打误撞跑来的,观音与玉帝的谋划里,还真没这和尚!

    “阿弥陀佛,牛施主此言差矣!”灵吉菩萨丝毫不在意牛魔王轻视的语气,他道:“贫僧只是依照昔日佛妖两方定下的约定,特来此擒拿这阻碍西行取经的妖魔,怎么,两位要不顾那金山之约,横加阻拦吗?”

    “哼,少拿那金山之约赖压俺,今日管他什么妖族不妖族,佛门不佛门,俺老牛保护自己的妻子,这道理到哪里都说得通,你若动手就放马过来,若不动手,速速给俺滚!”牛魔王面带怒色的说道。

    金山之约,金山之约分明便是他们妖族势大,逼得佛门不得不遵守的城下之盟,想用这约定让他眼睁睁的束手待毙,那是痴心妄想!

    “不错,灵吉菩萨,我劝你还是速速退去,免得待会动起手来,有什么死伤,到那时可就伤了和气了!”莫尘也是等着灵吉菩萨,希望这厮主动退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明知是佛门的算计,他也不想动手。

    “既然两位施主执意如此,可就莫怪贫僧去西天找我佛如来主持公道了。”灵吉菩萨自知不是眼前这二人的对手,抬出如来佛祖来,反正此时此刻,他们佛门占着理,占着大义,已经有充足的借口收拾掉牛魔王两口子了。

    “何须去寻我佛如来,今日有小僧师徒二人在此襄助灵吉菩萨,还怕擒拿不下这阻碍取经的牛魔吗?”在灵吉菩萨说完话的当口,天上飘来了一句清朗的声音接下了话茬。

    只见万里晴空之上,一道佛光闪烁,现出了两名和尚的身影,当先一位女菩萨手托玉净瓶,脚踩莲花台,眉眼慈爱,满面祥和,她身后一名年轻和尚手持金刚杵,神色肃杀,恰是观音菩萨和惠岸行者二人。

    刚才说话的正是惠岸行者,只见他接着道:“你这牛魔,阻挠我等擒拿铁扇公主,今日便将你夫妻二人一同擒下,带往灵山,让我佛如来发落!”

    “小辈大言不惭!”牛魔王看着这师徒二人,心中依旧是不在意,灵吉菩萨加上观音菩萨两位先不说打不打得过他与莫尘连手,就算打的过,他二人也能从容逃窜,想捉拿他们无异于痴心妄想。而且说这话的不过一个佛门三代弟子,倘若是观音菩萨,他还要正色几分。

    “牛魔王,你说小僧大言不惭,小僧今日偏偏要将你捉下,让你知道我佛门的厉害!”惠岸行者冷笑着道,同时他朝天上一指,一道佛光冲他天而起,似乎是眸中信号一般。

    轰隆!

    只听闻天上一声惊雷炸响,几息之间,阴云汇聚,狂风刮起,黑压压的令人窒息,而在那阴云之上,赫然站着一排排甲胄鲜亮,刀剑出鞘的天兵天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