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三百三十八章 败

    原本是紫色的弑神枪头,已然变得一片血红,这杆星辰之力孕育出来的凶戾神兵,在一尊巅峰大罗金仙的全力催动下,内里的弑神枪杀气尽数释放了出来,纵然逸散的部分被观音菩萨以**力消弭,但是枪头本体的杀气则依然释放着威能。

    这杀气可是来源于那上古至宝,纵然观音菩萨是准圣,面对这杀气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真要被这弑神枪扎出个窟窿在身上,虽说死不了,那杀气入体也是挺麻烦的事情,再加上观音原本有伤在身,这两者一叠加,只怕她得回南海紫竹林好生静养个数百年了。

    “去!”

    却见观音菩萨一声轻喝,手中的玉净瓶随手抛出,金色的佛光携带着那瓶子,直直的朝着莫尘的弑神枪撞去。

    ‘叮’的一声清响,莫尘只觉得手中的长枪撞上了什么一样,一股难以抵挡的沛然大力顺着枪身蔓延而来,那股力量之大,饶是肉身成圣,法力依然晋升至大罗金仙巅峰的小乌鸦都不禁闷哼一声,双手一颤,倒飞而去,一直朝后倒飞了数百丈这才站稳了身形。

    他低头看下去,握枪的双手虎口已经龟裂,还在轻颤不止,准圣的法力,果然不是他能够抗衡的,好在他**玄功大成,虽然被震伤,但是那伤口在迅速的修复中,顶多几个呼吸间,他就能安然无恙!

    “大圣可还要动手,想必这一击,你也能看出来与贫僧的差距,何必强行争斗,伤了和气,不如现在就随贫僧回西天如何?”观音见莫尘持枪的双手微颤,忍不住再次劝说道。

    能不动手还是不要动手,她又不好真杀了这位,倘若将他打的遍体鳞手,下次见面,她可再没了三光神水与那符篆对付莫尘的依仗了,到那时,吃亏的不终究还是她嘛?

    正是抱着这种想法,观音菩萨才屡次三番的劝降,希望莫尘能主动跟她回去,免了这番无畏之争。

    不得不说,观音菩萨的算计是够狠的,原本以莫尘的道行,就算没了依仗,打不过观音菩萨,凭借着那门化虹之术也是足以逃之夭夭,然而他却不能跑,跑了,不说三界观望这场大战的大能如何看待他莫尘,单单是碧波潭万圣龙母和敖瑞两位,一定会被佛门下狠手的。

    莫尘心中的念头一息之间不知道转过了多少,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了,难道真要跟她回去吗,那可真是把兜率宫的脸面丢大发了。

    想兜率宫这嫡系的三人,师父太上老君是三清之首,是诸圣的大师兄,从来只有收拾别人的份,可从来没被别人收拾过,而他大师兄玄都**师,更是道门二代弟子第一人,甚至可以说,是整个三界圣人之下第一人,三界神魔,哪个敢在他面前撒野,就是玉帝见了也得尊称一声妙乐天尊,如来佛祖更是得行礼高呼大师兄。

    可是偏偏到了他这,被佛门擒拿去闭关五百年,不对,是囚禁,是封印,是镇压五百年,兜率宫从上古龙凤大劫一直到现在,可从来都没吃过这样的亏,丢过这么大的人!

    打又打不过,跑又不能跑,偏偏还不能束手就擒给别人看笑话,莫尘现在真的是很憋屈,相当的憋屈,观音菩萨就这么一个圈套,把之前的亏基本上都算是弥补回来了,快将他整死了!

    不管了!

    莫尘眼神凶厉的盯着观音菩萨,他根本没得选,只能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输了也就输了,他是真没办法了!

    他大声吼道:“观音,随你回西天可以,只要你今日胜了我,什么都好说!”

    话音未落,他双拳处赤金色的光华越发的浓郁,一身雄厚的气血之力丝毫没有保留,和体内的法力融为一体,尽数汇聚在双拳之上,同时他脚下迈着玄奥无比的步伐,直冲观音而去。

    咻!

    一阵破空声里,莫尘的身影却是陡然消失不见,不仅是他的身影,便是他的气息也尽数隐匿了起来,等再出现时,竟然到了观音菩萨的背后,悄无声息,那双拳离着观音菩萨不过半尺远。

    破天战技,冷月,瞬!

    就这么一招,用了两式战技,冷月最是收敛气息,将力量集中在一点释放,穿透力恐怖无比,而瞬则是神出鬼没,让敌人躲闪不及。原本就是大罗金仙巅峰的莫尘,这一身法力与气血,经由战技的加持,汇聚起来的力量已经隐然有几分跨越那道大罗金仙和准圣之间的鸿沟了,甚至莫尘都感受到了拳头里法力出现了某种奇妙的变化。

    这一拳砸下去,眼前这观音菩萨纵然不会死,伤势也定然不轻!

    莫尘眸子中闪动着几分喜悦之色,只要重创了观音菩萨,今日未必没有胜机!

    咻!

    一阵破空声,只见莫尘这一拳砸在那观音后背,竟然轻飘飘的丝毫没有着力感,几乎与此同时,一只白皙的小手轻轻的按在了莫尘的肩膀之上,劲力轻轻一吐。

    遭了,中计了!

    莫尘脑海里只来得及闪过这几个字,随后只觉得一股极为庞大的法力狠狠的自他肩膀上那只小手爆发开来,震的他五脏移位,一口鲜血猛然喷出。

    轰!

    偷袭观音菩萨未曾得手的莫尘做着自由落体运动,一下子砸在了碧波潭的水面上,爆起了大片大片的水花,他整个人也在水的遮掩下失去了踪迹。

    “破天战技,贫僧当年有幸见识过那上古天庭那几位的施展,不过就凭大圣的法力,还是不足以瞒过贫僧的。”观音菩萨神色淡然的说道,依旧是满脸祥和之气,似乎刚才没有在经历一场激烈的大战一般。

    她再次劝道:“大圣倘若没有别的手段施展了,那便随贫僧去吧,纵然你是混元金刚身,刚才那一击,一时片刻只怕也是恢复不过来的。”

    莫尘败了嘛?他败了!

    不过那碧波潭的水面,除了刚才掀起的波澜,什么也没有,似乎莫尘借机溜走了一般。

    观音菩萨不担心这个可能性,她胸有成竹的注视着下方,在她看来,那只乌鸦无非是想拖延时间养好伤势而已,孰料还没待她再次出言催促,异变陡升,那碧波潭里的水陡然沸腾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