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三百四十二章 心思

    “师兄,这次被那妖魔侥幸逃脱,咱们可再也没什么法子拿捏他了。”

    八宝功德池畔,准提圣人的脸色不善的冲着一旁的接引佛祖说道,观音菩萨要对付莫尘的计策是他答应的,三光神水也是他去找元始天尊要的,就是那封印的符篆,也是他赐给观音的,观音败了,他心里自然不悦。

    也是,堂堂一个圣人,和座下弟子一起算计一个小辈,费尽了心机,最终还以失败收场,这说出去还不让人笑话死,就算不说出去,他心里也过意不去,圣人也是要面子的,哪怕是面皮最后的准提圣人。

    之前在火焰山,他们硬扣着金山之约,想借强行擒拿牛魔王,为此不惜派出了药师如来去以大欺小,还是被莫尘给捣乱了,这回又输了赌约,算起来西游开始这一路上,佛门一点便宜没占着,全栽在莫尘手里了,你叫准提圣人如何好受?

    接引佛祖闻言,轻轻摇了摇头,双眸中浮现出了一丝担忧之色,他道:“师弟,都到了这时了,你还在为那一只小妖生气,你莫不是忘了,这天命取经人,已然走了一个?”

    一听到天命取经人这五个字,准提圣人原本黑着的脸变得更为难看,他道:“好端端的师兄怎生提这个,不是说过了不管这件事了吗,这是老师他老人家亲自吩咐的,一只乌鸦已经够让人头疼了……”

    碧波潭一过,哪里还有拿捏那只乌鸦的手段啊,而再对碧波潭下手,未免也太过刻意了,那会老君定然不会安坐,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乌鸦到大雷音寺,顺利的获取大劫功德,又是准提不愿意看见的。

    “你呀,唉……”接引佛祖长长叹了口气,他道:“你还有心思对付一只小妖,他都说了不会再闹事了,还管他做什么,还是赶紧把心思放在之后的劫难上吧。”

    “师兄!”准提的语气加重了三分:“那后延五百年的大劫,我等想又有什么用,老师他老人家不让我们管六耳猕猴的事,是因为这场争斗我等根本插不上手,那是魔祖和老师的博弈,你管它还不如想好怎么将佛法东传办的妥当些!”

    听了准提的话,接引脸上悲苦之色愈发的浓郁了,佛法东传,就算传了又如何,他盯着准提问道:“佛法东传,师弟现在是一门心思念着佛门发扬光大,可曾思考过,自龙凤大劫之后一直不管三界之事的魔祖罗睺,怎么就在这么一个时间点弄来一只六耳猕猴,怎么就要费尽心思的将大劫再拖延五百年,这是为何?”

    “这是为何,贫僧又不是他,怎生会知晓他的心思,兴许,兴许他是静极思动来着……”准提圣人说着说着,自己的底气就已经有些不足了,静极思动,怎么可能,这么些年,罗睺虽然不管三界事,却也没少在紫霄宫前晃悠,他这种大能,一旦落子,定然有目的。

    实际准提之前是没细想,主要是鸿均道祖默许了罗睺的动作,他想着有道祖坐镇,罗睺翻不出花样来,就一门心思的扑到打击报复妖族的事情上来了。

    可是能成圣的没一个傻子,他只要略微思考,当即就发现了不对劲,只听他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兄,前不久那三清封印魔界的裂缝,不是成功了吗,那位选在这会动手,也接不出来人啊?”

    “接人?都封印成功了,还接什么人!”接引佛祖眸子里划过了一丝惧怕之色,尽数的落到了准提的眼中,“自龙凤大劫,道祖击败罗睺,执掌天道,已然过去了百万余年,这么久的岁月,足够了,足够了……”

    百万余年的岁月啊,确实是足够了!

    准提圣人心中立时明悟,他脸上也升起畏惧之色,有些战栗的道:“师兄你的意思是,那魔界已然走到了……”

    “贫僧不知!”还没待准提说完话,接引立时打断了,他道:“没有老师的允许,谁也跨越不了洪荒大陆的界壁,除了三清,谁也不清楚那边是什么状况,而且就算知道又能如何,老师那自有定计,不是你我能左右的,除了稍稍留些后手外,我等只能静待。”

    准提圣人闻言有些黯然的低下了头,没错,他们什么也做不了。莫要看在三界神魔眼里,他们是高高在上的圣人,可他们这圣人,依旧是不过是道祖眼里的一枚棋子罢了,根本没有任何能力,做任何事情!

    而倘若真到了那剧变来临之时,再谈什么佛法东传,再谈什么西游取经,不过都是笑话罢了,过不去那门槛,没什么东西好说的,什么莫尘,什么妖族,眼下确实该统统放下了。

    “贫僧只是猜测,师弟你也莫要太忧虑,不过总是要把心思放到这上面来,做些准备,到那时也好有备无患,取经之事,孔宣既然立下了约定,是不会反悔的,你就莫要再找麻烦了。”接引佛祖嘱咐道,不是取经不重要,而是如果他的推测成真,那取经之后发生的事情,则会更加的重要!

    “也罢,也罢……”准提圣人叹了一口气,突然笑了起来:“这回算那只小乌鸦走运,要不然的话,贫僧非得带他上灵山好好调教一番不可……”

    “啊…嚏…”

    刚刚脱离了水面,朝着乱石山飞去的莫尘,突然一个大喷嚏打了出来,他揉了揉鼻子,神色有些怪异,这好端端的,是谁在咒骂他?

    以他大罗金仙的修为,感冒生病之类的自不会有,从水中出来受凉更是开玩笑,是以他这喷嚏更多是一种犹如心血来潮一般的征兆,肯定是有人在背后念叨他。

    “莫非是师父见我胜了那观音,心里欢喜,在兜率宫说我呢?”莫尘在心中想了一圈,喃喃自语下,却只得出这么个结论。

    “说来也好长时间没去看往他老人家了,正好最近去看看,也好让他将这葫芦的封印解开。”他自己又在那自顾自的说道,也不知老君见了这徒弟如何想,好久不来,一登门拜访,却是无事不登三宝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