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三百六十一章 小张太子

    是了,这是泗州城最高的楼之一,在这水灾面前,委实是最为安全的地方,朝下跑,那就是等着被淹!

    能做店小二的,那个不是有一股机灵劲,况且还是这种大酒楼的店小二,他转眼间便想明白了,不过还是苦着脸看着外边那宛如末日一般的景色,道:“公子,你便不担心吗,虽然这大水淹不到我们,但是那妖魔待会儿闯进来,我等也是难以逃脱性命的!”

    “怕什么怕,你们不是有盱眙山上的菩萨庇护吗,我还等着他出手,将我这二十两纹银给赢回去呢!”莫尘一边喝酒,一边吃菜,对外边的风风雨雨,那是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不过一只金仙级别的水猿,如何能奈何他?

    一听莫尘说菩萨和银子,店小二的脸色更苦,他道:“菩萨出手,我就能输了公子的银子,而菩萨不出手,我就要丢了性命,公子啊公子,你说好端端的我非得和你打这个赌做什么?”

    大笔钱财和性命,虽然人都会选择性命,然而不免会纠结一番,心疼一番,这店小二便是如此,原想着十拿九稳的二十两白银,一下子就跟他没一点关系了,那是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莫尘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的微微一笑道:“你呀,保住性命便不错了,如何还指望拿我的银子,再者说,你自己刚才讲过,菩萨未必会出手,不是还有护法弟子之类的吗?”

    “妖孽大胆!”

    像是印证莫尘的话一般,一声轻喝陡然响彻在这一方天地之间,随即一道金光从盱眙山主峰上激射而出,划破了无尽的阴云,到了那水猿跟前。

    那金光里是一名手持褚白枪的英武小将,穿着亮银锁子甲,脚蹬虎头黑璞靴,端的是气势不凡,他一身法力,赫然也达到了金仙层次,不过该是刚刚突破,气息还有些不稳。

    “妖孽,我师父将你镇压在水中静思己过,尔不知反省,竟敢挣脱封禁,还要水淹泗州,是可忍孰不可忍,看我今日将你擒了,带到盱眙山上让我师父发落!”那英武小将气势凌人的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水猿陡然放声大笑起来,一脸的不屑道:“小张太子,就你这点微末道行,也敢谈擒拿我,好,今日我便连你一起杀了,和我娘陪葬!”

    他说话之时,大手一挥,霎那间,聚啸而起的千丈巨浪,轰然朝着泗州城砸了下去,那水浪还未到,阴影依然遮蔽住了小半个泗州城,这要真砸下去,只怕瞬间就得死伤无数!

    “妖孽!”

    小张太子见状,目眦欲裂的大喝了一声,也不管那头巨大水猿,掐了个道诀,身形一晃,随即也化作了一尊千丈大小的巨人,他浑身金光环绕,迈步拦到了那大浪之前,伸出双臂,怒喝一声,随即无尽金光自他体内涌出,飞速凝结成了一层淡淡的禁制,直挺挺的拦在了那大浪之前。

    “倒也是个有德行的神祗,不过却是螳臂当车了。”莫尘微微摇头自语道。

    这位小张太子,刚才要是趁着那水猿发动大浪无暇他顾时,挺枪直刺,十有**能得手,纵然杀不掉这水猿,也是能将这水猿打成重伤的,不过他为了这一城百姓的性命,挺身而护,却是丧失了机会。

    嗡!

    汇聚了整个泗州水域的巨浪,携带着雷霆万钧之势狠狠的砸在了那层禁制上,小张太子只觉得喉头一甜,好悬没有一口老血喷出,而那禁制一阵明灭不定,甚至隐隐出现了些许的裂纹,不过最终还是拦住了那巨浪。

    “妖孽,倘若你此时悔悟,跪地请降,我念着你尚未铸成大错的情况下,还能饶你一命,倘若你再执迷不悟的话,那便是自寻死路了!”小张太子虽然觉得浑身上下被巨浪压的动弹不得,但却仍然一副居高临下的模样劝降道。

    “啰嗦!”

    那水猿眉头微皱,心念一动,陡然一阵大风刮起,却是又一重千丈巨浪汇聚成型,狠狠的朝着那禁制砸了下去。

    嗡!

    挡住一重巨浪已然是极为勉强,而第二重巨浪拍打来,根本不给这位小张太子喘息的时间,只层布满裂痕的禁制只来得及闪烁了一下,随即便宣告破灭,而施展了法天象地神通的小张太子,也是被一个浪头掀翻在地上。

    水无常势,这水猿天生便有控水的神通,一波接着一波的千丈巨浪,其中还夹杂着他的法力,小张太子不过刚刚突破金仙,还没来得及稳固境界,便要在别人的主场作战,还是硬接别人的水系神通,自己一身武艺根本无从施展,如何能不败?就算能再挡住一波浪头,但是不正面击败水猿,但是防御,一波巨浪接着一波巨浪,他又能挡住多少?

    “水来了,水来了,水来了……!”那店小二看见浪头突破小张太子的防御,朝着泗州城砸下,慌得不行,抱住这雅间里的一根大柱子,在那大呼小叫起来,生怕被水卷走了一般。

    而莫尘则是看着远处的巨浪,眸中精光一闪道:“来了!”

    “阿弥陀佛!”

    那巨浪都要砸到城墙上之时,一声佛号陡然在泗州城上空响起,随即那盱眙山上,一道足以遮天蔽日的金色大手印落了下来,只是一掌,便将两波巨浪汇聚成的洪水一掌拍碎,尽数掉落在了城外,竟然没有一滴水能进入泗州城内的。

    “大圣国师王菩萨!”那只水猿目露凶光,厉喝一声,身上更多的黑光冒出,霎那间,天上的乌云压的更低,那江河的水翻滚的更加厉害了。

    “师父,您快收了这妖孽!”那被两层巨浪打的受伤的小张太子听见这声佛号,欣喜的冲着盱眙山方向喊道。

    “你这孽畜,不好生在水底待着陪你娘反思己过,怎么上岸折腾来了,上次念你初犯,小惩大诫,这番贫却是要重重责罚你了!”盱眙山方向,传来了一道清朗的声音,随后便见一名披着大红袈裟的老和尚一步一步的从空中朝着这边走来,每走一步,便是数里,显而易见是缩地成寸的神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