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三百六十二章 被擒

    “孽畜!”

    那老和尚宝相庄严,不怒自威,浑身上下佛光萦绕,一看便不是一位好相与的,他居高临下,俯视着身下的那百丈水猿,目光里夹杂着一丝怒火。

    “大圣国师王菩萨!大圣国师王菩萨!”那百丈水猿喃喃念了两声,陡然目光中显现出一缕杀机,他恨恨的道:“什么菩萨,什么慈悲,都是假的,镇压我娘几千年,她都快死了,你都不放过她,还要惩罚我,今日我便淹了整个泗州城,淹了你的盱眙山,去!”

    一声轻喝,他大臂一挥,哗啦啦,整个江面一下子聚起了四五重千丈高的巨浪来,那巨浪犹如有灵性一般,将那位大圣国师王菩萨牢牢合围在中间,不叫他有丝毫闪躲的余地,携带着万钧雷霆之势,朝他砸了过去。

    倘若是寻常的巨浪倒也罢了,便是再高的浪头对与神魔来说,也不至于要了命,毕竟是凡水,他们也不会被淹死。可是,这几重巨浪里都融汇了这位金仙级别大妖的法力在其中,加上那巨浪的冲击力,可谓是威力无穷,甚至是比同阶高手用法宝全力一击都强些许。

    再者说了,这大圣国师王菩萨脚下便是泗州城,倘若他要不拦截这巨浪,而是抽身离开,那下一刻,整个泗州定然会变成一片汪洋泽国。

    “阿弥陀佛!”

    看着黑压压的浪头打来,那老和尚丝毫不慌不乱,只是双手合十,朗声喧了道佛号,嗡!只见他的身周一下子爆发出来一阵无比耀眼的佛光,在那佛光之下,水猿的巨浪就好像被一只看不见的巨手所控制着,一下子停留在空中,凝固在了那里,就如同结冰了一般。

    “去!去!去!”水猿见一击未能奏效,不禁有些急了,双手连挥,只是刹那,便又是几重千丈巨浪席卷而起,奔向了老和尚,这么庞大的水量,饶是以泗州四面环水的地势,那些江河之流也是肉眼可见的水位下降。

    老和尚看着那水猿不死心,又向他攻来,不禁摇了摇头道:“执迷不悟!”

    他僧袍一挥间,一股无形的波动顿时蔓延而去,不管是他身周那几座已然凝固的巨浪,亦或是那随后攻来还没到他跟前的那几座巨浪,在他雄厚的法力压制下,顷刻间便支离破碎,坠入了江河之中,不仅如此,那些江河中翻腾的水势在这股波动下也是逐渐平息下来。

    那百丈水猿见状,禁不住心头一慌,他法力修为不及这和尚他是知晓的,他也没想能杀了这老和尚,他原先想着靠着血脉神通与淮水泛涨的天地大势,与这和尚周旋一番,纵使不敌也差不多远,淹了他的道场和泗州城,也算是报了一部分仇,可是看这般光景,莫说报仇了,今日他能不能全身而退都是一个问题!

    空中连台之上的老和尚瞧见这水猿目光闪烁,知道这妖魔是想跑了,他冷声道:“你这孽障,掀起大水,伤害了多少无辜之人的性命,今日贫僧便将你镇压在盱眙山下万载,让你好生赎罪!”

    虽说洪水被阻拦在泗州城外,没能淹进去,但是这城外到处都是江河,多少人在这江上谋生?水猿操纵水势来的太急太快,那些人来不及走不说,他的法力夹杂在水里,落入水中的凡人就算水性再好也断然无活命之理,是以还真杀了不少的百姓。

    而泗州城是这位大圣国师王菩萨的地盘,这百姓常年供奉他,突然死伤了这么多人,你叫他面子上如何挂得住,没将这水猿击杀当场便是他脾气不错了。

    “想镇压我,做梦!我今日便是和你拼了,也不会去你那破盱眙山等死!”那水猿厉喝一声,试图发动水脉之力殊死一搏,却蓦然发现,他所能触及的江河,都被一股庞大的法力镇封着,根本驱动不了。

    “给我去死!”见无法依靠水力,这水猿也不强求,反而是伸手一晃,一杆黑漆漆的大棒跃然而现,他挥舞着那根铁棒,当头便是朝着那老和尚砸去。

    妖族,尤其是猴子这个种族,不管是水猿还是陆上的各种猿猴,都是使得一手好兵器,这是天生的奇异,便如每一只妖魔的天赋神通一般。

    黑棒犹如一抹漆黑的闪电,风驰电掣的朝着老和尚砸去,真细论起来,这一棒之威却是丝毫不逊色刚才任何一重巨浪,毕竟是这水猿含恨一击,倾注了他全部的法力在其中。

    不过金仙初期的全力一击,放在这位老和尚眼中却是不够看的,兴许在旁人眼里,这猴子的速度快如闪电,但是在他眼中,却是犹如电影慢镜头回放一样,实力差距过大,就是这么一个状态。

    “去!”老和尚一声轻喝,却是一下子从身上扯下了那大红袈裟朝着天上一扔,‘咻’的一声,那大红袈裟和那水猿迎头撞上,却是随即便被裹在袈裟里,盖的严严实实的。

    他法力道行委实不是这水猿能抗衡的,想那金仙巅峰的水母娘娘昔年都被他降服,他自己的弟子都是金仙初期的大能,这只水猿如何能胜的过他?

    那大红袈裟更是他的成道之宝,被他屡次炼制,对付同阶之人都足够,更何况是一名修为远不如他的妖魔?水猿在其内根本没有挣扎几下,就失去了抵抗之力,被那袈裟中的强**力压制的动弹不得。

    “猴子啊,果然都是喜欢用棒子!”看到这,莫尘摇了摇头,轻声说道,却是知道到了出手的时候了,他此番就是为了这水猿而来,再不出手的话,恐怕这水猿就真的要被镇压了。

    “公子,您刚才说什么?”那店小二有些不解的问道,猴子用棒子,除了这只妖魔用棒子,还有谁用棒子吗?

    莫尘瞥了他一眼,不以为意的道:“没什么,我是说,这桌上的二十两纹银都是你的了。”

    “那就多谢……什么?”那店小二心中一喜,刚想说点感谢的话,却是眼前一花,那端坐在桌前吃菜饮酒的俊朗公子突然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