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三百六十七章 收服

    南瞻部洲,某处无名山峰。

    两道身影跪伏在地,朝着前方一道身穿紫衣的公子拜谢不已,却正是莫尘与刚被救出来的两名水猿。

    “大圣,此番受大圣恩德,我母子二人得以脱困,重获自由之身,真不知该如何报答才好,还请大圣受我母子二人三拜,聊表心意。”那水母娘娘道,随即和身旁那只水猿磕了三下头。

    莫尘倒也未曾阻拦,他对着母子二人有救命之恩,妖族有恩必报,他受此礼是应当的。

    “好了,起来说话吧,别那么多礼数,麻烦。”莫尘挥了挥手,有些不耐烦的道。

    那母子二人互相看了一眼,站直了身躯,随后她二人身上一阵光华闪烁,却是化作了人身,水母娘娘是一名中年美妇,眉目间依稀残存着几丝风韵,而另一只水猿则是化作了一名魁梧大汉,一脸的桀骜暴躁之色。

    他几人来这山上有了一会儿,那水母娘娘因为法力消耗太过,被佛笼的佛光侵袭太久,这才身子虚弱,几近濒死。莫尘是抱着收服这一对母子的目的来的,自然不会吝啬,将从太上老君那得来的蕴灵丹赐了一枚下去,想那水母不过金仙巅峰的修为,在这等丹药的帮助下,不过几个时辰便回复了了法力,而法力一回复,什么体弱佛光之类的毛病,自然是一概好了。

    “我观你母子二人,血脉不凡,似乎在水系神通一道上,颇有天赋,不知是传承自那位上古大妖的血脉?”莫尘有些好奇的出言问道,这小水猿不过是金仙中期的修为,可是在水中操纵洪水,不过两下,就击败了同为金仙的小张太子,虽说有一个小段位的差距,但是正常的情况下,小张太子也不会丝毫还手之力也无,这完全就是碾压了,就算是一般的准圣对付大罗金仙,打不过人家还能跑得掉呢,休说金仙的一个小段位差距了。

    焚天大圣的名字,按理说这水母娘娘是不知晓的,毕竟莫尘崛起的时候,这位早都被镇压在那淮水之下了,可是她不知道,她儿子却知道,毕竟小水猿被囚禁在水下,不过几年的光景,刚刚好见证了莫尘的崛起。

    两人同被困在水下无法出来,小水猿自是会将三界的见闻讲述给他娘听,这其中,莫尘的名号是近几百年来最为响亮的,当然是不容跳过了,是以水母娘娘对于眼前这个看不透深浅的年轻人,那是一脸的毕恭毕敬,同时得罪天庭至尊和佛门之主还能混的逍遥自在的大能,可不是她能招惹的起的。

    她自己不过得罪了一名大圣国师王菩萨就落得眼下这般下场,更足以看出敢挑衅整个佛门莫尘,实力到底有多强。

    她道:“大圣好眼力,妾身与淼儿乃是昔年三皇五帝年间,大妖无支祁的血脉后代,是以在操纵江河湖水一道上有些许微末造诣,倒是让大圣见笑了。”

    “大妖无支祁,难怪,难怪这般厉害,要是这位前辈没被禹皇斩落的话,想来如今我妖族的模样,也不至于像是眼下这般难熬。”莫尘听了这个名字,出声称赞道,同时心里更加坚定了要收复这对母子的念头。

    上古之时,偏水系的妖魔有不少,其中最为出名的则是妖师鲲鹏,是以莫尘单单凭借肉眼,也是不知这二位的来历。

    莫看那水母说的谦虚,一点微末造诣,大妖无支祁可是天地孕育的先天神魔,血脉极为不凡,他当年肆虐地仙界,声势浩荡无比,整个地仙界的陆地十有其九被其淹没,要不是那人族禹皇趁着这位主闭关修炼时,借助开山神斧的威力偷袭,恐怕那位还死不了的。

    “我是个比较直接的人,你们也莫说我以恩德逼迫你母子二人,此番救你们,这小水猿应允了要为我当牛做马,这倒是不必了,但是我希望你二人能去我通天河水府,为我执掌水兵,做一位统领,两位意下如何?”莫尘看着眼前的这两位金仙战力,直言不讳的道。

    那小水猿一听,顿时一脸跃跃欲试的神色,焚天大圣联合其余妖族共同在金山抵御佛门那一场大战,他可也是听说了的,以他性子,倘若不是当时一门心思放在了救母身上,指不定就跑上去掺和一脚。

    不过水母娘娘的脸色,则是截然相反,没有丝毫的意动,反而是眼神里隐含忧虑。她活的岁数够久,甚至是那位大妖无支祁,她都亲眼见过他的陨落,她是无支祁的嫡系后人。

    当年她掀起洪灾,水淹泗州,未尝不是存了一分为先祖报复人族的心思,可是被镇压这些年,该想的她是都想明白了,人族是天地主角,佛门势大难挡,她做的一切不过是无用功罢了,此时脱困而出,她心里想的俱都是找个清静的地方安心修行,再也不管三界之事。

    “水母可是不愿意?若是不愿意的话,那也就算了,我不是一个喜欢强求别人的人。”莫尘看着她的脸色,自是察觉出来了这位水母的心思。

    “母亲……?”莫尘能看出来的,这小水猿自也是能看出来,甚至是不用看,这小水猿都知道他这位娘亲的心思,早在被囚禁在淮水之下时,他便知晓自己这位母亲,对于脱困之后的憧憬便是觅地清修,再不涉足三界俗事。

    那水母看了一眼满脸哀求之色的小水猿,轻轻叹了口气,她儿子呃心思她如何不知,当年她初出茅庐不也是抱着扬名三界,壮大妖族声威的心思吗?可是这所有的心思都尽数淹没在了淮水底下了,能像眼前这年轻人一般纵横三界的,只有那么寥寥几位罢了,多少人都因此惨死,尸骨无存。

    从心而论,她是不愿意自家儿子再在三界中闯荡的,不过她也知,孩子大了不由娘的道理,她即使能管得了一时,难道能管得了一世吗?

    是以她苦笑了一声道:“大圣,妾身已然老迈,没了什么雄心壮志,只想找个地方安心修行,不想再管三界的是非了,至于淼儿的话,他若愿意和你去,那便去吧……”

    ps:大家有关于西游剧情的想法都可以说,我觉着不错都会放进来写的,水猿大圣这个剧情就是之前一个书友给的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