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三百六十八章 无奈

    “娘亲!”那被唤作淼儿的水猿一脸欢喜的看着水母所化的中年美妇,他原先还想着他娘亲会不答应,没成想一转眼这水母竟然是应允了。

    那中年美妇一脸慈爱的看着她儿子,道:“焚天大圣乃是三界威名最盛的妖族大圣,娘老了,不想掺和进三界的是是非非里面了,但你不一样,跟在大圣身旁,好好为妖族出一份力,见识见识三界真正的模样,与你的修行也是大有裨益的。”

    不过水母话虽然这般说,但是眸光之中,却隐隐藏着一丝忧虑之色,凭心而论,她是不想让自家的儿子跟着莫尘的,焚天大圣这个名头是威风,可这份威风背后是什么?是与天庭、与佛门、乃至与圣人作对!

    是,她承认眼前这位修为高绝,神通广大,这般折腾都还能活的滋润无比,可是她儿子不是焚天大圣,没他的这份背景,亦没他的这份道行,天庭佛门的实力对付眼前这位固然是不行,可是要对付她儿子那是绰绰有余,随便出动一位菩萨都能降服的了她儿子。

    可是不答应又怎样?儿子大了不由娘,她纵然不同意强行压下这小水猿的念头,觅地清修,可是压的了一时,还能压的了一世吗?她闭关修行,她外出寻药,她炼丹制宝,不管是哪一样,只要有一刻没看着这小水猿,这小水猿就有机会溜走,这个道理水母清楚的很,她儿子这个年纪和修为,正是如她当年一般,渴望在三界闯荡扬名立万的时候,谁说的话也不会听的,谁也管不住他。

    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他跟着焚天大圣,一来吗,是自家儿子已经许下了诺言,不可违背,这二来吗,则是救命之恩不得不偿还,不要说莫尘直截了当的问了,便是不问,他们身无长物,也没法子报恩啊,寻常的法宝丹药,眼前这位爷看不上不说,他们自己也不会拿出来糊弄人的。

    跟着这位大圣固然有风险,但是风险亦伴随着际遇,这方世界,终究是弱肉强食,真正的强者,都是自别人的尸骨上晋升的,不去争斗一番,厮杀一番,如何能精进道行?

    那小水猿正自沉浸在水母答应他去通天河的喜悦当中,当然没察觉出自己娘亲心中的担忧,不过莫尘一直观察着这位水母,对她的心思却猜出了个几分。莫看小水猿跃跃欲试要跟他混,而水母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但是在莫尘心中,却更加注重这水母。

    金仙中期的实力虽然不错,在三界却依然不够看,金仙巅峰的修为道行就不一样了,只要不是三界中那些圣人二代弟子出手,基本上都是纵横无敌的。再者说了,这水母还继承有上古大妖无支祁的血脉,极有机会突破到大罗金仙,一尊大罗,便是在佛门天庭亦是绝对的大佬高层了,更何况一个通天河呢?

    “水母放心,你这儿子既然跟了我,我自是不会让他出什么事情的。”莫尘拍着胸脯保证着,给那中年美妇吃了颗定心丸,“水母既然要寻一个清静的地方修行,不知可有打算?”

    “叫大圣见笑了,妾身刚刚逃脱藩篱,暂时还不知晓到哪里落脚,不过四大部洲广阔无垠,寻一处无人问津的水脉清修,想来也不难。待得妾身寻到立身之地,自会告知大圣的。”水母答道,却是心中了然,这位大圣问她去哪,怕不是关心她,而是想日后有事寻她援手罢了。

    不过受人大恩,合该报答,是以她说道回头会告诉莫尘她的道场所在的,儿子的命儿子还,她的命自是得她还了。

    莫尘微微一笑,道:“水母,既是要寻一处水脉安身,那不如西牛贺州如何,我岳父万圣老龙王执掌碧波潭,那是西牛贺州第一大水域,而我那通天河,亦是三界少有的大河,莫非还腾不出一个地方与你嘛?”

    四大部洲宽广无比,纵使这水母将自己藏身之地告知,可真要有什么危急之事,她又不会化虹之术,一时半会的必然是赶不到,哪有放在自己左近好差遣?

    听着眼前这位叫自己去西牛贺州,那水母面上微微露出一丝苦笑,欠人因果,可真是一桩麻烦事,更不必说欠的是三界顶尖大人物的因果了,便是想杀了他赖账都是不行的。

    那边小水猿化作的大汉闻莫尘所说,眉头一挑帮着劝说道:“娘亲,大圣所说在理,在哪修行不是修行,你不如便去西牛贺州,咱们娘两离的近,还能多见一见!”

    这傻儿子,胳膊肘朝外拐,和外人合伙算计起你亲娘来了!

    水母心中颇为无奈,暗自骂了那小水猿一句,这才道:“大圣,妾身一个人无拘无束惯了,寄人篱下,在人家的地盘上,却总是有几分不自在,还望大圣见谅,去西牛贺州也无妨,这样,回头妾身便在西牛贺州寻一处隐居之地吧。”

    小乌鸦眸光一亮,他等的就是这句话,只听他道:“合该是这个理,住在别人家委实是不习惯,哪有自己的家自在,当初我住在我岳父的碧波潭,尚且都觉着束手束脚来着。”

    这句话要是被敖倩听了,不知道会怎么收拾莫尘,好吗,我家怎么让你不自在了?但是敖倩没在场,莫尘说话也就没了顾忌,不仅卖了碧波潭,转手又将敖瑞卖了,他道:“不瞒水母说,我前些年在通天河左近,得了一尊黑水河神的神位符篆,正是无主,倘若水母不嫌弃的话,便去那条黑水河修行吧,离着通天河也近,你们母子平日里无事也可多多相聚。”

    对,无主,黑水河河神这个位置自从赶跑了那头鼍龙后,一直空悬,大舅哥什么的,此时此刻已经尽数被莫尘抛诸脑后了,与能忽悠到一尊金仙巅峰的神魔相比,敖瑞还是老老实实待在家里被管教吧!

    黑水河神?

    水母娘娘看了眼自家儿子一脸哀求的神色,微微一叹道:“好吧,既然是大圣诚心相邀,妾身便去黑水河修行吧,只是还望大圣少来打扰妾身清静了。”

    后面一句话,毫不掩饰对莫尘的嫌弃,摆明了不想多插手三界之事。不过莫尘也不在意,小事也不需要这位水母出手,能把人骗到手就好,至于大事的话,三界又能有多少大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