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三百八十二章 悸动

    赤精子来得也快,走得也快,与莫尘猴子谈论不过几句话的功夫,便收回了紫绶仙衣,朝着太华山而去。

    这一番西游大劫,既是佛门大昌之机,也是三界大能捞取好处功德的好时候,那佛门二圣早已将好处分润到位,以赤精子的修为地位,捞取一点,却是常态。

    莫小看这赠衣之恩,那金毛吼可是佛门的灵兽,真要让他玷污了这金圣娘娘的清白之身,那就是佛门自己打自己的脸,日后还如何传教弘法?

    是以虽然只是将紫绶仙衣借给那金圣娘娘穿了几年,赤精子获得的好处却不少,功德不说,佛门还要额外补贴他些许灵物。毕竟整个三界,像这般不用法力催动就能护住主人的宝物,也就唯独这么一件紫绶仙衣,先天灵宝岂是寻常?

    “赤精子,广成子,太乙真人,再加上那位南极长生大帝,还有位三代弟子杨戬,阐教的人虽然少,可在高层战力之上,只怕比佛门也不差分毫了!”莫尘看着远去的赤精子,微微有些感慨的道,说来阐教只有十二金仙,但是各个资质不凡,当年叛教而出的都是不得意与法力低微的,留下来的却都是有望大道的。

    从上一个封神大劫,到现在的西游大劫,这百余万年的时间,这些弟子都已经成长起来,不比当年截教那些嫡传弟子差上分毫,现在再来一次截阐之战的话,只怕谁胜谁负还未必好说。

    一旁的猴子闻言,眸光一动道:“俺老孙虽说修炼日短,也晓得兜率宫的威名,阐教十二金仙固然厉害,可是道门二代弟子之首却是稳稳在玄都**师上,莫尘你又是一个资质远胜俺老孙的,假以时日,定然不会弱于那赤精子等上古仙人。”

    “你这猴子倒是有些长进,竟然知晓我师兄玄都以及阐教之事,倒是我有些小瞧你了。”莫尘有些诧异的道,按理说这猴子也没人跟他讲,怎么会晓得这些东西?

    真猴子自是不知晓这些事情的,是以眼前这猴子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情知自己说多了,便解释道:“自上次金山之战,来了如此多的大能,俺老孙后来仔细打听了一番,方才知晓很多之前不晓得的事,倘若是当年俺大闹天宫那会儿得知,恐怕也不敢去兜率宫撒野了!”

    “倒是让你晓得天高地厚了,不错不错。”莫尘点了点头,也未曾起疑,以猴子的修为,只要留心仔细打听,上古之事总是能知道一些的,这些之所以算是秘密,便是因为知道这些事情的人不多了。

    原本知道的绝大多数神魔已然在这百余万年的沧桑岁月中陨落,活下来的都是法力高强,寻常神魔接触不到的存在,所以很多事情就成了秘密。实际也没人刻意隐瞒,而是新生的神魔不会关注那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罢了。

    那金圣娘娘在一旁听着二人的说话,知道两人不是凡俗,都是神通广大之辈,虽然是归心似箭,也不敢催促二人,只是在那眼神焦灼的看着,对于两人的说话的内容那是云里雾里。

    “你此去南海,那观音如何说的?”莫尘笑眯眯的问道。

    一说这个猴子脸色当即一黑,他冷哼一声道:“且休提了,俺老孙打上门去问罪,那观音就一句考验尔等取经心志是否坚定如一便将俺打发了,要不是这金箍未去,俺老孙真想撒手便走,取个什么经!”

    莫尘一幅我早知如此的模样,又道:“既然这金圣娘娘被你救回,那金毛吼是做何处置的?”

    “处置,俺老孙可没看见处置!”猴子气咻咻的道:“俺去珞珈山之际,那观音正准备带金毛吼出门,是上灵山找如来佛祖求药为它疗伤。菩萨一脸的心疼之意,没与俺说两句话就打发俺去救这金圣娘娘,自己急匆匆的走了,根本没有丝毫惩戒它的意味。”

    这也在莫尘的意料之中,太阳真火霸道无匹,充满了狂暴的毁灭威能,虽然只是在那金毛吼身上穿了一道小孔,可是那残存的火劲单凭观音是拔不出来的,而只有拔出内里的火劲,这伤势才能缓缓康复。

    这是他刻意为之,三千大妖,达到大罗金仙的乃是在少数,连金毛吼都是这个下场,要如来出面才能治好伤,他们必须得掂量一下自己的份量,是不是够格让如来帮他们治伤,不够资格的话,还是老实一点的好。

    “毕竟是观音菩萨的坐骑,我下手也不轻,够他养个万八千年的伤势,也算是受惩戒了吧。”莫尘说道,同时一指那神色惶急的金圣娘娘,“你我二人也别光顾着说那金毛吼之事,还是先将这位皇后娘娘送归皇宫,也好了解此事,速速上路。”

    猴子扭头朝那皇后看去,冲她点头示意,道:“也罢,这边送你去见那朱紫国王,也好彻底断了他的相思病根!”

    一道金光闪过,却是猴子施展法力带那金圣娘娘朝着皇宫飞去。

    这病也治了,妖也拿了,甚至是皇后也给找回来了,那朱紫国王感激涕零,当日便大摆筵席,答谢唐僧师徒,席间还提出要封他们几位为护国法师,建起寺庙供奉,不过却被唐僧婉拒了。

    见过漫天神佛,妖魔作乱,唐僧现在一心求取真经,对于那什么凡间富贵荣华已然了无牵挂,再者说,便是当个什劳子护国法师,那他老老实实的待在大唐不就完事了,一个朱紫国,虽然也不算小了,但是与大唐比却是差的远了。

    宫廷御宴完毕,那朱紫国王苦苦挽留无用,也就死了心,第二日给他们倒换了通关文牒,命人奉上了一点干粮盘缠和僧衣麻鞋,亲自用御辇将唐僧师徒送到了都城之外,这才作罢。

    而离了朱紫国,师徒四人与莫尘一路前行,又是坦途一片,不知过了多少山,渡了多少水,一直行到秋去冬残,春光明媚的时节,这师徒几人到了一座庵林之前,莫尘突然没来由的心中一阵悸动……

    ps:妈耶,要突破了晓得不,终于要突破了,以后一枚小钟握在手,我命由我不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