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三百九十六章 借钟

    “当年巫妖大战,鲲鹏见势头不妙,便卷了镇压周天星斗大阵的河图洛书,朝着北冥而去,致使周天星斗大阵有缺,我父与叔父二人不得不自爆以求与那十二位祖巫同归于尽。”

    “开始知道的人还不多,有幸存的妖族大圣还去投奔他,他积攒势力还试图打回来重建天庭,等消息传播过去,三界有点道行的妖族基本上都知道了,没人再认这位妖师,而玉帝和诸位圣人怕这老妖祸乱三界,派大军镇压,那鲲鹏困居北冥无法,只能与魔族勾连。”

    “魔界还是很有几分实力的,至少在巫妖大战之前,准圣大罗乃至圣人都有不少,几次冲击两界缝隙,都被我父联合诸多大能打了回去,而鲲鹏勾连魔族,正是在巫妖大战后,那会三界已经出了不少圣人了,在天道加持下,魔界根本不是三界的对手,连圣人都陨落了好几位,实力大减,你将混沌钟借给贫僧铲除鲲鹏,不会有任何的麻烦,反倒是为三界出了一份力,说不得这厮身死之时,天道还有功德降下!”

    这陆压道人为了求得混沌钟,将自己知道关于鲲鹏和魔界的消息一起全抖搂了出来,听的莫尘心神一震,老君和他说的魔界比较笼统,可没有讲鲲鹏这等界奸之事。

    巫妖大战是个关键的节点,这一大劫中,借着人族成为天地主角的契机,诸多圣人立下大教以此成圣,是以巫妖大战前魔界还有挣扎之力,而随着三界圣人的增多,魔界自然是只能衰落下去,至于那些圣人,依莫尘想来,恐怕是道祖鸿钧亲自出的手,不然同阶而战,圣人岂是那么容易打杀的?

    莫尘对于陆压口中的话,也没有全信,真是如他所言,将混沌钟借给他铲除鲲鹏没有任何麻烦的话,那些圣人何不将自己的先天灵宝给门下弟子取走这一遭,盘古幡、太极图乃至诛仙剑阵,又有那一件宝物比混沌钟弱了?

    不过说的不尽不实也没什么关系,只要有一点是真的也就行了,那便是鲲鹏勾连魔界,只要这点站稳了脚跟,那借宝也就借宝,杀了也便杀了,反正妖师宫也与他有仇怨,真要等鲲鹏自北冥脱困,以妖师宫的尿性,说不得便要来三界中一统妖族,倒是少不了一番争斗。

    想明白这些,莫尘屈指一弹,那枚混沌钟化作一抹青光咻的一声飞向了乌巢禅师,只听莫尘道:“莫某人虽然不是千金一诺,但是到现在却也没食过言,既然答应了禅师,那自然便会借,还请禅师收好了。”

    见那小钟朝自己飞来,陆压道人心头大喜,伸手将那青光一把篡入掌中,也不必细看,感受着掌心那熟悉的波动和恐怖的威能,他便知莫尘没诓他,确实是那先天灵宝混沌钟!

    “大圣果然是信人,待贫僧回去稍作准备,便走上一趟北冥,此番得混沌钟之助,那鲲鹏是死定了!”乌巢禅师语气里又是痛恨又是快意,不管是哪种情绪都与他和尚的模样不沾边,一点都没有出家人慈悲为怀的模样。

    不过莫尘却能理解这位乌巢禅师的心境,压抑了百余万年的仇恨,一朝有机会得亲手雪恨,自然是没了仪态,至于什么出家人慈悲为怀,不过是忽悠普通凡俗的,哪一位大能不是满手血腥,杀的尸山血海,踩在别人的尸骨上晋升的?天地间的灵药法宝都是有数的,洞天福地更是稀少,不争如何能超脱?即便是莫尘自认不滥杀无辜,却也沾了不少大能的血,伤了不少人的性命。

    混沌钟的威力无需多提,只要那鲲鹏没晋升到圣人之境,以乌巢禅师的道行,肯定是自保无忧,至于能否击杀,还得看二人大战之后的结果,莫尘也是猜测不到,但不管谁胜谁负,他都不担忧这还没来得及在他手上发挥威力的至宝丢失,此宝已然认他为主,只要他心念一动便能召回。

    “好,那莫某就预祝禅师旗开得胜了,不过莫某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希望禅师应允。”莫尘脑海里蓦然浮现出一道身影来,心中一阵触动,开口道。

    那乌巢禅师闻言,好奇的道:“以大圣如今的修为,还有求与贫僧?”

    “哈哈哈哈……”莫尘轻笑一阵,这才道:“也是关于妖师宫的,想着正好禅师方便,也就不必我去走一遭了,禅师如果见着九头虫一脉的妖族,还请顺手全都将其杀了就是,也算为莫某报了仇。”

    九头虫当初可是几次三番的要杀莫尘,莫尘修为弱小时自然是战战兢兢,但是修为强点时却也不敢动他,只能略作薄惩,毕竟怕他背后站着的妖师宫。可是眼下妖师鲲鹏都要被这位金乌太子寻仇了,莫尘自然不会忘了自己的仇恨,到这个地步他还不管九头虫,留着他们过年吗?有仇必雪,有恩必报,这是莫尘的基本准则。

    焚天大圣这个名号是三界近几百年来叫的最响的,不知道聚焦了多少三界大能的目光,关于莫尘崛起路上的一切,自然是被各大势力调查了个清楚,当年九头虫意图侵占碧波潭一事,乌巢禅师自然是知道的,两人之间的梁子结的够深的,莫尘提出这个要求倒也不奇怪。

    是以乌巢禅师一口应了下来道:“但凡遇见了,随手打杀了便是,这一战动静想来小不了,说不得不用贫僧去找他,他便死在了法力余波之下了。”

    哟,听这语气,这是没打算避开妖师宫其他妖魔,不怕伤及无辜的意思,杀气可够重的!

    莫尘暗自在心里轻笑,却也不奇怪,投奔妖师宫的妖魔,恐怕在这位金乌太子看来,都是上古天庭的叛逆,他纵然不会全部击杀,以防大罪孽缠身,却也不会过多的顾忌他们的性命,死了就死了,死不了就算运气好。

    “那就有劳禅师了,我这便先行告辞了,底下那唐僧师徒还等着我去取经呢。”莫尘朝他拱了拱手,也不多言,心念一动,再次化作一抹赤金色长虹朝下界而去,而那乌巢禅师却是停在原地,细细摩挲手中那枚混沌钟,一时竟是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