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四百章 解毒

    “鬼车说的在理。”

    坐在主位的鲲鹏轻飘飘的一句话,便为这事情定了性,他眸光阴冷的环顾了四周一圈,没一个妖魔敢抬头与他对视的,他道:“上古天庭已然是过去了,如今只有妖师宫,那九太子本座已然放过他数次,这次是决计不会让他跑了。”

    “妖师大人英明!”鬼车第一个跳出来表了忠心,他早已死心塌地的投靠妖师,自然是鲲鹏如何想,他便如何拥护了。

    白泽和九凤互相对视一眼,均看出了对方眼里的无奈,他两是仅存的两位妖帅,深受那一家子金乌的优待,自然不想对陆压下杀手,可是他们已然投靠了鲲鹏,三界上下已无容身之地,便是他们心心念念的那位金乌九太子也是视他们为仇敌,他们只能听从鲲鹏的号令。

    是以这两位大妖,有气无力的随那鬼车应和道:“妖师大人英明!”

    这妖师宫的妖魔,一大半都是他二人当初自上古天庭带下来的精锐,自然是唯他二人马首是瞻,见他二人应和,大殿内顿时齐刷刷的喝道:“妖师大人英明!”

    鲲鹏伸手虚按,示意众人噤声,这才道:“既然如此,那白泽你和九凤便带人准备去吧,周天星斗大阵久不在三界露面,恐怕世人都忘了这方妖族镇族阵法的威名了!”

    说罢他伸手一挥,一道毫光顿时激射而出,落到了白泽身前,那光华之中包裹的,却是一块四四方方的石书,那石书样式古朴,流露着沧桑玄奥的气机,其上雕刻着先天八卦的图样,更是暗蕴天机,似乎是道韵织成的一般,极为不凡。

    先天灵宝河图洛书!

    一见这方石书,白泽就是心头一颤,多少年了,到底是多少年了,自那场巫妖大劫之后,他便再也没见过这件至宝了,这是周天星斗大阵的阵眼,没有这件宝贝的加持,周天星斗大阵便永远不能发挥出全部的威力来。

    他双手微微有些颤抖的接过那方石书,感受着其上熟悉的触感,瞬间就像回到当年一般,那会儿妖皇帝俊也是这样,每次调兵遣将围杀敌人,都是将这河图洛书扔给他,叫他去排兵布阵,他明天机辨阴阳,最善演练阵法,当时整个天庭除了帝俊,他是最为适合执掌周天星斗大阵的人选。

    “白泽领命!”他将心中所有的情绪都尽数收敛,面无表情的站了起身,行了一礼,起身走到大殿中央,一一点名,很快便将主阵的妖魔选了出来,带人下去布置。

    而随着他和九凤将人带走,整个妖师宫一下子空了一大半,剩下的妖魔尽数都是新生代或者是鬼车一系的。

    “好了,你们也退下吧。”妖师又挥了挥手,示意这些人离开。

    那剩下的妖魔起身齐齐一礼,先后走出大殿,唯独鬼车一人在那不动,待众人尽数离去后,他才对鲲鹏道:“妖师大人,大阵给他二人执掌,岂不是为虎作伥,他二人只放走那九太子还算是好的,要是反水相助,加上那东皇钟之威,我担心您的安危啊!”

    鬼车也是昔年的妖族大圣,不过他法力低微,不过金仙,还选不上古天庭十大妖帅,属于不高不低的中层,不怎么受那两位妖皇重视,和白泽九凤等人比是差远了。

    正因为如此,他明知眼前这位妖师夺了那两位的宝贝,导致当年大战功败垂成,亦是没什么感触,反而在自身毫无退路的情况下对鲲鹏那是死心塌地的效忠,虽然他现在也是大罗金仙,一方大能,但是他深知离开了这位,他肯定是不会被三界神魔放过的,只有抱着这位的大腿才能有一线生机。

    鲲鹏挑了挑眉毛,神色轻松的道:“他们帮不了那只小金乌,河图洛书早已被本座祭炼的心神合一,只要他们稍有异动,本座自然会亲自接管大阵,再者说了,他们真要杀了本座,也没什么好处,只会逼得三界早一日剿灭妖师宫,而没了本座,他们便是想逃亡魔界都没法子,是以不必担心他们反水。”

    圣人不出手的情况下,三界没人能奈何的了自己,而自己一旦身死,那么妖师宫自然是要分崩离析,虽说九凤和白泽这么些年的修行,也到了准圣的地步,但是准圣一重天和准圣三重天是两个概念,天庭没法杀自己,但却有办法杀白泽和九凤,他二人也不傻,自然不会背叛自己,自寻死路。

    这些事情鲲鹏看的很清楚,也是他明知这两人有问题依旧敢用的原因,不管他们心在不在妖师宫,都是已经别无退路,必然要为自己差遣的。

    “妖师大人英明。”鬼车闻言,没在多言,只是恭维了一句,随后便告辞退下。

    转眼间,整座巨殿就只剩下了鲲鹏一人,鲲鹏那狭长的眸子中射出一道贪婪的光彩,只听他喃喃念道:“开天之宝,东皇钟,天道之争……”

    ……

    黄花观。

    蜈蚣精的千眼金光四处迸射着,将附近罩的严实,他那七名蜘蛛精师妹,早已经被凶性大发的猴子在之前一回敲成了几滩碎肉。

    “菩萨,你看,就是那!”猴子站在云头上,指着黄花观的位置对一旁的一个老婆婆说道。

    那老婆婆点了点头,有些畏惧的看了身后不远处那位煞星一眼,这才道:“这金光中混有蜈蚣的剧毒,倒是威力不俗,想来是那妖魔的天生神通,贫尼这便助大圣破了他的金光!”

    她取出一枚绣花针来,屈指一弹,那绣花针当即化作一抹金光激射而出,其上一股浩荡堂皇的纯阳之气四溢而出,咻咻咻咻的数道破空之声,随即只见那漫山遍野的金光陡然消失,就跟没出现一般,露出了底下那座被蜘蛛网罩住的道观来。

    那绣花针破了神通自然又飞回到毗蓝婆手中,猴子有些眼馋的看了一眼那根针,赞道:“好宝贝,好宝贝,菩萨,咱们这就下去救我师父吧!”

    说实话,毗蓝婆现在就想走,当初要是她知道这煞星在这,打死也不来,可来了么,自然是要救完人再走,是以她又战战兢兢的望了莫尘一眼,这才道:“那咱们便速速下去,为圣僧解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