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四百二十章 老鼠

    陷空山,无底洞。

    一名容颜俏丽的女子真对着一面铜镜梳头上妆,只是那黛眉之间隐隐有几分焦虑之色,却不晓为了何事。

    真梳洗时,突然一道身影蹿了进来,却是个顶着老鼠头的小妖怪,那小妖跪地禀报道:“启禀夫人,那唐僧一行人已然进入了陷空山地界了。”

    “唐僧到了!”那女子一听,眉宇间的焦虑神色顿时全消,她起了身,美眸之中尽是笑意,她道:“好造化,好造化,只要得了他的元阳,还怕不能突破到那金仙的境界?”

    这女子却正是金鼻白毛鼠,这无底洞之主,当年在灵山偷吃佛前香烛,偷偷溜下了山,自称半截观音,自占了这陷空山无底洞,聚了一窝小妖,又得了个地涌夫人的名号。

    那佛前的香烛她虽然只吃了一半,但是受益匪浅,让她的修为突破到了天仙后期,甚至助她领悟了道域的奥妙,只是道域到金仙,虽说是水到渠成,也得积年累月的修行,更多的是看机缘。

    而这老鼠精受了那香烛的好处,哪里有心思再枯坐修行,尽想着投机取巧,这便把主意打到了唐僧的身上来,十世好人的元阳,足以助她突破金仙甚至是更高的境界,你叫她如何不眼馋?

    她这边忙着去设计唐僧欲成全好事,唐僧师徒正在爬山,当日在比丘国,莫尘杀了那老国王,又将白鹿扔进了六道轮回,老寿星自感失了颜面,匆匆告辞,至于那只狐狸精,却没怎么遭罪,毕竟不是主谋者,莫尘便封了她法力百年,叫她好生反省一番。

    那比丘国没了国王,还是被这一群和尚弄没的,自然是没法子呆了,是以猴子将那些孩子送还之后,众人就匆匆出发上路。

    这一行数月,转眼就到了此处,一路之上,莫尘依旧是在研究那阴阳二气,可是还是头绪全无,面对这般境况,他除了感叹一句孔宣圣人的天纵奇才,也不能说什么。

    这山路曲折,走了一阵,一大片黑色松林跃然而现,正巧那唐僧走的累了,索性便在此处停了下来,吩咐众徒弟前去化缘。不过这林子刚刚进去,莫尘却是眉头一皱,若有所思的望向远处。

    “怎么了,莫公子,可是此处有什么不对吗?”唐僧瞥见了莫尘的脸色,不禁有些担忧的问。

    这一路上唐僧已然见识了莫尘的神通广大,如果说他这三个徒儿厉害的话,那这位莫公子堪称是无敌了,不管是妖魔鬼怪,还是漫天神佛,那个都要对他毕恭毕敬,就是他那个桀骜不驯的大徒弟,对这位也是不敢有丝毫炸毛。

    “无事,咱们进去歇息吧。”莫尘语气平淡的道。

    唐僧闻言也就不以为意了,他寻了个平整的石头坐下念经,莫尘却是目光频频的朝着黑松林深处张望,那里有一个妖怪,还是一只金鼻白毛鼠。

    他之所以不告诉唐僧,一来便是,这是唐僧该历的劫难,这二来吗,便是处于报复心理的一点恶趣味了。

    这唐僧经文还没念几句,便有一个女子嘤嘤哭泣的‘救命’声从黑松林内飘了过来,甚是凄楚可怜。

    那猪八戒是个爱色的,一听是女子哭泣,顿时站了起身,屁颠屁颠的跑到唐僧跟前道:“师父,有女施主在喊救命呢,咱们进去探上一探?”

    唐僧神色微动,刚待说话,那沙和尚却道:“不行不行,二师兄,师父,你们是忘了那平顶山的金角银角,与那火云洞的红孩儿了吗?”

    这一说,唐僧原本欲去救人的心思当即就没了,银角童子和红孩儿都是装作小孩子骗人求救,随后将唐僧掳走,前车之鉴在前,唐僧岂能再自投罗网。况且这里荒郊野外的,看着也不像有人家,十有**便是妖魔作祟。

    “阿弥陀佛,悟净说得有理,咱们还是……”唐僧喧了声佛号,真准备说不去看了,却被莫尘突然插话打断。

    “出家人慈悲为怀,大师怎生能不管不问,纵使妖魔在侧,我等将你救出来便是,却又伤不到性命,反之如果是良家女子,你见死不救,如何能称得上是大德高僧?”莫尘义正言辞的道,那模样简直不去看看就如对不起整个世界一般。

    没法子,这和尚不去自投罗网,莫尘总不能将他硬揪去吧,那样可就没法子实现那恶趣味了。

    唐僧微微一踌躇,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他要还不去,那真说不过去,是以他只好站了起身,道:“莫公子言之有理,还是去看上一看吧。”

    几人遂循着声音朝林子里摸去,不多时便寻到了金鼻白毛鼠所在的位置。

    却见她衣衫不齐整的被吊在树上,粉面垂泪,杏眼含悲,恰如梨花带雨的病西施一般,沉鱼落雁,楚楚动人。

    这不,猪八戒一见这女子的模样,两颗猪眼当即成了粉红色,慌忙上去毛手毛脚、又拉又抱的将其从空中解了下来,还道:“这是谁这么狠心,将女施主您捆在这里?”

    那金鼻白毛鼠美眸中一丝怒意闪过,却瞄见了莫尘在那看着她,一时不敢发作,只能挣脱猪八戒的大手,到了唐僧跟前,她哭哭啼啼的解释着来历,却是扯了一个山贼的谎,要唐僧带她回家。

    莫尘还待留她让唐僧历劫,自然不会拆穿,而唐僧见众人都没反映,便轻声一叹,应下了这桩差事。

    过不片刻,猴子化缘回来,他修为远在这女子之上,当即一眼看出了她的变化之道,也是和那沙僧一般的说法,想要唐僧不要管她。

    不过这妖魔倒是颇为机智,说了唐僧一句‘活人性命不救,昧心拜佛取何经’当即又说动了唐僧的善念,这长老无视了猴子的反对,执意要送她回家。

    这一路之上,那妖怪倒也乖巧,知道莫尘和猴子跟前不敢耍花样,是以什么都不做,只一心赶路,像是个思家心切的小姑娘。

    走不过二三十里,晚间到了一处唤作镇海寺的寺庙所在,众人停下来歇脚,吃过晚饭,将歇之时,那只容颜俏丽的老鼠精却是一头撞进了莫尘的禅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