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四百二十七章 出气

    李靖面上大喜,他道:“那便多谢菩萨了,只是我中了那妖女的毒,此刻却是没法动用法力回天。”

    观音掏出玉净瓶里插着的那根杨柳枝,对着李靖轻轻一甩,顿时李靖就浑身一阵清爽,法力流转自如,体力也尽数回复旧观。鼠毒固然有几分奇妙之处,可是在一位准圣面前,却又是不够看了。

    李靖再次一躬,脸上却是现出一缕杀意道:“菩萨,那妖女算计与我,我却忍不了这口气,想看着菩萨当面降妖,不知是否方便?”

    观音微微一愣,心里却是对这位李天王的气量有了一个新的认知,都这会了还惦记着一点小仇,要被人看见他在这,那麻烦可就大了!不过这一山妖魔都要死,这里也没有外人,倒也不怕被人发现。

    是以观音道:“那就请天王看好了,贫僧这就出手降妖……嗯?”

    正准备出手的观音低头一看,原本还在四处寻觅逃生通道的金鼻白毛鼠却是失了踪迹,整座陷空山哪里还有她的影子?

    “菩萨,好久未见,却是气色越发的好了,想来伤势好的差不多了吧。”

    就在观音想要细细查找一番那妖魔的踪迹时,一道熟悉的声音陡然传来,随后便是一道赤金色虹光掠过,现出了一道身穿紫衣的公子身影。

    瞧着那人腰间系着的铃铛和葫芦,观音心止不住的往下沉,但面上却是见礼道:“贫僧见过大圣了。”

    “菩萨真是多礼,咱们也算老朋友了,拜来拜去也不嫌麻烦吗?”莫尘哈哈笑道,却是衣袖一抖,掌心托着一只白鼠,那白鼠鼻尖上一撮金毛,极为醒目。

    那老鼠刚一出现,李靖就是目光一凝,他瞪着莫尘道:“大圣,这妖鼠触犯天条,还请交予我处置!”

    “触犯天条是吧,我看触犯天条的是你,从我手里要人,你算什么东西?”莫尘不屑的道,李靖一家子,也就一个哪吒三太子能让他高看一眼,但如今肯定不是他的对手,一个李靖,根本不被他放在眼里。

    休说李靖了,此时此刻,混沌钟在手的莫尘,观音菩萨在他看来也跟一盘菜无异。

    观音显然对于双方的实力差距有些ac之间的数,是以她语气温和的道:“大圣既然拿了这小妖,那便交由贫僧处理吧,大圣放心,贫僧自是不会伤她性命的。”

    “交给你出来?”莫尘冷笑,不伤性命却是不伤,只要不形神俱灭那就不算杀了这鼠妖,只要送她去轮回投胎转世,李天王的这桩丑事岂不是被遮掩下去了?

    是以莫尘理也不理观音,反而是抚摸白毛鼠的那只手掌朝着无尽远处一伸,在拿回来时,掌心上已然多了三个神色惊慌的人影来,却正是猴子三师兄弟。

    猴子三人兀自在镇海寺等候,虽说莫尘说的轻松,教他们睡上一晚,万事皆消,可他们那里能睡得找,围在猴子的禅房中焦躁不安时,陡然一只遮天大手将他们抓来此处,可是吓了他们一大跳。

    “原来是莫尘你抓俺们到此,倒是让俺老孙白惶恐一场。”孙猴子自掌心上跃下,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道,他早已知莫尘修为恐怖,远在其上,今日却又有一番别样的体会了。

    “李天王,你怎么在此?”猪八戒放眼一打量,一下子看见了李靖的身影,当即有些诧异的喝道,不过他心中却是陡然明悟过来,莫尘叫他吼的那嗓子十有**是真的,不然的话,他怎么会出现在这?

    李靖自然也是看见了猪八戒,望着这头肥猪的模样,他气得牙痒痒,倘若不是这死猪头将这件事传的三界皆知,他又何必下界来斩草除根,又哪里会被那妖女所算计?

    “把你们三兄弟请来,就是做个见证,看一看李靖的好女儿,是如何图谋取经人的。”莫尘边说边笑,屈指一弹,那金鼻白毛鼠身不由己的落在空中,化成了人形,同时衣袖一抖,两个牌位落在了她跟前。

    那三师兄弟原本见着鼠妖的原形,都欲动手了,可是再一看那两个牌位,一个上书‘尊父李天王位’,一个上书‘尊兄哪吒三太子位’,顿时止住了出手的**,三兄弟面面相觑,敢情莫尘让猪八戒吼的那一嗓子不是假的,这鼠妖真是李天王的女儿!

    完了!

    观音原本见莫尘出场,就知道此事善了不得,此刻人证物证在场,见证的这几个神魔,没有一个能灭口的,李天王她是保不住。

    李靖先是一呆,随后指着莫尘激动的道:“伪造,都是你伪造的牌位,想来陷害我!”

    不管怎么说,他都不能认下和鼠妖的关系,只要认下这层关系,那就算他打唐僧的主意,也要被牵连其中,毕竟此事被传扬的三界皆知,玉帝也好,如来也好,出于面子上的光彩,也得问他的罪过。

    “好呀,李靖,你让你女儿下来抓我师父,此事定然没完!”猴子最先发难道,他和李靖可没什么交情,反倒是当年大闹天宫时,几次被这货带兵来围。

    莫尘望着惊慌失措的李靖,笑道:“天王莫急,不如听这位金鼻白毛鼠讲一讲你们到底是干父女呢,还是什么别的关系呢,至于诬陷你,这陷空山上下小妖倒是不少,查看记忆的手段,想必天庭是不缺的吧。”

    这般一说,李靖的气势陡然一泄,面色一阵青一阵白,实际就算莫尘没有证据,他违反玉帝的谕旨,私自下界,还被人发现了,那凌霄殿里的群仙,只怕在心里也坐实了他与这妖女的关系,玉帝依旧要处罚他。

    一时间,李靖宛如苍老了十岁的样子,他突然苦笑了一声,道:“莫大圣,这一切想必是你在背后出手,我李靖法力修为远不及你,不知那里值得让你这般费心的算计我?”

    这边是认怂了,也是,铁证如山,抵赖也是无用。

    莫尘见他一副老好人被陷害的模样,内心颇为不屑,不过面上却笑道:“天王真是忘性大,莫不是忘了您和药师佛带人平了翠云山的旧事?我莫某人总是要为牛大哥和嫂子,出上那么一口气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