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四百三十九章 天碎(二合一)

    通天河水府,某处闭关室内。

    莫尘心神沉浸在丹田之中,那一缕缕的功德金光不断的融入到他的法力里,肉眼可见的,这些先天法力不断的壮大,变得更加精纯,转眼之间,便到了某一个节点。

    突破,突破!

    面对着突破准圣第二重天的诱惑,莫尘没有丝毫的犹豫,功德加身,纵然是他晋升准圣一重天没多久,再次突破,却是不用担心积累不足,有损道基这些。

    连依靠功德突破至圣人境界,都不存在后患,更何况是准圣境界的蜕变?

    那些功德金光一瞬间尽数涌入莫尘的法力中,嗡!

    那无数先天法力陡然疯狂的朝着丹田最中央挤压,似乎是过了一瞬间,又是一万年,一缕微微泛着黑色的法力在莫尘体内诞生了,就像是某种征兆一般,在那缕泛着黑色的法力诞生的同一时间,莫尘浑身所有的法力尽数被转化,不过几个呼吸间,原本充斥丹田的雄厚法力就变成了一小团稀薄的淡黑色法力。

    咔嚓!

    是什么裂开的声音,却见那三品莲台一下子将这些法力尽数吸纳其内,随后这莲台浑身摇曳,青光大盛,顺着原先的三品莲台,其上再次结出了三品。

    就在那六品莲台成型的瞬间,一缕比刚才那一小团淡黑色的法力更加精纯的法力被它吐了出来,顺着莫尘的经脉不断游走,就在这个游走的过程中,莫尘的身体变成了一个无底的黑洞,通天河的灵气疯狂的朝着他体内涌入,无尽的灵气直接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笼罩了数万里长的通天河水域。

    轰隆!轰隆!

    巨大的灵气异动引发了天象变异,原本朗朗晴空,此时却是乌云汇聚,遮盖住了方圆数千里的地界,狂风大作,霹雳炸响,通天河掀起了滔天的波浪。

    唳!

    陡然,一声极为嘹亮的鸟鸣声,随后便是一道赤金色光华冲天而起,浮现在天际,却是一只丈许大小的三足金乌,浑身上下被太阳真火尽数包裹着,宛如一团小太阳。

    那三足金乌不是旁人,正是刚刚突破的莫尘,只见他金色的双瞳中闪过一丝喜色,随后摇身一变,又化作了那个腰悬葫芦,身穿紫衣的公子哥。

    他瞅了瞅底下翻腾的通天河水和天上的乌云闪电,衣袖一挥,一股浩瀚莫名的伟力瞬间便驱散乌云,平静河水,刚才还莫大的动静,一瞬间尽数都归于虚无。

    “准圣第二重天,这便是准圣第二重天的力量吗?”莫尘闭着双眸,感受着体内强大的法力,喃喃自语道。

    功德金光不仅助他完成了法力的又一次蜕变,还帮他巩固住了这个境界,西游取经功德,不愧莫尘废了这么大的劲,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去算计。

    法力的每一次蜕变,都会强大许多,如果说准圣一重天的法力是铁的话,准圣二重天的法力便相当于钢,只是一缕,便强过之前数倍。

    不仅仅是那法力,太阳真火的威力也再次得到了提升,至少准圣二重天这个范围,只怕除了那些身怀异宝之辈,其余的人,没谁能抵抗这门神通。

    到了莫尘这个境界,再想要依靠太阳真火越阶而战是不现实的事情,单单是它同阶无敌,已然是极为了不起了,能突破到准圣二重天的,那个不是惊才艳艳,天赋绝伦之辈?

    “夫君!”

    莫尘正自沉醉在破境之后的那股强大力量中,一声娇喝突然在他耳边响起,他定睛一看,却是万圣公主正自朝他飞来。

    “夫君,你突破了吗?”万圣公主绝美的容颜上隐隐有些担忧之色,突破境界可不是一帆风顺,多少神魔破境不成,走火入魔,反而受了重伤。

    莫尘哈哈一笑,搂住自家的娇妻道:“有功德金光加持,你家夫君又如何会突破不成功?”

    “那就好,那就好!这么说来,如今你就是准圣二重天了?”敖倩欢喜的道。

    莫尘破境闭关是三日前的事情,当时便告知了敖倩,是以敖倩知道也不足为其。不同于老君当初对莫尘藏着掖着不告诉他准圣的境界划分,以敖倩的修为,准圣差的太远,修炼到大罗都不晓得要哪一年,是以也不必特意瞒着。

    实际上,敖倩的资质虽然算的上不错,可是真要说修行的话,突破到大罗金仙几乎便是极限了,不是每一个人都和莫尘一般,机缘气运不断的,准圣境界如无意外,敖倩很难触摸到,便是莫尘提供资源也是如此。

    申公豹、妲己娘娘乃至十二金仙中的几位,还包括了那位三坛海会大神哪吒,又有哪一个不是天赋在敖倩之上,甚至他们都是圣人门下,这些人修炼百万载尚且困居在大罗之境,更何况敖倩呢?

    “准圣二重天也是准圣二重天,不过圣人之下,你夫君我怕是谁都不惧了。”莫尘一笑道。

    混沌钟在手的他,是有足够自信跨级而战的,胜不胜的不说,反正准圣二重天发挥出来的混沌钟威能,已然足够与三重天大能一搏了。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莫尘对敌的手段就很简单,准圣二重天之下的,紫金葫芦一用,不管来多少都会被收进去,而同阶的话,太阳真火足以御敌,三重天,则是要动一动那枚混沌钟了,至于打不过的情形,化虹之术还是能保证他开溜的。

    “圣人之下你都不怕,那你能打的过如来佛祖吗?”敖倩眨着一双大眼睛看着莫尘道。

    如来佛祖可谓是衡量三界神魔实力的标杆了,圣人之下那一小撮顶尖大能,哪个都与这位交过手。

    莫尘苦笑道:“公主,我这刚刚突破,打不打得过,总得动手之后才知道。”

    “不要,我不要你和那和尚动手,万一你被他像那只猴子一般镇压几百年,你叫我一个人怎么办?”万圣公主抱紧莫尘,有些娇憨的道。

    你这是质疑我的法力!

    莫尘无声的在心里呐喊着,他怎么就会被镇压了,如来佛祖还真不一定能打的过他手里的混沌钟,那可是开天之宝。

    不过莫尘也不打算反驳,口说无凭,他又不能真的去寻那位如来打一架。

    ……

    浮屠山,乌巢。

    自从当日在北冥被那鲲鹏打成重伤,陆压便一直躲在这里疗伤,便是取经人到大雷音寺,万佛齐聚的场面,他这个大日如来都未曾亲临现场。

    弱化版的周天星斗大阵全力一击,虽然不能媲美圣人,但那恐怖的威力准圣三重天的大能也不敢硬接,更何况陆压还不是准圣三重天,哪怕有那方混沌钟护着,他依旧是受了不轻的伤势,起码得闭关百年才能修复个七七八八。

    但是只是养伤百年就换死了一名三重天的大能,还是死敌鲲鹏,这笔买卖,怎么算都是极为划算的。

    是以在乌巢养伤的陆压道人还是心情颇好的,可惜,他这份好心情很快就被一道声音打破了。

    “阿弥陀佛,贫僧燃灯,拜见大日如来!”

    乌巢前的空地上,一名身披暗红色袈裟的枯瘦老僧蓦然出现,他双手合十,朝着乌巢长长一揖。

    原本全部心神都沉浸在修复自身伤势中的陆压道人,陡然睁开了双眸,面色怪异的看向了燃灯来的方向,只听他念叨道:“这老僧无事来这里作甚?”

    陆压道人此刻是在说不上好,他下半身的躯体都被那道充满毁灭性的星辰光柱给击碎了,短短时日,还没能彻底驱逐出那股星辰之力,是以他现在还是只有一半身子。

    以这等大能的神通,只剩一半身子也不妨碍他们修炼见客,可是陆压此刻并不想见燃灯,这老阴厮找他肯定是没好事。

    陆压道人道:“还望燃灯古佛见谅,贫僧自之前那场大战中受的伤势尚未复原,恐怕不能出关与古佛一见。”

    想燃灯古佛,同为二重天的大能,又哪里不晓得陆压道人具体的状况,说是不见他,分明便是托词!

    要是换了莫尘,人家说不见,莫尘没准就拍拍屁股走了,可是燃灯这厮,全然不知脸皮为何物,只听他笑道:“贫僧此来,正是助大日如来疗伤的,大日如来又何必拒贫僧千里之外?”

    疗伤,我驱逐不了这周天星斗大阵的星辰之力,你便行了?

    陆压闻言眉头一皱,这老和尚分明是诓骗他,这燃灯虽然活的长,可法宝战力,都不如他,也就是那二十四诸天可以拿出来晃悠一下,真要对付自己体内的星辰之力,他的法力哪有至刚至阳的太阳真火好用?

    “大日如来不信吗,莫非那现在佛的果位,还治不好大日如来的伤势吗?”

    嗡!

    燃灯笑嘻嘻的说完这一句话后,整个浮屠山陡然有一层赤金色的禁制亮了起来,真是太阳真火,隔绝了三界所有大能窥测的目光。

    “这等事是能拿出来胡乱说的吗?”陆压没好气的驱使着残躯飞出乌巢,指着燃灯这老和尚的鼻子便骂道。

    张嘴便是喊着现在佛果位,真当那位多宝如来是吃素的不成,准圣三重天的大能何等神通,心念一动,上观天界,下察九幽,寻常的凡俗信徒精诚诵念如来的名字他都能感应到,更何况是一位准圣二重天的大能不带遮掩的高呼?

    瞧着只剩一半躯体的陆压道人飞出,燃灯古佛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他道:“大日如来勿惊,只是现在佛而已,又不是成年诵念他的佛号,如来又如何感知?”

    实际燃灯此刻心里想的是,要不是光明正大的喊这一嗓子,你会出来见我吗?

    “燃灯古佛,有事直说吧,休要拿什么帮贫僧疗伤之类的话糊弄我!”陆压一脸不耐烦的道。

    “贫僧并未撒谎,只要大日如来与贫僧联手击败多宝如来与弥勒这二位,佛门气运在身,又如何不能治好伤?”

    陆压一听,真想立即撵人,好家伙,他都伤成这样了,这老阴厮还想着要他出力去寻那弥勒和多宝的麻烦,真当那两位是吃素的不成,现在的他战力顶多能发挥出来三四成,跳出去只会是找死!

    “倘若古佛无其他的事,就请离开吧,请不要在这里和贫僧说笑。”

    陆压道人逐客,燃灯却恍若未闻,他道:“大日如来又何必急着让贫僧走,贫僧却不是说笑,只要大日如来肯出面借得那混沌钟,纵使你受伤之躯,我等联手,也可将那两位击败。”

    原来是想要那混沌钟,倒是打的一手好算盘!

    陆压道人看着燃灯古佛的那张笑脸,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张嘴就是要借混沌钟,虽然他与那只小乌鸦有几分交情,可也是出于利益交换,那开天至宝岂是想借就借的呃,你怎么不去找准提借他的七宝妙树呢?

    “贫僧以定海珠所化的二十四诸天困住如来佛祖,而大日如来借着混沌钟之威镇压弥勒,之后你我二人再合力以混沌钟击败如来,各自得了果位,有这佛门大昌后的气运相助,准圣三重天岂不是易如反掌?”燃灯古佛颇有蛊惑性的道,这要换了旁人,还真容易被他忽悠了。

    陆压可不想与如来为敌,和困在这准圣二重天的燃灯不一样,他报了大仇,心境一片轻松,对于那准圣三重天的前路倒也有几分信心,却不用借助外力。

    是以他拒绝道:“古佛还是请回吧,此事待贫僧伤势好了之后再议!”

    “大日如来这是何意,莫非忘了前遭答应贫僧的,此时虽然你有伤在身,可也是最好的时机!”燃灯古佛面色变得沉重起来,质问道。

    “前遭是前遭,眼下是眼下,如今贫僧只想安心修行,却不愿意掺和三界的是非!”面对燃灯的质问,陆压却是丝毫不畏惧的说出了心里的想法,哪怕他有伤在身,燃灯想要杀也不可能,况且这厮也没那个胆子!

    燃灯正待要说些什么,突然感受到一股极其恐怖的气息,他和陆压两人都是禁不住浑身一颤,抬头便向天上望去。

    只见整个天空,轰隆一声巨响,随后无数密密麻麻的裂痕布满了整个青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