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章 救人(二合一)

    南瞻部洲,大唐,苏州府。

    “咯吱……咯吱……”

    官道之上,尘土飞扬,几辆马车缓缓有序的前行着,却是一伙百余人的商队。

    此时正值盛夏,烈日炎炎,忙着赶路的商队伙计都是满头大汗,萎靡不振,不过在商队的正前方,几个骑马的汉子却是神采奕奕,精力充沛。

    就在这盛夏烈日的暴晒下,他们浑身连汗都不曾出一点,像是修炼到了寒暑不侵境界的道士一般,不过若是道士,恐怕也不会在一伙凡人的商队里厮混了。

    “吁……”

    陡然,那走在最前面的大汉一下子勒住了马头,高高扬起了右臂,示意整个商队停下来,他翻身下马,神色凝重的自腰间抽出了一把刀来,小心翼翼的朝着路边半人高的草丛中探去,而那一伙骑士里,亦有两个骑手跟了过来,各自抽出武器,紧随其后戒备着。

    领头那名大汉用手中刀拨开了草丛,定睛一看,顿时眉头紧皱起来。

    “死人?!”

    只见那草丛里,躺着一名衣衫破烂的年轻人,腰间挂着一只巴掌大小的紫红色葫芦,葫芦上还系着一枚满是裂纹的小铜钟,这年轻人脸色苍白,披头散发的躺在那里,浑身满是泥垢,一动不动,也不知是死是活。

    “公甫,你去看看他是死是活。”领头的那大汉吩咐道,一双精芒四溢的眼睛却不时的观察四周动静,一看便是颇有经验的江湖人,倘若换了这位前去取经,保管不会被那么多女妖的呼救的骗局所设计。

    那跟来的两名汉子其中一位应了一声,收起手中的刀,伸手便是朝着地上年轻人的鼻尖探了过去。

    “嘶!”

    那被唤作公甫的青年汉子眉头一皱,吸了一口凉气,伸出的手一下子就如被蛇咬了般快速无比的缩了回来。

    “怎么了公甫?”他一做出反应,那两名大汉握紧了手中的兵器,领头的那个担心的问道。

    “总镖头,没事没事,只是这人奇怪的很,他没有气息,浑身上下却是滚烫的很,我一摸他,就跟摸上炭火一般!”

    “公甫,兴许是大夏天的,他被晒的呢!”另一名汉子说道。

    领头的大汉伸手一探,随即如刚才那人一般,也是快速的缩了回手,他一脸严肃的道:“不会是晒得,这般高的体温,恐怕早都死了,这么热的天气,死人早都臭了,可他哪里有腐烂的迹象?”

    公甫道:“这般奇异,总镖头,难不成是妖怪仙神之类的吧!”

    领头的大汉闻言,浑身一僵,他突然站起身来,道:“我们快走,不要管这些闲事!”

    “总镖头,可是发现了什么?”

    三人刚刚转身,不远处便传来了一道有些稚嫩的声音来,却是一名**岁模样的小少年,正一脸好奇的朝着这边走来。

    为首的那名总镖头见状,不禁面上露出一丝苦笑,这位小公子啊,心肠倒是挺好的,就是有些不谙世事,这荒郊野外,说不得那里便有山贼强人,不明情况就下了马车,多危险啊。好在刚才发现的不是埋伏劫道之人,不然的话,那麻烦可就大了。

    “小公子,没事,是一个受了伤势的人,颇有些怪异,咱们还是速速赶路,不要招惹麻烦了吧!”那总镖头说道。

    “受了伤的人,那总镖头您怎么不救一救他?”那名小公子好奇的道。

    总镖头无奈的道:“小公子,自从二十年前天裂以来,这世道就乱了,有不少妖魔鬼怪作祟,这里也有不少盗贼盘踞,那受伤的人颇为诡异,说不好就会给咱们带来麻烦,依我之见,咱们啊,还是不要管这闲事,赶紧送您和青元道长去烟云山来的妥帖。”

    “这样啊……”

    那小公子眉头微皱,像是在衡量利弊,模样倒是颇为可爱,他越过总镖头,瞧了一瞧躺在地上的人影,随后道:“总镖头,还是救一救他吧。我父亲说过,要多做善事。”

    “可是……”那总镖头还是有些不情愿,出门在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便听玉堂的吧。”

    马车之中传来了一道清朗的男声,那声音道:“有贫道在此坐镇,些许宵小却是无事,便救他一救吧。”

    总镖头闻言恭敬的道:“既然是青元道长您吩咐了,那我自当遵从,公甫,你和三儿便将那人抬过来吧。”

    后面那两个汉子齐齐应了一声,寻了几块厚布牢牢的将手裹住,这才敢动手将地上的年轻人抬至马车上。

    “青元叔叔,你快给他看一看吧。”那被唤作玉堂的小公子,拉着一名年青道人走到马车旁央求道。

    那年青道人仙风道骨,气势不凡,举手投足间都隐隐带着丝锋锐之气,却是个已经凝聚出元神的修士。

    “小玉堂,莫急莫急,你这性子得改改。”那青元道人有些无奈的从小公子那儿抽回了自己的手,随后伸手贴在了昏迷的年轻人身上,意欲用法力为这年轻人疗伤。

    只是他这法力一吐,整个人脸色顿时变得潮红无比,张口便是一道灼热的鲜血吐了出来,那血液冒着热气,还没落地便被灼烧了个干干净净。

    “青元叔叔,你怎么了,怎么了?”那小公子见状,慌忙问道。

    “热……,好热……”

    青元道人有些艰难的说道,他这等道行的修士,那里会理寒热,便是拿火来烧他,亦是一点事都不会有,可是此时此刻,他浑身肌肤都是涨红的,就如一只熟透了的大虾。

    “那现在怎么办?”

    小公子有些六神无主,他没想到只是救一个人,神仙一般的青元叔叔竟然吐了血。

    “无事……,待我……待我稍作调息……”青元道人虚弱的吩咐道,随后勉强摆出了一个五心向天的姿势,便开始搬运法力。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他浑身上下才恢复常态。

    “青元叔叔,你没事了?”

    那小公子见这道人睁眼,欢喜的问道。

    青元道人却没搭理他,反而是看着那昏迷不醒的年轻人,眼神中隐隐闪过一丝畏惧之色。就在刚才他法力吞吐的瞬间,便有一股霸道无比的灼热气息顺着他的法力蔓延至体内,如果不是他撒手快的话,恐怕他就不只是吐出一口鲜血那般简单了。

    “青元叔叔,青元叔叔……”

    那小公子瞧着人家不搭理他,伸出了两只白嫩嫩的小手掌,在青元道人的眼前晃悠着。

    青元道长见状,忍不住摇头苦笑了起来,他道:“好了好了,别喊了,贫道没什么事,赶紧把你的手拿走。”

    “你没事就好。”

    这小公子颇为可爱的笑了一笑,这才道:“刚才您可是吓到我了,我还以为您快被烤熟了呢!”

    “烤熟,贫道要真被烤熟,估计你小子就要先尝尝我身上的肉,看看神仙的肉是什么味道的,我说的可对?”青元道人笑眯眯的道。

    小公子却有些不忿的道:“才不是呢,青元叔叔,我刚才可担心你了!再说了,我爹爹教育我,不能吃人肉的!”

    这小公子一脸的认真,看的青元道人有些忍俊不禁,他道:“好好好,知道玉堂是个好孩子,等回了云烟山,我去给你寻一些仙鹤灵禽,让你尝一下世间的珍馐美味。”

    “仙鹤灵禽!”

    小公子眼睛里不禁微微放光,不过他却突然皱眉道:“青元叔叔,云烟山还有三百里呢,你还是想一下怎么救这位大哥哥吧。”

    本来和这小公子有说有笑的青元道人,一听他提及躺在一旁的年轻人,脸色顿时一变,他看了看那昏迷不醒的年轻人一眼,脸上闪过一丝挣扎神色,似乎是在犹豫着什么。

    不过两三息的功夫,这道人脸上的神色转变成了笃定,他自腰间掏出了一个白色小瓷瓶来,冲着小公子道:“你呀,也不知道这次你是给咱们惹上大麻烦了,还是遇见了仙缘,不过既然决意救了,那便救到底吧。”

    他将那瓷瓶打开,从内倒出了一颗散发出蓬勃生机的绿色丹丸,屈指一弹,那丹丸顿时没入了马车上躺着那年轻人的口中。

    “小回春丹,我也就这么一枚,如果真是救了一位了不得的大能,小玉堂,说不定你这先天不足的毛病便有得救了!”那青元道人感慨了一句,吩咐人照看好这昏迷不醒的年轻人,便与那小公子各自回了马车,商队又复缓缓前进。

    ……

    一片黑暗之中,莫尘的意识起起伏伏,忽然间,一股微弱的生机浮现,将那片看不见的黑暗撕开了一个裂口,随后便是慢慢的,慢慢的脱离那种无所感知的状态,逐渐的掌控住了身体。

    赶路的众人没有发现,这个原本没有呼吸浑身灼热的年轻人,一下子张开了双眸,眸中清亮如水,内里似乎倒挂了一方星河,诸天星辰都在其内运转不休,好半天的功夫那对眸子异象才消失不见。

    “呼!”

    一口长长的吐气声,莫尘突然笑了一笑,然而嘴唇只是微动,下一刹那就变成了龇牙咧嘴的样子,痛,浑身上下无一不痛,每一块肌肉都是犹如被撕裂了一般。

    不过,莫尘的心中依旧是欢乐无比,活过来了,终于活过来了,好悬就死在了那魔界天道的手下!

    当时三界天道和魔界天道达成协议,魔界天道杀了他们,而三界天道放过魔界剩余一半的生灵,在最为关键的时候,鸿钧道祖站了出来。

    这位洪荒三界的第一强者果然是又几把刷子,他竟然合十三位圣人之力布下了上古巫族的十二都天神煞大阵,凝聚成了盘古真身,不止如此,他还以盘古幡、太极图和莫尘手里的混沌钟还原出来了开天神斧。

    十三位圣人的力量组成的盘古真身,还有开天神斧,能发挥出来的威力,恐怕比当年开辟洪荒大陆的那位盘古大神还要强得多,更何况还是在鸿钧道祖的操纵下!

    纵然魔界天道乃是一方世界的天道,可终究也没奈何得了这具盘古真身,那一战打的是天崩地裂,整个魔界都被毁了一大半,一众准圣吓的东躲西藏,苦苦抵御着这两股毁天灭地力量的撞击,而魔界天道意欲保存的魔界生灵,在二人交手的余波震荡下,更是死的十不存一。

    这一战打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不知持续了多久,反正一众准圣都是龟缩在角落,以他们的实力,只要不被战斗余波正面擦中,还是能侥幸活下去的。

    可是莫尘这个倒霉催的,竟然被开天神斧逸散的一丝力量给正面劈中了,好家伙,他差点当场便被元神湮灭而死,可是关键时刻,那六品青色莲台挽救了莫尘,将那一丝开天神斧的力量给吸了进去,这才让莫尘幸免遇难。不过即便这样,莫尘也是身受重伤。

    这场大战一直打到了鸿钧道祖与十三位圣人法力不支,盘古真身解体,开天神斧分裂,而魔界也即将崩溃瓦解的情况下,双方才各自停手。

    不过还没结束,最后关头,鸿钧道祖连同十二位圣人以身为封印,将那魔界天道彻底的封禁在了血池之中,莫尘等人这才得以脱身回三界。

    但事情还没完,魔界天道在被封印的时候,又将十二品黑莲种在了那魔界血池里,和三界天道又一次达成了承诺,以自身在三界大劫结束后不做抵抗为条件,换取魔界剩余生灵活命的最后一丝机会,不过这事与那三界一群准圣却是没有什么关系了。

    这些大能拿着诸位圣人最后扔出来给各自门人的法宝,一个两个争先恐后的飞出了魔界,朝着三界而去,每人都是带着些轻重伤势,甚至有不少如莫尘一般被正面战斗余波擦中的还陨落了。

    莫尘因为受伤太重,飞回三界的第一瞬间便彻底的支撑不住,昏迷过去,人事不醒,一直到刚刚才恢复了些许意识。

    不过死里逃生的兴奋劲刚过,莫尘微微检查下自身的状况,心里顿时一片苦楚,在那开天神斧逸散力量的破坏下,他浑身经脉尽碎,五脏六腑一塌糊涂,连元神也是受伤颇重,黯淡无光,浑身的法力更是消耗殆尽。

    更惨的是那六品青莲里,不时有一丝丝毁灭力极强的斧气逸散出来,加剧着莫尘体内的伤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