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十章 白青(二合一)

    “公子,我弟弟还能不能救?”

    许娇容一脸紧张的看着莫尘,虽然说这位仙人厉害,但万一他嘴里蹦出来个不行,那可真就是天塌了。

    “他已经死了。”莫尘直言不讳的道。

    “死……死了?”许娇容满脸的不信,她道:“公子是不是看错了,我家弟媳妇说,许仙只是一时吓的魂魄离体,她去找高人招魂,还有得救的,怎么可能死了!”

    “死了就是死了,你看他一点气息也无,脸色惨白带黄,这夏日里却是通体冰凉,分明是死的不能再死,应该是被吓的胆子破了,立时毙命。”

    “不……可能,不可能……”许娇容闻言吓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就这么一个弟弟,疼爱的紧了,怎么肯相信他死?

    不过她心中却也知道,十有**自家这位弟弟已经是死了,昨日看的郎中都这般说法,现在这位仙人公子也这般讲,那定然是死了的。

    李公甫没想到自己千辛万苦去山上请来的仙人就得来了这么一个结果,不禁有些失魂落魄的道:“死了,他死了……”

    莫尘瞧着这两口子失态的模样,不禁摇头一笑,死便死了,他又没说不能救,以他现在的神通,只要没魂魄消散,便是没了肉身,他都能凭空捏出一副来,更何况这许仙的肉身还在?

    “好了,是死是活有什么打紧的,我又没说救不了,你们着急个什么劲?”莫尘说道。

    这一对失魂落魄的夫妻闻言,齐齐精神一振,许娇容一脸不敢置信的样子,拉着莫尘的衣袖,犹如拽着根救命稻草一般,眸中满是希冀的问道:“公子当真能救?倘若救活了我这弟弟,我和官人愿为公子当牛做马!”

    “你先松开手,别这样在公子面前失礼!”

    李公甫一把拉开了许娇容的手,他道:“公子是仙人,你这般拉拉扯扯的成何体统?”

    许娇容冲着莫尘讪讪一笑,莫尘也是不以为意,笑道:“无妨无妨,你夫妇二人先出去候着吧,我这便施法救他。”

    那夫妇二人应了一声,双双退了出去,待二人走后,那青元子才担忧道:“师伯祖,这样不好吧,这分明便是已死之人,天数已定,您强行救他,便是逆天而行,再者说那魂魄早已经去了地府,您从地府抢生魂,可是有违天规的!”

    “天规?”

    莫尘摇头轻笑,这个青元子啊,还是道行不够,平日里习惯被天庭约束了,休要说天规了,只要地府的后土娘娘不反对,三界之中谁能奈何的了他?

    “你呀,等日后修为高深便知晓了,所谓的天规,只不过是管一管寻常的小仙罢了,对于我却是没什么约束力,只需要担心因果和天道。”

    青元子心头大震,是呀,他一时却是忘了,眼前的这位,固然是他的师伯祖,可也是威震三界的妖族焚天大圣,那是敢正面怼玉帝,带领妖族和佛门抗争的存在,三界最顶尖的一小撮强者,岂能用天规管他?

    看着这弟子陷入沉思中,莫尘也没搭理他,说来天规也是好的,要是没个什么约束天下神魔,那三界早都乱套了,只是玉帝想要借助天规收拢三界大权,做那真正的三界之主,这才让一众大能懒得搭理那天规,当然如是无必要,谁也不会刻意违反这玩意。

    许仙的伤不难治,也无需用什么灵丹妙药,只要以法力修补好他的肉身,随后自地府寻回魂魄便是了,莫尘双指并拢如剑,轻轻一点,正中许仙的眉心,一道雄浑的法力自那手指上涌入许仙的体内,沿着奇经八脉缓缓进入了胆囊所在。

    许仙的右上腹部,散发出一阵阵的金光,没两息的功夫,那胆囊已然被修复完毕,不仅如此,原本溢出的胆汁也尽数被莫尘收拢起来,归入其胆内。

    肉眼可见的,许仙的脸色逐渐变得红润有光泽起来,身体渐渐有了生机,莫尘又以法力帮助带领其气血运行了两圈,他的心脏也开始了跳动,至此,这肉身便算是彻底治好了!

    “好了,你去叫许娇容和李公甫夫妻二人进来吧。”莫尘对青元子道。

    青元子对于这位师伯祖的神通已经有了个新的认识,自然不会为这位师伯祖弹指间救活许仙而诧异,他道了声是,随即便出去将二人叫了进来。

    “公子,可是有什么需要我和娇容办的?”才出去这么一小会儿便被唤进来,李公甫还以为是莫尘找他买些药材之类的事情。

    “不必你办什么,人我已经救活了,不过他的魂魄却不在,眼下有两个法子,一个是等几日,头七回魂的话,我出手将他魂魄夺来,另外一个吗,则是我去阴曹地府走一遭,向阴司的阎君讨个面子,不晓得你要哪种?”

    莫尘淡淡的说道,听的李公甫和许娇容二人都是心惊肉跳的,这么一会儿把人救了,还要下地府找阎王爷,这位公子究竟是多大的神通?

    两人把目光投射到了床上,发现床上那躺着的许仙果然与先前不同,面色红润,胸口起伏,似乎是睡的熟了,根本就不像要死了的样子。

    “莫要看了,他魂魄已经被黑白无常带走,怎么看他都不会醒的,你们速速决断吧。”莫尘道,实际以他的法力,施展神通将许仙的魂魄自地府中立刻拿来不是件难事,然而地府终归是后土娘娘的地方,虽然她困居轮回殿不能出来,但是直接拿人未免也太不给这位的面子了,莫尘还是要顾忌一二的。

    只要下了地府,找地藏小和尚拿个魂魄还不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事,至于头七回魂,趁着阴差不注意,将许仙救下,莫尘也可以做的很隐蔽。

    “还请公子施展法力,现在就救我弟弟吧!”许娇容有些惶急的道,头七回魂还要等上几日,她怎么能等的了?

    “也好,青元子,你可愿与我去地府走一遭?”莫尘点了点头,侧身问道。

    青元子刚待张口答应,外边却突然传来了一道风风火火的女子声音,只听那声音道:“姐姐姐夫,快开门,我是小青,我和姐姐回来了!”

    “是我那弟媳和她的丫鬟。”

    李公甫对着莫尘解释道:“我这妹夫向来宠她们的紧,是以她们的性子有些野,尤其是那个丫鬟,还望公子待会见了,不要见怪。”

    白蛇青蛇吗,不对,该是小白和小青,两条小蛇妖。

    莫尘心思微动,面上却是装作不见怪的样子道:“无妨,往日里见惯了循规蹈矩的,有那性子活泼的,却也是极有意思。”

    两个人说话的功夫,许娇容已经去开了门,一阵轻盈的脚步声,随后只瞧得许娇容引着两名女子走入了厢房,那两名女子一穿白色宫裙,一穿青色宫裙,俱都是容颜娇美。

    穿白色宫裙的那个,气质脱俗,素静淡雅,肚子微微显怀,却是怀着孩子,而穿青色宫裙的那个,天真烂漫,活泼好动,双姊并肩而立,倒是颇有韵味,看的莫尘也是微微一愣神。

    “你这人,好生无礼,看什么看?”小青没好气的对莫尘道。

    “大胆!”青元子瞧着小青敢对莫尘无礼,忍不住出声呵斥道。

    谁料小青眼波流转之间,突然娇媚一笑,道:“原来是个元神境界的小道士,怎么,今天你小青姑奶奶就大胆了又如何?”

    她是散仙的修为,自然能将青元子一眼看穿,不过小青不晓得的是,青元子修炼的是道门玄功,正儿八经的上乘仙诀,加上剑修的战力超群,两人真交起手来,她那点自己摸索的道行,未必打得过青元子。

    “小青,好了!”那白娘子美眸朝着小青一瞪,轻声呵斥道。

    她二人是妖,虽说道行在这道士之上,但是白素贞下凡乃是为了成仙得道,可不愿意没头没脑的惹上麻烦,再者说了,当着许仙姐姐和姐夫的面,如何能暴露两人会法力的事实?

    “让两位客人见怪了,我这妹子,口直心快,言语不当之处,我替她向两位客人赔罪了!”一边说着,白娘子盈盈一礼,姿态优雅,委实让人难升恶感。

    “不见怪,不见怪,这位小青姑娘的性子,倒是很直爽。”莫尘笑眯眯的道,因着原著,他对这姐妹二人,本就心生好感,加上大家同为妖族一脉,说起来莫尘和白娘子还有几分香火情。

    “哼,你这人,人家如何,还用得着你来说?”小青没好气的道。

    也就是莫尘修为太高,在她眼中跟凡人无二,她才敢这般的撒野,真要是叫她晓得莫尘的身份,这条小青蛇估计就得缩在角落瑟瑟发抖,休要说说话了,指不定得如那许仙一般,吓的胆子都破了。

    “公子莫见怪,这小青就这个性子。”

    李公甫怕恼了莫尘,打着圆场,他道:“弟妹,这是我常和你说的莫尘莫公子,你快快来见过,此番我那妹夫能死里逃生,多亏了公子相助!”

    妹夫!

    一听这句话,白素贞俏脸一白,慌忙道:“我夫君如何了,我刚从外边求来了仙草,小青,快快拿出来!”

    白素贞是地仙巅峰的修为,随时都有可能突破天仙,在她眼中,莫尘是一个凡人,而那青阳子虽然修的玄门正法,却也是道行不够,这二人如何能治疗的了许仙的伤势?

    她一说话,那小青立刻自怀中掏出了一株灵芝仙草,却是得自南极仙翁处的万年灵芝。

    “莫急莫急,白夫人且看,你家夫君此刻已然无恙,只待魂魄归位,便能重活与世。”莫尘侧身让开,指着那许仙道。

    “夫……君?”白素贞本来还有几分不信,可是定睛一看,那原本被她吓破胆而死的许仙,此刻脸色红润,就如睡熟了一般,肉身已然恢复了生机。

    “真……真救活了?”

    白素贞看着起死回生的许仙肉身,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费劲心力,与小青联手斗那仙鹤童子,险些葬身在蓬莱仙岛,没成想这好不容易得来的仙草,还没派上用场,许仙的肉身已然回复了生机!

    她愣了一愣,看了看莫尘和青元子,却是双膝一弯,跪伏在地,道:“多谢道长和公子救我夫君性命,大恩大德,我夫妇二人铭记在心!”

    “起来吧,无需多礼。”莫尘心念一动,那白素贞便情不自禁的站了起身。

    这是……?

    白素贞只觉得一股恐怖无比的法力托起了自身,根本不容自己反抗一二!

    她眸光震惊的望着莫尘,情知是自己看走了眼,眼前这位,分明就是一尊法力高深的前辈大能,平日里姐夫提及纯阳剑派,自己还不以为意,没成想还要这等厉害的人物,就算是师门之中,一众师兄姐弟,恐怕也没谁能比他强的。

    “小青,公子救了夫君,你将那仙草给公子,也算我们谢恩之物了。”白素贞冲着一旁的小青道。

    不料小青却是小嘴一翘,不情不愿的道:“姐姐,这可是咱们两好不容易求来的仙草,你就这般给了旁人?就算是给,也不用给这个平常公子,该给这位小道士啊。”

    刚才莫尘显露那一手,只有白素贞晓得厉害,在其他人看来,是白素贞自己站了起身,没谁察觉出异常,是以小青还把莫尘当凡人对待。为了这株仙草,她和白素贞都是险些死在了那仙鹤童子手中,这是她用命拼搏回来的东西,救许仙可以,那是为了白素贞,可平白无故给旁人,她自然不舍得。

    “小青!”白素贞黛眉微皱,语气加重了几分,要惹得这位大能生气,那可不是说着玩的。

    “不给!”小青一双白嫩的小手紧紧的攥着那仙草。

    “好了,不给便不给吧,我也没说要啊。”莫尘摇头一笑,不过一万年草药,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稀罕物。

    “不过既然你二人回来,想来那下阴司夺许仙魂魄的事,你们自有办法,也用不着我了,青元子,咱们走吧。”

    说着话,莫尘大步朝外边走去,这白娘子许仙见了,那边还有一位法海老和尚呢。

    “公子莫走,公子莫走!”李公甫还当是莫尘生气了,慌忙赶了上去,他赔笑道:“是小青不懂事,您莫见怪,还请留下用个便饭,她两个妇道人家,哪里能下阴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