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十一章 戏耍(二合一)

    李公甫不算凡人了,他原本便是修习有武艺在身的江湖人士,得了七星禹步,虽说修炼的年限尚短,但也积蓄了一些法力在身,如果坚持修炼下去的话,早晚能成仙。

    有这么一个姐夫在,白素贞和小青的异常自是无法瞒过去,她们便用了家传些许法术的借口来搪塞,所幸李公甫修为差她们太远,这才被蒙骗过去,白素贞才得以进许仙家的门。

    但正因为这个欺骗,李公甫觉得这主仆二人没能力下阴司,才会拦着莫尘。

    “无妨,我想小青姑娘和许夫人是有法子的。”

    莫尘意味深长的说道,带着青元子径直走了出去,完全无视了后面李公甫焦急的呼喊。下阴司夺魂魄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如今圣人都不在,后土娘娘坐镇地府,莫尘心里自然是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再者说,白素贞不过是一条小蛇妖,去抢自家夫君的魂魄,后土娘娘也不会与她一般见识,而且那是人家的夫君。

    “师伯祖,您做的对,就不该帮他们下阴司,那小青对您实在是太过无礼了!”一走到街上,青元子便愤愤不平的说道,在他看来,以自家师伯祖的身份,那两个蛇妖还不得跪下迎接,可偏偏那只青蛇三番两次的看不起自家师伯祖,要不是莫尘不让他发作,他早都动手了。

    “你呀,和两只小妖有什么好计较的。”莫尘摇头笑道,说句实话,他还挺喜欢那小青天真娇憨,爱憎分明的性子的,不过她这性子,却也极易被人挑拨唆使。

    正主莫尘都不说什么,青元子自也是不好再提,两人一路无声,信步闲庭的在杭州府的大街上逛着,莫尘甚至兴致颇好的买了把折扇,一边走一边扇着,看起来跟个闲来无事的贵公子一般无二。

    这般约莫逛了半个时辰,青元子又是忍不住了,他道:“师伯祖,您老人家这是打算做什么?”

    修道之人,也有红尘炼心一说,但眼下青元子的境界,是要好生闭关,以求突破散仙之境,还用不着到这滚滚红尘中打滚,是以对于莫尘这般游荡,他心中颇有不解。

    莫尘瞧着他有些不耐的样子,道:“修道修心,左右不过闲逛一会儿,你却半分静气也无,难怪在主殿前枯坐十二年都无法破境,你这道心还需要打磨。”

    青元子被呵斥一番,不禁心中有些不以为然,十二年能破散仙境,便是他师父也做不到,不过他面上却毕恭毕敬的道:“谨遵师伯祖教诲。”

    莫尘见状忍不住暗自摇头,他哪里看不出来青元子的小心思?这小道士资质秉性都是上乘,唯独脾气却太过急躁,虽说他修炼的功夫不如莫尘当年修炼的**玄功,但到底也是玄门法诀,得传老君一脉,只要心境和法诀相搭,那道行便能突飞猛进,而既然这法诀的先行者是吕洞宾,那便学他游戏红尘罢了,一昧闭关又是个什么道理?

    不过修道一事,只可意会,不能言传,讲究的是一个有意无意之间,倘若莫尘刻意点破,他带了突破修行的想法游历人间,那恐怕未必能起一个好的效果。

    是以莫尘也没说什么,依旧在街上闲逛着,这般又走了没多大一会儿,一座规模宏大的寺庙却是浮现在眼前。那寺庙占地颇广,香客众多,门口的牌匾上书着金山寺三个大字。

    到了!

    莫尘心头一喜,抬步正待前行,却是突然想到,自己身旁的这青元子,是一个道士!这道士大摇大摆上和尚的门,总是有些不对劲的,说不得便是人家以为来砸场子的!

    “你且在此地候上一候,我去那寺庙里瞧瞧,一会儿便出来了。”莫尘吩咐道。

    青元子一听,心里立时犯起了嘀咕,虽说他道行不高,但是莫尘的所作所为他可是听过的,焚天大圣的名号,一大半功劳都落在了佛门身上,自家这位师伯祖,那是最喜和佛门作对,无端端的要去佛寺,莫非是要挑了这寺庙?

    一念至此,他脸上忍不住泛起一阵同情之色,不过佛门死活也不关他事,他应了一声是,左右打量了一番,指着附近的一方茶摊子道:“那徒孙便去茶摊坐坐。”

    “你且自去。”

    莫尘不再管他,自顾自的朝着金光寺走去,那金光寺的知客僧倒是个有眼力劲的,一瞧见莫尘浑身打扮,气度不凡,立刻便迎了上来。

    “小僧见过公子,不知施主是来烧香礼佛,还是来听禅师说法的?”那知客僧双手合十,颔首一礼,出言问道。他长得圆头圆脑,笑眯眯的,瞧着和弥勒佛祖倒是颇为类似,让人一见之下便心生好感起来。

    “禅师说法?不知是哪位禅师?”莫尘一边打量着寺内的建筑,一边问道。

    “今日正是法海主持亲自说法,公子倒是来的巧,还有一炷香的功夫,主持便要开讲了。”知客僧答道,他看着莫尘的眉眼里都是喜色,在他看来,这种贵公子打扮的人,一旦伺候好了,那少不了会洒下大把香油钱,不过若让他得知这是个妖孽的话,不晓得他还能不能笑的出来。

    法海那老和尚亲自**,那倒是不容错过了。

    莫尘暗自点了点头,他来这金山寺,一则便是看看这法海老和尚,二则吗,便是瞧瞧雷峰塔,水漫金山,淹了多少生灵,而始作俑者,便是那法海老和尚,不过这事也不能尽数怪他,那白素贞也是有几分过错的。

    “走,带我去听听吧。”

    莫尘随手扔出了一枚银锭,那知客僧接到手上,一感受那重量,脸上的喜色越发的浓了,他道:“公子这边请,公子这边请!”

    随着那知客僧在这寺庙七拐八拐,走过了不知几进院子,一座宝塔跃然而现,那塔高七层,通体鎏金,气势颇为不凡,塔身上还雕刻着不少万字佛印与佛门众佛祖菩萨的壁画,而在塔门上的牌匾书着三个篆字——雷峰塔!

    这便是雷峰塔吗?

    莫尘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竟然隐隐察觉出一些托塔天王李靖的那尊七宝玲珑塔的味道,那塔身上香火之力环绕,还有极其微弱的佛光闪烁,只是被那鎏金的外表遮盖,凡人还以为是阳光反射。

    难怪日后那白素贞被囚禁此处,无法脱困而出,这宝塔端地不凡,那法海还请来佛门护法金刚,寻常的妖魔还真没法子打出去。

    “公子,主持便在那里。”

    知客僧朝前一指,却是那雷峰塔前,有一方宽大的广场,其上放着一尊三足青铜圆鼎,鼎内尽数是燃烧着的香头,而在那缕缕青烟后面,便是一方离地一米来高的祭坛,其上摆放着一个黄色蒲团,一名白眉白须,面容祥和的老和尚真端坐其上,双目紧闭,似乎在打坐冥想。

    “他便是法海大师?”莫尘冲着知客僧问道。

    “正是,主持马上就开始了,施主还是去占个好位置吧,贫僧这便告辞。”知客僧双手合十做了一揖,这一通讲经,起码要数个时辰,而金山寺香客众多,他也不能一直陪着莫尘,还要出去做事。

    莫尘点了点头,道:“大师请便。”

    看着那知客僧转身离去,莫尘又把目光放在了那老僧身上细细打量,还真别说,这老和尚生的一副好皮囊,很有得道高僧的味道,不仅如此,他的道行也不错,已经有地仙境界了,和那白素贞相差仿佛,难怪有底气找那两条蛇妖的麻烦。如果不是莫尘知道他和白素贞的纠葛故事,说不得也会把法海当做大德高僧。

    他这细细观摩的功夫,那法海蓦然睁开双眸,眸光中佛光迸射,瞬间消失不见,几乎叫人以为是错觉,他拿起了身旁的一根小木锤,轻轻一敲木鱼,那声音立时传遍了整个金山寺,随后这广场上便不断的有香客涌入进来,几息的功夫,便将整个广场都占领了,坐的黑压压的一大片。

    “阿弥陀佛!”

    老和尚喧了一声佛号,声音洪亮,几如佛门的狮子吼一般,让人精神一振,只听法海道:“今日贫僧便为诸位讲一讲,佛祖割肉喂鹰的大慈悲之心。”

    底下香客各个都是颇为期待的瞧着法海,佛门高僧大都懂舌灿莲花的神通,而一尊地仙施展法力为一众凡人说玄**,自然对凡人大有好处。

    老和尚施展开法力,将佛祖割肉喂鹰的故事结合经文讲解,一时间听的场上一众香客如痴如醉,摇头晃脑,沉浸其中而不可自知。

    莫尘见状,心中微动,他暗运法力,将声音凝聚成一线,传入法海的耳中,只听他道:“大师将佛祖的慈悲心理解的如此通透,可为何自己如此执着,为了一点小过节,三番两次的设计陷害一名小妖,这是什么道理?”

    法海本来正讲在兴头上,耳边陡然传来人声,还点破了他做的事情,饶是多年修佛的心境,也不禁立时脸色变了,他扫视一圈,皱眉道:“那位道友来此,鬼鬼祟祟的,有话还请出来直说!”

    底下香客看着这法海主持一副暴怒的样子,各个都是面面相觑,他们可还未曾见过这位高僧生气的模样。

    莫尘心中偷笑,却不现身,而是运起法力再次道:“佛祖能割肉喂鹰,如此慈悲,大师却因一枚丹药,记恨旁人几百年,犯了佛门戒律不说,又哪里有佛门之人四大皆空的模样,还在此**说道,只怕如来当面,都不会认你这个弟子!”

    这次声音却不是凝聚一线,而是在全场都响起,每一个香客都听得清楚,而法海脸上一阵清白交加,伸手一摸,一方紫金钵盂跃然而现,他也不顾那些香客,怒声喝道:“藏头露尾之辈,无端诋毁贫僧,速速出来!”

    出来是不会出来的,莫尘本就是逗个乐子,以他的法力,便是一百个法海也不是他的对手,真要出来和法海过招,传了出去,未免太有**份,况且他把法海收拾了,白蛇传的故事可就没法子继续下去了。

    “大师这是犯了嗔戒,当自醒才是。”莫尘又是将声音传遍全场道。

    法海此时心里是惊疑不定,气愤交加,他气这不知何方来的神圣一口道破了他心中最隐秘的事情,而惊的则是此事除了他与那白蛇二人知晓,怎么还会有旁人知道?

    当年他元神境界突破散仙时,曾得了一枚丹药,只要服下,便可立时破境,谁曾想那白蛇趁他不注意,将他的丹药偷吃,让他多耗费了百年的功夫,才突破散仙,这个仇他是无论如何也是咽不下的,不然他吃饱了撑的老要降妖除魔与妖族作对?

    在原著里这老和尚便不是什么好人,无论是招摇撞骗的蛤蟆精,亦或者是吃人无数的蜈蚣精,乃至那蜈蚣精的父亲金铙大王,这老和尚可一个都没管过,专心致志的与白蛇青蛇二人作对,嘴里嚷着人妖殊途一类的话,还襄助梁王府,加害白素贞夫妇,委实可恶。

    “尊驾既然胆小如鼠,不敢露面,那贫僧亦是无话可说,请自便吧!”法海老和尚寻了一圈没寻到莫尘的位置,心中更是生气,偏偏又无可奈何,索性也不管底下的信徒,衣袖一挥,径自走了。

    那些香客哪里见过法海这般失态过,在底下议论纷纷,说的都是些有失佛门高僧风范之类的话,可以想见,今日这么一出之后,这金山寺的香火,定然要减上少许。

    莫尘戏耍了法海一番,犹自感觉不过瘾,也没随一众香客四散而去,反而是掐了个隐身诀,极其悠闲的跟着法海而去,走不到多时,那法海进入了一间禅房,倒也没有发火,反而是盘膝坐下,双手捧着那紫金钵盂,闭目打坐,嘴里念念有词,却是一门静心定神的佛经。

    “想平复心境,我看看你没了钵盂,如何还能定下心来,日后如何为难那二妖!”

    莫尘嘴角挂着坏笑,伸手一摸,那紫金钵盂依然被他收入囊中,而法海却是觉得手上一轻,睁眼一看,那如来赐予他的佛宝竟然不翼而飞了!

    法海也不是傻子,知道定然是刚才那人所为,他气上心头,厉声大吼道:“是谁!”

    清修数百年的法力自他身上迸发四射,瞬间摧毁了这件禅房,可是他又哪能摸到莫尘的影子?瞧着那气的眼睛通红,暴跳如雷的老和尚,莫尘哈哈一笑,转身朝着寺庙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