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十四章 药铺(二合一)

    莫尘这厮,虽然得传了老君诸多神通道法,可是他多数是不曾修习的,其实单论剑道而言,老君的造诣未必在那通天教主之下,太上剑道的精妙之处,真要尽数发挥出来,纵横三界却是不难。

    青元子不过是一元神境界的道人,哪里能承受得了圣人境界的剑道,莫尘传授给他时,在那剑道中设了封印,只有这道人到了相应的境界,便会解锁对应境界能承受的剑诀,不然的话,尽数让他观了去,此刻纵使不原地爆炸,只怕也会走火入魔,神志不清了。

    得传法诀,青元子立时便陷入了悟道之境,莫尘也不打扰他,伸手一挥,在他身周布置了一道隔绝动静的禁制来,随后便自顾自在床上盘膝而坐,合上双眸,意识沉浸在了紫府之中。

    六品青莲上方,先天阴阳二气形成的太极图宛如黑白大磨盘,在莫尘元神吞吐出来的赤金色太阳真火的加持下,不断的在吸噬湮灭那丝丝缕缕的开天神斧之气,只是那六品青莲里,开天神斧之气宛如无穷无尽一般,自下山到现在,已经有一日的光景,依旧是不断涌入,不见半点减弱之势。

    “也不知何时才能彻底驱除出那开天神斧之气。”

    莫尘暗自叹息一声,双手掐诀,操纵元神,喷吐出了更多的太阳真火到了阴阳大磨盘之上,帮助其加快速度炼化斧气,这隐患一日不除干净,莫尘一日便要留着些许太阳真火帮助先天阴阳二气炼化,与人对战也不便尽数施展法力。不过相比用封印镇压,这是治本之法,那斧气再多,终有尽数被炼化之日,到那时,自然是万事无忧。

    这般炼化不知过了多久,厢房外边突然传来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来,莫尘蓦地睁开双眸,只听那外边有人喊道:“两位道长,我家公子醒了,老爷要小人喊两位道长去正厅一叙。”

    “知道了,这就去。”莫尘应了一声,那仆人得了信转身便走,想是回去给他家老爷复命去了。

    “这是病好了,想要当面对我道谢啊。”

    以莫尘的神通,这张府虽大,但是有什么动静却是瞒他不过,心念一动,那厅堂内的种种动静都尽数落入了他眼中。

    只见大厅之内,张玉堂一脸欣喜的和张员外说话,他此时脸色红润,精气完足,比下午那副站都站不稳的模样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看着爱子比寻常年轻人更加健康的模样,饶是张员外在人世打拼这么些年,见惯悲欢离合,也不禁鼻头一酸,双目中隐隐有泪光闪烁。

    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这么多年了,一直体质虚弱,吃了不知多少药,求了不知多少神佛,可是一点用都没有,没成想在他父子二人已经不抱希望之时,青元子突兀带个师伯祖上门,竟然治好了病,你叫张员外如何忍得住内心的情绪?

    莫尘收回目光,低头看去,青元子依旧是在悟道,圣人剑道,哪怕只是元神境界的部分,也足够他参悟个几天几夜了,莫尘也不打扰他,自顾自的起身推开房门,朝着大厅而去。

    他也不怕旁人打扰这个徒孙,反正有他那层禁制,除非准圣出手,不然的话,纵然外界天崩地裂,青元子也是一无所知,什么动静都察觉不到。

    走入正厅,张玉堂和他父亲张员外一看到莫尘进来,顿时齐齐迎了过来,脸上都是神色激动的模样。

    张玉堂更是双膝一软,扑通一声跪在地上,道:“大恩不言谢,道长今日救我,玉堂自当铭记与心!”一边说着话,他一边便欲要磕头行礼。

    莫尘哪里会让他真的磕头,本就是偿还因果的,再者说,他的命比张玉堂的命值钱的多,一颗蕴灵丹可是还不清的。

    是以他衣袖一拂,一道法力飞出,在张玉堂一脸不可置信的神色之中,硬生生的将其托了起来,这才道:“若说谢,该我先谢,张公子幼时救我,这等恩德可不是一枚丹药可以偿还清的。”

    “这可真是巧了,一饮一啄,莫不天定,我儿救道长一命,道长你又救我儿一命,依我看啊,大家彼此确实也不能论什么恩德不恩德的了。”张员外笑眯眯的道,心中却是对莫尘的本领钦佩的紧,原先青元子说莫尘是师伯祖,他看着模样年轻还有些不信,现下啊,他已经是肯定的很了,一出手就将自己儿子治好了,明显神通在青元子之上,做青元子的师伯祖岂不是绰绰有余?

    “不行。”

    莫尘摇了摇头,因果必须得偿还的清才是,不然的话,对他和那张公子都不是什么好事,他道:“张玉堂,如今你补足了先天之基,堪称是仙体玉胎,我许你一个愿望,只要你心中所想,皆可成真,不论是做王侯将相,还是修法参道,求长生逍遥,都无不可。”

    张玉堂闻言不禁轻声一笑,他道:“莫道长你虽然神通广大,但功名利禄之事,我自凭借胸中才学去取,至于那修法参道,看破红尘,我爹膝下只有我一个儿子,确实不能随你的意了。”

    凡人毕竟是凡人,他们眼界有限,没将莫尘的话当真,倘若他们真的知晓莫尘这焚天大圣意味着什么,恐怕就不会这般云淡风轻的拒绝莫尘的话了。

    “你不说,那也无妨,这样吧,我还要在杭州府逗留几月,你什么时候有愿望了,什么时候来寻我,只要你有所想,便是做这万里江山的皇帝亦是不无不可。”

    莫尘神色轻松的道,就像在说咱们待会吃什么一样简单,在父子二人一幅见了鬼的眼神里,莫尘伸手一拍,一道法力立时落在了张玉堂身上,将其周身的气息牢牢地封锁了起来。

    蕴灵丹这种仙丹,被张玉堂一个凡人吃了,还彻底炼化到自身的血肉里面,对他来说是祸非福,他此时此刻在有道行的人眼里,就如一枚活着的仙丹一般,谁都想啃他一口,与那唐僧肉却是没什么两样的。倘若不将他气息封印,只怕这小子活不过三五日,便会被人给害,那可就枉费莫尘的一片心意了。

    “道长,做皇帝这话可不能乱说,这要传出去,可是要掉脑袋的!”张员外有些紧张的道,现在可不比当年,乃是女皇当道,怕自己坐不稳皇位,可是没少大开杀戒。

    “你们放心,我既然敢说,自然不会有事。”

    莫尘不在意的道,相比当年插手争龙一事,现在的他底气可是足了不少。火云洞三位人皇,便是伏羲当面也不能如何他,人道气运反噬,不过区区一国,又不是四大部洲之主,也是小事一桩。

    而且说不得火云洞那些人族老祖,还喜闻乐见与他有些关系的人登上皇位来着。毕竟相比较巫族而言,妖族截然不同,虽说人族是天地主角,但是天地万物俱都可成妖,理论上讲,妖族是不会被灭绝的,它会一直作为三界的第二大种族存在,这种情况下,像张玉堂这种和妖族大圣有些许关系的人族做一国帝皇,他们也好与妖族沟通一些。

    至于两族争天地主角之位这种事,但凡妖族人脑子没坑,都是不会去做的,火云洞诸位人族老祖也不担心,毕竟天道气运所钟,只要有这层眷顾在身,便是鸿钧道祖也奈何不得整个人族。

    见这父子二人还有些担忧,莫尘将话题一转,道:“先不论这件事,待我离开之际再说便是,眼下却还有一桩小事,要劳烦员外了。”

    一听不谈论什么当皇帝这种杀头的买卖,张员外的心也是缓缓回落,他父子二人如今富贵的紧,他毕生所愿,无非是这个儿子能考上功名,光宗耀祖,至于其他的,没再多求。

    “莫道长尽管说来,只要我能做到的,必然无不答允。”张员外拍着胸脯道,不谈论造反当皇帝,他还是很想结交这么一位神通广大的道人的。

    “我想在这杭州府开一个药铺,盘恒几月,不知员外可否为我提供个方便,借我个店面?”莫尘道。

    “开药铺,好主意,以道长的医术,定然能活人无数,好好好!”

    那张员外一脸喜色的点头称是,在他看来,莫尘连他儿子都能治,医术自是不必说,不过他笑着笑着,却是想起来一桩事情,脸色陡然僵在那,只听他有些为难的道:“不过这好归好,只是这江浙一带的药铺大夫,都是三皇祖师会管辖,想做郎中开店,必须要他们允许,要是寻常人开个小店养家糊口倒也罢了,只是以您的医术,想来不要几日便会声名大噪,那三皇祖师会的人定然是要来找麻烦的。”

    三皇祖师会莫尘自然是知道的,在原著中,这个会可没少给许仙夫妇找麻烦,甚至还找人给一个老奶奶下鹤顶红之毒,以此来污蔑许仙医术不精,可惜最终都被白素贞以法力尽数化解掉了。

    这张员外虽然是杭州府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可是强龙不压地头蛇,他从来都不涉足什么药铺生意,陡然插一脚,难免会被人敌对,整个江浙一带的药店和他为难,他又不是许仙,家里没一个有法力的老婆坐镇,如何能不惧?

    “员外放心,有麻烦我自然能应付下来,只消你为我准备一个铺子便是了。”莫尘自信的道。

    那张员外见莫尘坚持,也不好剥了他的面子,只能点头答应下来,承诺天色一亮,便去找人收拾个空铺子出来,他富甲杭州府,名下的商铺无数,随便挑一个给莫尘便是了。

    张员外和张玉堂二人又向莫尘道了声谢,三人这才散去,莫尘回到厢房,那青元子依然在闭目参悟剑道,甚至他浑身上下隐隐有丝丝锋锐无比的剑气出现,看得人心头微惊,好在有那层禁制护着,不然的话,一名元神境界道人的剑气,已经是足够将整个张府拆成一片废墟了。

    在床上盘膝而坐,莫尘却没闭目炼化开天斧气,反而是思考着今日一天的所见所闻。

    自遇见李公甫下山,他今日接连见了许仙白素贞夫妇,以及小青许娇容这些人,还有法海和张玉堂,可以说主角基本上见了个遍,可惜每一人周身上下气运都是正常水准,都不是应劫之人。

    没错,莫尘这次到杭州府来,可并不是单单为了报恩或者是来看白蛇传现实演绎版的,诸圣不在三界镇压,玉帝和如来联手声势滔天,他此时正该做的,便是回通天水府,与诸位妖族大圣一起护住妖族。

    不过他如今法力修为未曾恢复巅峰,便是回了通天河水府也是无济于事,不是那玉帝如来的对手,反而露出行迹,说不得会被其针对找麻烦,索性他就不回去了。

    西游大劫多延续五百年,说明这天地之间还有一劫,莫尘本以为会应在这两条小蛇身上,结果却不是这般,也是,这白蛇传不过是几个修为低下的小妖小仙折腾,纵然是最大的场面,亦不过只是波及杭州府一地,如何能称得上搅动三界风云的大劫?即使是那位天上的文曲星君下凡,在莫尘眼中也不过尔尔。

    “既然不是应劫之人,我便看完这场大戏,扭转了这结局,全了他夫妇二人的遗憾,随后游走三界,寻找应劫人,待得混沌钟修复完毕,再回转通天河水府。”

    莫尘自言自语道,却是已经打算好了后续之事,虽说妖族不会因为大劫搞的如同巫族一般凄惨,但是一个不慎,实力大损,陨落一批妖王总是会的,如今三界局势,乃是准圣三重天镇压一切,没有这个实力,莫尘可不敢公然出现在玉帝如来眼皮子底下,他得罪这两个那么狠,他们不趁机下手几乎不可能。

    真要设计将莫尘杀了,到时就算诸圣回归,再替莫尘报仇,那也是晚了。人死不能复生,到时再报仇又有什么用?不要以为有玄都**师护着,莫尘便不会有事,只要使些手段隔绝气息,如今可还是大劫中,天机混乱不堪,玄都**师也察觉不到什么异常的。

    心念一定,莫尘闭上双目,意识沉浸在紫府里,开始炼化开天斧气,只是他还没刚合上眼,外界陡然传来了一阵法力波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