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十五章 争斗(二合一)

    又出了什么事?

    莫尘睁开双眼,眉宇中闪过一丝烦躁之色,难怪修行之人都要寻个深山老林清静修行,这般被隔三差五的打断,饶是他是准圣,也是心头不爽利。

    不过等莫尘伸开灵觉,朝着那法力波动传来的地方一观,眉宇之间的烦躁顿时消弭殆尽,不仅如此,他脸上还有几分喜闻乐见的神色。

    你道他看见了什么?原来是白日里那只傲娇的小青蛇正被人追着砍呢!

    夜空之中,白蛇青蛇双姊正各自手持宝剑,与四道阴气森森的人影斗的不可开交,那四道人影,两道是牛头马面,两道是黑白无常,俱是阴司正神,他们四人俱是地仙,手拿勾魂索与哭丧棒,配合无间,而白素贞和小青一人是地仙,一人是散仙,被四名地仙围攻,自然是落在了下风,可怜白素贞一边要迎敌,一边还要护着小青,只能被压着打,照这般下去,恐怕要不了盏茶的功夫她二人便要被拿下了。

    “叫你刁蛮,还不让我帮手,这下吃了大亏了吧!”

    莫尘暗暗吐槽小青道,要是今日小青让他出手,哪里会有这般麻烦,他只要托小和尚假公济私一番便是了,许仙也早活过来了,她姊妹二人也不会被人追杀。

    实际原本小青和白素贞不会如此狼狈,她们本该只对付黑白无常二人,以白素贞地仙巅峰的法力,加上小青从旁辅助,击退两名地仙还是有把握的。

    可惜自从天变以来,玉帝和如来现在又在三界搞七搞八,弄的各大势力人人自危,便是地府也是加强了防守,这主仆二人潜入地府,刚入鬼门关便被发现了,许仙的魂魄未到手不说,反而被四名鬼神追着砍!

    就在莫尘吐槽的功夫,场上的局势陡然发生了变故,之间一直防御的白素贞终于是支撑不住,那牛头寻着了她的破绽,手中勾魂索一抖,那黑黝黝的勾魂索顿时化作一条长长的黑色大蟒,眼瞧着就要将白素贞给束缚住了。

    值此危机之时,那白素贞如花俏脸上闪过一丝厉色,只见她娇喝一声,手中白乙剑蹭的闪出一道凌厉的白光,随后便是数道锋锐无匹的剑气四射而出。

    叮叮当当的一阵声响,那四位阴司鬼神俱都被白素贞这陡然的爆发给逼退了开来。不过白素贞这一发大招,法力也是损耗不小,肉眼可见的,她原本白皙的面容更加苍白了几分,呼吸也变的越发的粗重急促起来。

    “妖孽,你还要顽抗吗,速速随我等回地府,向阎王爷请罪!”那黑无常脸色冷如寒冰,厉声喝道。

    “两只蛇妖,竟然擅闯地府,还想抢夺生魂,好大的胆子!”白无常亦是冷声道。

    白素贞闻言,黛眉微蹙,她看了眼小青道:“好叫诸位得知,我姐妹二人闯入地府,却不是为了掠夺生魂,乃是为了救我家夫君,他昨日魂魄被惊出体外,阳寿却是未尽,不该此时便死!”

    “狡辩!”

    牛头粗重的双眉紧紧皱起,任谁都能看出这位地府阴司正神的不快来,也是,刚才他原本都要擒下白素贞来,岂料这蛇妖突然变招,致使功败垂成,由不得他心情不爽利。只听他瓮声瓮气的道:“若是人人都如你姐妹二人一般,都道自己亲眷阳寿未尽,各个跑到地府抢夺生魂,那天地岂不是大乱了?”

    “不错,牛头说得对,死便是死了,生死搏是先天灵宝,只要死了,其上标注的阳寿自然是尽了,你姐妹二人还是速速与我等回地府,求阎君恕罪!”马面亦是道。

    这次恐怕真要折在这里了……

    白素贞听着这四名阴司正神,你一言我一语,都是要她认罪服法的话,却没一人认可她救夫之举,不禁心头感到一阵无力。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这四人虽然修为不算多高,但是配合无间,单论其中一对。自己或许还有办法击败,可是四人一起出手,除非自己立地破境,成就天仙,不然肯定是打不过他们的。

    她美眸中闪过一丝坚定之色,轻声对一旁的小青道:“小青,待会你先走,我拖着他们,切记,不可为我报仇,寻一处隐秘的地方好好修行,也不要记挂着许仙家人。”

    “姐姐!”

    听着白素贞好似托孤一般的话,小青忍不住悲声呼唤了一句,她虽然性子大大咧咧,可是如何看不出来她姐姐是在和她告别,场上的局势,四名积年地仙,她姐妹二人定然是敌不过的,白素贞这是要以自身的性命来换她活下去,可是小青又何尝愿意如此?

    只见小青紧紧握紧了手中的青虹剑,她神色凝重的道:“生是姐妹,死亦当是姐妹,姐姐你若死,小青绝不独活。什么乱七八糟的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咱今日姐妹二人就和他们拼了!”

    “好胆!”

    小青话音刚落,那四名阴神脸色齐刷刷的一变,虽说在三界神魔中,他们几位算不得什么,但是也少有敢这般直接侮辱他们的,你叫他们几人如何不怒?

    一声大喝后,四人当即晃动着手中的哭丧棒和勾魂索,配合默契的出了手,一时之间,场上俱是一声声的鬼哭狼嚎声与无尽的阴气弥漫。

    “小青快走!”

    当此关头,白素贞却是一把将身侧的小青远远的推了开来,白乙剑一挺,又是和先前一般,白光闪过,数道剑气劈出,可这次只是稍稍缓和了攻势,那四名鬼神,并没有退开,反而是再度攻上前来。

    这般状况,白素贞已经是无能为力了,连发两次大招,她体内的法力剩下的根本不足以支撑她使第三次,不过她并没有放弃抵抗,银牙一咬,持剑迎上。可惜的是,这回那几名鬼神使出了全力,一点都没留手,白素贞强弩之末,纵然剑法高绝,却只拦下了三道攻击,眼睁睁的看着最后遗漏的那条勾魂索,劈头盖脸的打来。

    “姐姐!”

    关键时刻,那被一把推开的小青竟然折身而返,只见一道青光闪耀,却是小青与青虹剑合一,急速的迎向了最后打来的勾魂索,当的一声,那条勾魂索被拦了下来,然而手持青虹剑的小青却是脸色一白,一口鲜血自口中溢了出来。散仙硬抗地仙,如何能不付出点代价?

    “小青,你这又是何苦?”白素贞美眸含泪,一脸悲戚的道。

    她姐妹二人,纵然合力也是要死在这的,还不如能走一个就走一个,小青折返回来,那便是真的一个人都走不了!

    “姐姐……,小青……小青愿与你……与你一同死在此处……”小青有些吃力的道,小脸上却俱是坚定之色,在她心中,与白素贞的姐妹之情,是远远超出性命的东西。

    “小青……”白素贞动情的唤了一声,她此刻突然有些后悔,后悔没听师父的话,偷偷溜下来山来,后悔没好好修行,更后悔去地府救许仙,倘若她在努力一点,或者是不去救许仙,今时今日,恐怕和小青不会一起落到这个下场。

    面对双姊的姐妹情深,那四位阴司正神却是一脸的无动于衷,换做是别人兴许还会心生侧隐,网开一面,但是他四人做鬼神多年,不知见惯了多少儿女情长,人间苦事,数都数不清,早就炼成了一副铁石心肠。

    “受死吧!”

    不知是四鬼神的哪一位大喝一声,两根哭丧棒和两根勾魂索齐齐一动,携带着刺耳的尖啸和一声声的鬼哭,直直的又朝小青和白素贞的要害之处攻打了过来。

    此时小青身受重伤,白素贞虽然能反抗,亦是挡不住四把兵器的,是以只见姐妹二人,都是把眼睛合上,不做反抗的闭目等死。可是就在那哭丧棒和勾魂索要打到她二人身上之际,甚至白素贞都能感受到勾魂索携带着的阴气扑面而来之时,这方天地之间,却是突然想起了一道清朗的声音:“定!”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牛头马面黑白无常这四名鬼神,却是蓦然的停在那里,保持着挥舞兵器打来的模样,丝毫动弹不得,便是连面容都凝固在那里,宛如四个泥塑木雕。唯独在他们的眼睛里,透露出几丝震惊害怕的神色。

    本是闭目等死的两名蛇妖,等了几息的功夫依旧没察觉到痛感,她们二人睁开双眸,定睛一看,瞧着那四位阴司之神突然停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禁互相看了一眼,面面相觑起来,是谁帮了她们?

    微微的沉默过后,小青和白素贞二人拉开身形,从四名鬼神身前跳将出来,只见白素贞拱手冲天上道:“小妖多谢前辈大能出手相助!”

    出手的不是旁人,正是一直龟缩在张员外家里偷窥的莫尘,他才下山一天,就眼睁睁的看着白素贞死在他眼皮子底下,这白蛇传他还看什么,他那个药铺还开个什么劲?

    不过他却又不能光明正大的现身,就他这副扎眼的打扮,三界里但凡有点修为的神魔都晓得他是谁,简直比穿着披挂,手拿金箍棒的孙猴子知名度还广,他要出现在那几名鬼神之前,天知道他们几个会不会上禀玉帝,说他在这杭州府,是以莫尘便取了个巧,不现身的帮助白素贞。

    只听他道:“不必谢我,你我还有几分香火情,我与你师父可是故交,助你自然是理所应当之事。”

    与我师父是故交!

    白素贞一听这话,美眸顿时一亮,原本都熄灭了就许仙的心思,一下子就活络了过来,她师父乃是三界赫赫有名的大能,故交自然也是三界的大佬了,只要这人愿意出手,救许仙的魂魄实在是轻而易举之事。

    她眸子微微转动,便有了法子,只听她道:“前辈,既然是家师故交,那晚辈自当登门拜谢,还请前辈告知居所。”

    “姐姐,你真要去?”

    小青和白素贞感情深厚,自是能察觉出来白素贞的心意,这位不知道哪里来的前辈,分明是让自家这位傻姐姐动了再救许仙的心思来。

    “去,自然要去,你知,他是我夫君,亦是我腹中胎儿的爹。”白素贞俏脸上闪烁着母性的光辉,为了腹中的新生命,纵使万一的机会,她都要去尝试一番。

    “登门拜谢却是不必了,你我在今天白日里,已然是见过面的。”莫尘笑着道。

    白素贞和小青一听莫尘这句话,齐齐呆愣在了那里,白素贞倒是还好,莫尘给她展露过自身的修为,而小青心里,却是翻江倒海了起来,原来中午见的紫衣公子,竟然真真是个厉害人物!

    愣不过一瞬间,只见小青一下子屈膝跪在了半空之中,面上满是祈求之色的道:“前辈你大人有大量,万万不要与小青计较,小青这里和您道歉了,只盼你大发慈悲,帮我姐姐救回她夫君的魂魄,大恩大德,小青铭记于心,日后您但凡有什么吩咐,便是叫小青去死,小青也不会皱一下眉头的!”

    “小青!”

    白素贞听见小青说的话,眉头一皱,她亦是跪了下来,冲着天空道:“前辈,小青她性子直,您莫要见怪,有什么责罚吩咐,都告诉白素贞好了,只要前辈愿意救我夫君,无论什么代价,白素贞都认了!”

    救许仙是她自家之事,她又怎么会让小青为她承担代价,况且,这位前辈说了和她师父有旧情,十有**不会如何为难她,反倒是小青,今日将人得罪了,说不得这位前辈该怎么责罚她来着。

    这白素贞也是和莫尘耍心眼,不过莫尘却不以为意,他既然出手,自然是要帮这青蛇白蛇救下许仙,至于代价吗,他也没什么要其帮助的。

    是以他道:“责罚不责罚,代价不代价的却是免了,李公甫与我有恩,我本就打算出手救他妹夫,如今正好顺手救了,你们起来吧。”

    说着话的功夫,莫尘心念一动,收回了法力,那四名阴司鬼神立刻被解除了定身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