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十六章 饶命(二合一)

    “上神饶命,上神饶命!”

    黑白无常,牛头马面四名鬼神被解除束缚的第一刹那,想的不是溜走,反而是如白素贞姐妹二人一般,一下子跪在了空中,不断叩首,神色害怕的朝着天上喊道。

    人老精,鬼老灵,这四人管的就是三界勾魂夺魄的事,没点机灵劲,早都死的不能再死了,毕竟三界神魔那么多,他们时常会勾到惹不起的人身上,早就练出了一副惯会看人脸色的本事来。

    跑是跑不掉的,这等不露面挥手间就将他们定住的存在,肯定是道行修为远超他们的存在,跑也是要被抓回来,是以还不如在原地求饶,那大能看着地府的面子,亦不会对他们太过分,顶多略施薄惩罢了。

    白素贞和小青二人站起身,看着那四名阴司之神的作态,不禁有些目瞪口呆。就在刚刚,这四人还是一脸煞气的对他们喊打喊杀,可是这转眼间,就成了这般脓包的模样,脸色惶恐,磕头不止,这还是她们刚刚见过的那四个阴司之神吗?

    实际这才是活的久的三界神魔的常态,欺软怕硬,该弯腰弯腰,该求饶求饶,似白素贞和小青这般横冲直撞,不知变通的愣头青,实际上是死的最快的,她们两个之所以无事,一方面是她们下山比较短,没惹到什么了不起的人,而另外一方面吗,则是看在白素贞师父的面子上,像南极仙翁这等人,不与她计较罢了。

    “尔等先起身吧,不必如此作态,我不会如何尔等的。”

    莫尘的声音从天际飘来,听得那四神都是脸色一喜,他们慌不迭的磕头谢过,随后站起了身,白无常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上神,既然您不责罚我等,那我哥四个可否先行告退了?”

    “退,我的事还没办,你们要退往哪里?我刚才说的话莫非尔等没听见吗?”莫尘似笑非笑的道。

    莫尘刚才说的话,这四名阴司之神自然是听了个清楚,可正是因为听见了,他们这才要走,擒拿不住擅闯地府的蛇妖事小,可要走失了生魂,那可就麻烦大了。

    尤其是像许仙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魂魄,如果是什么厉鬼恶魂便罢了,还可以找理由推脱说他自己逃脱的,可这种书生魂魄弱不禁风,已然在了阴司,只怕叫他自己走他都走不出鬼门关,真要将他送返阳间,傻子都能看出问题来,那可就没他四兄弟好果子吃的。

    是以莫尘一说这话,那牛头马面和黑白无常四人也不接茬,一个个面色泛苦不说话,直直的杵在那如同呆头鹅一般。

    “你们不想依我,救那许仙的魂魄,倘若如此的话,今日你四人可不要想生离此地!”莫尘语气里带着几分威胁之意道。

    那四神一听不叫他们生离此地,脸上的苦色更甚了,牛头忍不住道:“好叫上神得知,阴司自有法度,倘若我兄弟四人有意放纵鬼魂走脱,少不得上那十八层地狱走上一走,还会被剥离神职,责罚甚重,而上神您神通广大,何不自己出手将魂魄带走,如今正是多事之秋,想来阎君也不会为了一个区区生魂与您为难的。”

    牛头说的没错,如果莫尘是一寻常的金仙,掳走一个魂魄,什么事都没有,平心娘娘会管一个金仙?可把金仙替换成准圣,还是莫尘,麻烦就大了,平心娘娘不会管金仙,却会管准圣,尤其是莫尘这等与酆都大帝有千丝万缕关系的准圣!

    “倘若有地藏小和尚的法旨,这释放魂魄,想来便没什么麻烦了吧?”莫尘说道,出手他是不可能亲自出手的,但是让支使地藏菩萨对于他来说,却不是什么难事。

    地藏小和尚的法旨?!

    这四名阴神不禁面面相觑起来,地藏菩萨可是三界一等一的神魔,便是在佛门中也是排名颇为靠前的,怎生在这位口中,就成了一名小和尚,貌似还能轻易支使动一般,这未曾露面的大能究竟是何等人物?

    牛头在自家几名兄弟眼中看出了彼此的惊惧之色,他愣了一愣,这才慌忙答道:“地藏菩萨他老人家普度众生,超度地狱恶鬼,只是讨要一个生魂帮其还阳这等小事,想来没谁会与他老人家计较的。”

    “姐姐,你看,这几人刚刚明明还说死了就死了,许仙的魂魄不能还阳,这会儿就成了小事了,什么人啊!”小青听着牛头的话,忍不住狠狠的翻了个白眼。

    就因为她姊妹二人闯入地府,欲救许仙,就被追杀了一路,险些身陨,现在不过是莫尘一说话,牛头马面嘴里刚才十恶不赦的大罪立时成了小事,你叫小青心里如何好受?

    “妹妹慎言!”

    白素贞黛眉轻皱,出声呵斥道,那位前辈和鬼神的对话,那里有她们姐妹二人插嘴的份,要是惹恼了那位,麻烦可是大了。

    小青不听旁人的话,却唯独是最听白素贞的话,见白素贞似乎是生气了,当即颇为娇俏的吐了吐舌头,却是不再言语。

    那边牛头马面等人自然将小青的话听在耳中,不过他们面无表情,似乎是没听见这讥讽一般,这几名阴司之神见多的了,岂会因为一名小妖的三言两语而在大能面前失态发怒,那岂不是不要性命了吗?三界就是这么个情况,只要你够强,就能随心所欲,想做什么便做什么,对于别人是犯天条的死罪,在大能眼中不过是小事一桩,没什么好抱怨的,也没什么好嘲笑的,一切都是凭借着实力说话。

    莫尘自然也是听见了小青的话语,他摇头在心中暗笑小青的天真,嘴上却道:“既然如此,尔等便去吧,到了地藏小和尚的道场,便说是昔年大魏国玉京城故人所托,他自然会晓得我身份,将此事办妥。”

    “谨遵上神之命!”那四神齐齐拱手恭恭敬敬的说道,随后便化作了四团乌光,消失在了这人间。

    “你二人也自去吧,今晚许仙的魂魄定然会送回来的。”莫尘再次出声道。

    “多谢前辈大恩!”

    白素贞拉着有些不情愿的小青低头叩首谢过,然而莫尘已然收回了灵觉,对于这一幕倒是没有看见。

    白素贞叩首行礼之后,好半天都没听到让她起来的声音,这才意识到莫尘兴许是离开了,不过她还是尝试的喊了两声:“前辈,前辈?”

    自然是无人答应的。

    小青见状,站了起身,有些埋怨的道:“总算完事了,那什么前辈也真是的,还是姐姐你师门故人呢,非得看姐姐和我落难才出手相助。”

    “小青!”听着自家这妹子出言不逊,白素贞俏脸一寒,厉声呵斥道。

    小青是山野妖魔,自己摸索成精,她可不同,虽然只是记名弟子,在山上的时日也不久,但总算是得传了真法,以她师父的身份地位,结交的朋友都是三界一等一的大能,那里是小青可以侮辱的,真要让人生气了,恐怕连她都要一起吃挂落。

    “怎么了姐姐……”

    看白素贞脸色不好看,小青有些不乐意的道:“人不是都走了吗,我还不能说几句啊,便是玉皇大帝也骂得,凭什么他说不得啊!”

    “你还说!”白素贞再次冷声道:“那位前辈与我等有大恩,法力神通更是滔天,你在背后说他,只要他想,定然会知道的,这般恩将仇报,他便是将你击杀当场,也是理所应当的,平日里你口无遮拦一些便也罢了,怎么现在还如此这般?”

    “好姐姐,好姐姐,我不说便是了。”白素贞一发火,小青立刻就怂了,只能撒娇打浑,试图消弭白素贞的火气。

    小青那哀求的模样,当即让白素贞有些绷不住冷脸,她摇头轻笑道:“你呀,惯会耍这些手段,也就是在我面前,旁人可不会理你撒娇,还是要记住好好修行,不然的话,日后碰见如今日的场面,你我可未必有这般好的运气,再次被前辈搭救。”

    “知道了知道了,好姐姐,我一定会好好修行的,不过你不是说带我一起回山吗,我这不是等你报完恩的。”小青笑道,目光中有几分憧憬之色,这年头小妖的日子可不好过。

    虽说小青已经是散仙,但在整个地仙界妖魔中,属于那种最不起眼的小妖王,又没有背景后台,是个妖王都能欺负她一番,不然的话,她也不会跟着白素贞瞎跑了。她现在想的便是和白素贞一起修行,早日晋升到更高的境界,能在三界间自在逍遥,不被人欺负。

    不过她这个梦想有点难实现,就算是到了莫尘这个境界,依旧不能自在逍遥,整个三界中,没谁能真正随心所欲的。

    小青没发现的事,她一说回山二字,白素贞俏脸之上浮现出一抹黯然之色,看着小青的双眸里,更是隐隐有几分歉意。她抚摸着自己还不曾显怀的小腹,一时竟有些拿捏不定了,一边是丈夫和未出世的孩子,一边是天仙大道和师父的教诲,她是真不知如何抉择才是,难道真要抛弃丈夫和孩子,跟小青一起回山吗?

    红尘炼心,炼的便是一颗取舍之心,有人道心坚定,斩断世俗尘缘,修那无情之道,道行突飞猛进;而又有人顾全亲情,不舍红尘,沉浸其中,修那有情之道,亦是道行大增。

    有情无情,存乎一念之间,都为天地至理,便是高高在上如圣人,亦会疼爱自己坐下的弟子,可惜的是,世人多愚昧,总想着断绝尘缘,修无情大道,求白日飞升,此举算不得错,甚至是能短期内让快速提高法力,只是失去的,未免亦是太多太多了。

    “姐姐,姐姐……?”见白素贞呆愣半晌都不答话,小青忍不住拉着她的衣袖,轻轻摇晃道。

    “嗯……?”

    白素贞自沉思中醒来,勉强挤出来一个笑容道:“快了,快了,要不了多久便能报答完夫君当年的救命之恩了。”

    “那姐姐,你们师门到底是什么啊,你师父究竟是哪位大能啊?”小青一脸好奇的道,别看她刚还在背后说莫尘的坏话,实际内心不知道多羡慕白素贞这种有人罩的感觉,如果莫尘在她眼前要收她为徒,说不得她能高兴的昏过去。

    “我师门是……”白素贞刚待说出来,却突然想到,她是偷偷溜出来的,真要回山,师父认不认她还是两说,不禁摇了摇头,对小青道:“待日后你随我回去,便晓得了。”

    白素贞不说,小青也不以为意,她又问道:“那刚才帮你的那位前辈,就是今天的那位公子,他说是姐姐你师父的故交,姐姐你可曾知晓他的身份?”

    “师父的故交太多,我上山不久,是以也认不全,这位前辈我从未在师父的道场见过。”白素贞思索了一番答道。

    那小青还待再问,白素贞却是笑道:“好了好了,莫要再多问了,咱们还是回去吧,再耽搁下去,只怕夫君的魂魄都要被送回来了。”

    她这般说,那小青之后压下心头的话,闭口不言,两人各自施展法力,瞬息之间,化作一青一白两道光华,消失了夜色之中。

    ……

    地府,鬼门关。

    黑白无常和牛头马面跨过这层关隘,感受着那无处不在的充足阴气,原本提着的心这才微微放了下来。

    “好家伙,追两只蛇妖竟然惹出这等大能,可吓死俺了!”牛头捂着胸口,心有余悸的道,这回儿可真是凶险,要不是那位没露面的大能还要他们办事,说不定他们哥几个一个都回不来了。

    “谁说不是呢!”马面接话道:“我就说这几日运气衰,玩骰子老输,没想到能衰到这个程度,惹到那等存在头上!”

    “好了,你们兄弟两个莫说牢骚话了,那位的吩咐,咱们半还是不办?”白无常有些不耐的道,都什么时候了,还说那些有的没的。

    办还是不办?

    牛头马面对视了一眼,齐声道:“办,自然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