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二十章 罢了(二合一)

    “刘彦昌是吧。”

    杨戬目光冰冷的盯着那小白脸,暗自压下心中的火气,他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既然我妹子执意要你,我也没有什么法子,你……嗯?”

    话说到一半,杨戬陡然抬头,只见天际不知何时飘来了一道金光四溢的身影来,那是一个威严无比的中年人,一袭明黄色玉袍,其上绣着九条张牙舞爪的五爪金龙,头上发髻被一根龙纹紫金簪扎着,只是站在那里,好似整个天地都臣服在他脚下了一般。

    “玉帝,你来做什么?!”杨戬剑眉一挑,神色严肃的问道。

    “你杀了朕麾下如此多的天兵天将,整个三界的大神通者此时目光都聚集在了这里,朕如何能不来?”玉皇大帝面目表情,眸光里古井无波,说着话,竟然没有半分的情绪,至少莫尘没听出来这位是否因为那些天兵天将生气。

    杨戬冷哼一声,他道:“都是你手底下人不懂事,非得来惹我,你当知,这会儿我心情不大好。”

    “你心情不大好吗?”

    玉帝的脸上陡然绽放出了几丝笑意,他道:“你可知当年朕也是这般心境?朕宠爱无比的妹妹竟然跟一个卑贱的凡人私通,他不过是女娲随手捏造的泥塑繁衍出来的生灵,如何能配得上先天生灵,更无论是朕的妹妹了。”

    “所以你就杀了我爹?”杨戬的一双眸子中隐隐有血丝浮现,恨,刻骨铭心的恨,一直到今日,午夜梦回之际,杨戬都忘不了他爹和他大哥被天兵天将残忍击杀在当场的那个画面,可惜,那时的他还不是今日这个三界无敌的战神,护不住家人。

    “那不是你爹!”

    玉帝脸色突然一黑,他道:“你体内流的是三界至尊的血脉,就凭那个卑贱的凡人,如何能配得上做你爹?你记住,你的天赋来自与朕,你今日的成就也来自与朕!”

    “哈哈哈哈哈哈哈……”

    杨戬闻言,陡然仰天一阵长笑,他的眼神里是说不出的一种嘲弄之色,只听他玩味的道:“我的天赋来自于你?我的成就也来自于你?当年你追杀我全家之时,怎么不说这话,当年你囚禁我母亲是,又为何口口声声说我们是杂种?!”

    看着杨戬那桀骜不驯的模样,玉帝的嘴角微微抽动,当年他是看走了眼,如果知道杨戬能修行到这个地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那般做,只是可惜,当年他怒火攻心,实在是没有多想,现在思及,玉帝也是有些后悔。纵使那个凡人有错,可事后下暗手将其杀了便是,又何必牵连到他几个外甥?

    “过去了的事,都过去了,今日朕来,便是为了你妹妹,她犯了和你母亲一样的错,如今圣人不在三界中,天条的威严更需要维护,你且让开。”玉帝道。

    “休想!”

    杨戬嗤笑一声,浑身青光一绽,瞬息之间,原本穿着水合服,头扎扇云冠,一副清修道士打扮模样的杨戬,身上便多了一套满是肃杀之气的银铠,他提着那根威震三界的三尖两刃刀,冲天战意扑面而来,只见他道:“你若是惩治这凡人倒也罢了,可若是动我妹子,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他不是当年的那个杨戬了,当年的杨戬面对着天庭的追杀,无力保护父兄,只能仓惶逃窜,可是如今的杨戬,休说玉帝,纵然是圣人要动他妹子,也得先问过他手中的兵刃不可!

    “玉帝,你一缕元神下凡,可不是我的对手,识相的,速速退去,免得伤了颜面。”杨戬再道。

    “你真要与朕为敌?”

    玉帝神色凝重,他指了指西方,道:“你一人可不是朕的对手,况且你妹妹犯下了天条,合该被惩处,你这又是何必呢?”

    他指着西方的意思杨戬明白,那是说如来随时会到,不过那又如何,纵然敌不过,莫非就拱手让出自家妹子吗?他杨二郎如果是这样的人,当年法力低微时为何要劈山救母?当年他尚且敢做,苦苦修行多年,到了如今的境界,莫非胆量还变小了不成?

    “我说了,你速速退去,真要动起手来,我有把握在你本尊和那位如来佛祖到来之前,先灭杀了你这缕元神!”杨戬杀气四溢的道,他手中的三尖两刃刀同时也嗡嗡作响,似乎是在证明着主人的决心。

    看着冷面与玉帝对峙的杨戬,莫尘心中一股敬佩之意油然而生,如果是他的话,面对着玉帝和如来二人的压力,恐怕不会这般强硬,最大的可能是二话不说,直接灭杀玉帝的元神随后带着人溜走,至于真和两位准圣三重天大能正面冲突,开玩笑,莫尘是有自知之明的。

    “阿弥陀佛!”

    就在场面一时僵持住的时候,这一方天地间,陡然响起了一声浩荡庄严的佛号,随后一道佛光自西方而至,正是那佛门世尊,如来佛祖!

    如来面容祥和,眼角含笑,不急不缓的走到了杨戬身前,双手合十施了一礼,他道:“贫僧见过二郎真君。”

    瞧着慈眉善目的如来老和尚,杨戬的心陡然沉了下去,他虽然早有预料,这玉帝如来会拿他三妹的是借题发挥,震慑三界神魔,可是万万没想到,这老和尚来的如此之快,连玉帝都还没真身前来,他便先溜来了。

    想到这,杨戬突然念起了莫尘来,如果那只乌鸦手中的混沌钟完好,他与自己二人联手,玉帝如来,亦不敢造次,可惜,那混沌钟损毁了,而整个阐教,只有自己一尊三重天大能。

    不过不敌归不敌,杨戬可没想到撒手不管,反而他目光玩味的道:“佛祖不在西方念经参禅,怎生到了这凡俗间,管些男欢女爱的事情了?”

    按理说佛门是不该管这种事,都出家了,哪里会理红尘是非啊?可是如来和玉帝现在是站在一线,不能不管。是以如来倒也并没有因为杨戬讽刺的话生气,他笑眯眯的道:“贫僧自是不管这俗事,不过玉帝法旨,让贫僧捉拿违反天条的钦犯,贫僧却是不得不从。”

    狼狈为奸就狼狈为奸呗,还说的这般大义凛然的。

    杨戬心头不快,也懒得和这惯会舌灿莲花蛊惑人心的老和尚分说,他眸中精光一闪,一抖手中兵刃,道:“闲话少说,如来,玉帝,动手吧!”

    “慢慢慢,老僧来此可不是与真君你动手来的!”

    如来突然伸手,喝止住了正准备二郎神,只听他道:“真君和陛下是一家人,那三圣母也是陛下的外甥女,这些都是家事,又何必舞刀弄枪的,关起门来好生商量便是了。”

    “朕这个外甥,向来是个脾气急的,倒是让佛祖你见笑了。”玉帝亦是笑着道,丝毫没在意对面剑拔弩张的杨戬。

    这两个人打什么鬼主意?

    这个想法浮现在躲在暗处悄摸观战的莫尘心里,论实力,他们稳稳能镇压杨戬,论大义,三圣母触犯天条,他二人师出有名,是占着理的,怎么突然又不动手了?

    莫尘不知道的是,纵然这二人联手,但是三界又不止一位三重天大能,他们今日镇压杨戬固然出风头,可难免其余的大能不心生警惕,同仇敌忾,也搞这么一个联盟,到那时,可就棘手了。而且杨戬的道行之高,真打起来,他二人谁也没把握全身而退,所以不是他们不想打,而是有所顾忌不敢打,不然的话,玉帝根本不会元神来此,罗里吧嗦的说上一堆话,早都亲身下界动手了,就跟当初对付莫尘一般,那可是招招都打在莫尘的要害上,没有半句废话。

    “哼,既然不愿与我动手,还不速速退去?”杨戬闻言,却是没有放下警惕之心,在他背后,三圣母和刘彦昌早都被三名准圣三重天大能对峙的气势震慑的胆颤心惊,丝毫不能动弹,他今日如果稍有不慎,极有可能便是搭上他妹子一家人的性命。

    “犯了天条自然是要惩戒的,不论是朕的亲眷,亦或者是什么人!”玉帝义正言辞的道。

    “那你大可以试试!”杨戬针锋相对的道。

    依照天条,动了思凡之念的仙人,是要被剥去仙骨,打入轮回的,而结合的凡人与孩子都是要死的,刘彦昌死活杨戬懒得管,可那孩子是他外甥,还是应劫之人,他总是要护的,至于将他妹子剥离仙骨,更是想也别想!

    “阿弥陀佛,陛下和真君听老衲一言如何?”如来佛祖一副和事佬的模样道。

    “佛祖请讲,朕洗耳恭听。”玉帝点了点头,看了神色紧张的三圣母一家子一眼道。

    “三圣母固然犯错,可她是二郎真君的妹妹,陛下您的外甥女,贫僧以为,可以稍稍宽宥一二,剥去仙骨,打入轮回倒是不必了,仿其母先例,囚禁华山如何?至于这父子二人,陛下酌情处理就是了。”

    “既然佛祖慈悲,为这三圣母求情,那朕便网开一面,不过这凡人勾引仙子,诞下孽种,朕可是不会轻饶,却是要一并打杀了!”玉帝目光冰冷的道。

    在一旁听的莫尘一个激灵,这不是仿效当年处理大公主的法子吗,感同身受的杨二郎怎么可能答应?

    果然,只见杨二郎道:“不行,我可不是你,心狠手辣,你要杀刘彦昌我管不着,可是我外甥和妹妹,我是决计不会眼睁睁的看着她两受苦的!”

    “那真君待如何?”如来佛祖问道。

    杨戬转身,看着被气势震慑的不能动弹的一家三口,心念一动,一道法力涌出,隔绝了三人周围的气势,他望着三圣母道:“好妹子,休怪哥哥心狠,哥哥今日都是为了保全你!”

    三圣母脸色悲戚的看着自家哥哥,玉帝如来两尊大能当面,她自然知晓自己这番惹出的大祸,怕是不能善了了,可是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刘彦昌去死,她却也与心不忍,是以她哀求道:“二哥,就不能……就不能饶我我夫君吗?”

    “饶与不饶,却不是我说的算的。”杨戬脸色难看的回道。

    “不行,朕不答应,仙子思凡,必须严加惩戒!”玉帝却是语气强硬的道,杀鸡儆猴,连鸡都放过了,如何能震慑三界大能,又如何能震慑天庭众仙?

    “不放我妹妹,你就真身下界吧,大不了我今日拼死一战,哼哼,到那时,玉帝如来,看你们谁能好过!”杨戬亦是怒声道。

    “二哥,不要!”

    三圣母哀声道,她自己犯的错,如何能让杨戬为她一力担之,只见她双膝一软,一下子跪伏在了地上,对天上的玉帝道:“陛下,我一人犯错一人当,你不管如何责罚,都冲我一人来,不要连累我夫君和孩子。”

    “小妹!”

    瞧着三圣母下跪,杨戬眉头一皱,伸手便要拉起,可却被三圣母一下子挣脱了开来,三圣母道:“二哥,我实在不想连累你。”

    “阿弥陀佛!”

    如来佛祖又是喧了声佛号,他道:“上天有好生之德,陛下,依贫僧看来,只罚这三圣母一人便是,至于她夫君和孩子,都是凡俗之躯,且饶他们一命。”

    玉帝微微一踌躇,看着那杨戬一副要拼命的模样,叹息一声道:“既然是佛祖你出面,朕便依你吧,三圣母,朕就将你压在华山之下,除非天条修改,华山山崩,永生永世都不得出!”

    “我不答应!”

    “多谢陛下!”

    玉帝一说完,杨戬和三圣母却是同时发声,不过这意思就南辕北辙了。

    两人面面相觑,杨戬的双眸中满是怒气,而三圣母绝美的面容上却全是哀求,只听三圣母道:“二哥,我求你了,就依了陛下吧,你难道希望你外甥如你我从小一般,没有爹吗?”

    这话一出,杨戬如遭雷击,是啊,当年他爹死的时候,他又是多痛恨玉帝,没想到今日自己竟然尝到了玉帝当年的心境,真是造化弄人。

    “罢了罢了,小妹你自己选的路,你自己承受吧。”杨戬摇头说道,手中光华一闪,那把三尖两刃刀,已然被他收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