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二十五章治病二合一

    看着夜游神带着女鬼远去,莫尘笑了一笑,他对一旁的张玉堂问道:“你可知我今日特意带你来此捉鬼,是何目的?”

    张玉堂默然不语,半晌才道:“莫道长是想让我知道,天地间是存在鬼神的,是让我来见识一番。”

    “不错,孺子可教。”莫尘点了点头,这正是他此行的主要目的。莫要忘了,他可是许诺过给张玉堂一个愿望的,而当时张玉堂的态度是子不语怪力乱神,哪怕是他用丹药治好了这小子的病,张玉堂依旧是以为莫尘医术高超而已,今日用这女鬼为他开眼,想来已然是改变了他的看法。

    吃了蕴灵丹,不修行未免有几分可惜,莫尘既然允许他选择仙道和凡人富贵两条路,自然会给他讲解两条道路的利弊,让他能秉持本心,不至于日后后悔。

    “仙道逍遥,有法力神通,但也有诸般危险,比如刚才那女鬼,若是法力不如她,她未必会如此顺从,指不定便要被她害了;而人道虽然累,但于你而言,是胜在富贵长久,不必冒着生死的危险,亦是一桩美事。”

    “前些时日我允诺你的,希望你好好衡量一番,给我一个答案。不管做出什么决定,你都只有一次机会,要想仔细了。”莫尘说道。

    他说的实际很为张玉堂考虑了,毕竟这小子是他的救命恩人。仙道固然好,但一个不慎会魂飞魄散,形神俱灭,那是彻彻底底的死亡,而凡人命虽然短暂,但终究是能轮回转世,只要不出大问题,就能一直活着。

    张玉堂再次沉默,而这次持续的时间久的多,半盏茶的功夫都没有说话,显而易见是其内心在天人交战,他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道:“莫道长好意,玉堂心领了,只是此事事关重大,玉堂实在难以抉择,还请给玉堂一些时日,让我好生思虑一番再下定论。”

    如果说当日莫尘和他讲,能让他做人间帝皇,还能让他得道成仙,他是一丝一毫都不信的,但今日发生的事情,已经颠覆了他二十年来的世界观,由不得他不信。那么当初的愿望,就不是随口说说的玩笑话,他必须要慎重一些。

    “无妨,我要在这杭州府待上许久,时间大把的是,你慢慢思虑吧。”莫尘笑道,他本打算看完白蛇传的热闹便闪身走人,可是天命应劫人的出现,让他改变了主意。

    说着话,莫尘已然负手走出了大门,鬼都除了,他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走吧,明日里你去寻人将这里打扫一番,我和青元子便搬来这里,不再叨扰你父子二人了,有事的话,来这药铺寻我便是了。”

    莫尘淡然的声音传入张玉堂耳中,他定睛一看,这么一句话的功夫,莫尘的身影已然快要彻底消失在了夜色中,想及刚才的女鬼,张玉堂看了一眼这店铺,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也不再想什么仙道人道,一溜小跑朝着莫尘追了过去,搁他一个人在这,要是待会儿再碰见了鬼,那乐子可就大了!

    ……

    一夜无事,到了第二日,张员外派人来将这铺子收拾一番,各式药材都背了些货,这个药铺便算是正式开张了。

    这里地段偏僻,还曾经闹过鬼,倒也没多少人口在左近走动,而看病的人,自从莫尘带着青元子入住这店铺以来,更是接连数日,一个也无。

    好在这二人都是神魔一流,也不靠这药铺养家糊口,没人看病,他二人也乐得清闲,一个成日里巩固散仙的境界,参悟太上剑道,另一个则是没事在这杭州府闲逛,寻觅那沉香父子二人的居所,顺带拔除体内的开天神斧斧气。

    这一日,一大清早,莫尘的铺子还未开门,外边便传来了呼唤声,那是一个孩子的声音,只听那孩子喊道:“救命啊,大夫,救命,救我奶奶的命,快开门啊!”

    莫尘心念一动,灵觉张开,朝着店外望去,那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正推着个板车,车上躺着个奄奄一息的老妇人,脸色青紫,呼吸不顺,进气少,呼气多,显而易见是中了剧毒,命不久矣了!

    “这少年郎也是运气好,第一单生意就撞到了我手里,这要换了世俗郎中,未必有手段去救这老妇人。”

    莫尘喃喃自语了一句,衣袖一挥,那大门吱呀一声,自己便打开了,他对一旁早已从冥想中惊醒过来的青元子吩咐道:“去把人接进来吧。”

    人都是喜欢看热闹的,虽说这里人流稀少,但这孩子呼喊之时,也围住了不少百姓,有那好心的还对那孩子道:“小娃,你奶奶这病一看就很重,这是新开的药铺,郎中的本事不一定行,你还是去旁的大药铺试试吧!”

    “多谢大叔提醒了,只是,只是我实在是没有力气推着奶奶再走了!”那少年说道,他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哪有这么多体力,虽然有个板车,但还是推不远。

    那围观的百姓却没在说话了,人都是趋利避害的,叫他们开句口已然是不容易,更何况是叫他们帮这一对祖孙推车,万一死在半路讹上他们怎么办?

    青元子走到了门口,看着外边围着密密麻麻的人群,眉头微微一皱,待看到那老妇人的脸色,心里顿时咯噔一声,那老妇人分明中了剧毒,以她这衰老的身体,可是一桩麻烦事。

    不过想及自家师伯祖的神通,他的心又放了下来,这对他一个剑修来说,可能是个麻烦事,但对于他这个长辈来说,就是阎君面前,只要别喝了孟婆汤,入了轮回,师伯祖保管也能将人救回来!

    “大夫,还望大夫救救我奶奶!”那少年一看有人出来,当即出声道。

    “嗯,且随贫道进来吧。”青元子点了点头,走下去扶起那老妇人,便朝着药铺内走去。

    他没注意到,他说完话后,这些百姓和那少年的眼神都是极为奇怪,而等他身形消失在了众人眼前,一阵议论声当即在那百姓中炸开了锅。

    “嘿,一个道士当郎中,我看着小子,是把他奶奶往鬼门关送啊!”

    “谁说不是呢,还贫道,谁不知道那些和尚道士除了神神叨叨的卖假药,哪里会治病啊!”

    “可怜了这娃娃哦!”

    ……

    百姓的风言风语,都是围绕着青元子的身份来的,不过人群里最开始提醒那少年换个大药铺的人,此时脸色却很难看,他是三皇祖师会的,那毒正是他下的,原本想要借着此事找另一条街上许仙开的保安堂的麻烦,谁曾向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个药铺,那少年推到这就不肯走了!

    只听他有些懊悔的道:“这下子,可又得找一户人家了……”

    店铺之内,那少年看着是一位年轻的过分贵公子朝着他奶奶走来,神色立时更慌乱了,虽然说道士治病不算太靠谱,但是总比这公子哥治病来的好吧,卖假药的也终归是卖药的啊!

    是以他拉着青元子的衣袖道:“道长,不是您给我奶奶看病吗,怎么是这位公子,我奶奶病的可严重了,您可不能见死不救啊!”

    莫尘闻言,忍不住摇头一笑,俗话说嘴上无毛,办事不牢,没成想他堂堂的焚天大圣,也会有被人看不起的一天。不过和一个孩子,他却是没必要计较什么,伸手一搭,便放在了那老妇人的手臂上,装模作样的给她把脉起来。

    他不说话,青元子不能不说话,毕竟是师伯祖,哪怕小孩子也不能轻易侮辱啊。只听青元子道:“你且宽心,有我师伯祖在,你奶奶定然会安然无恙,贫道可以和你保证!”

    “真的?!”那小孩兀自仍有些不信,确认道。

    “真的!”

    两人说话的功夫,莫尘手下的老妇人却是低低的呻吟了一声,一下子醒了过来,此时再看她脸色,哪里还有半分的异常,却是莫尘刚才伸手搭脉的功夫,就施展法力为她将体内的毒素给尽数驱逐了出来。

    “奶奶!”

    那少年欢喜的呼喊了一声,一下子冲到了那老妇人的身前,左看看又看看,却发现刚才中毒,几乎快死了一般的奶奶,现在脸色如常,就如刚才发生的一切是错觉一般。

    这……这就治好了?

    青元子看着莫尘的手段,对莫尘的钦佩是越发的浓厚了,虽说早料到这等病难不住莫尘,可是伸手一搭脉,便将人救了,他是万万没有想到,大能果然是大能,这份对于法力细致入微的操纵,不是他能比拟的,要是换他出手,休说救这妇人了,只怕法力入体的第一瞬间,他那带着凌厉剑意的法力都能将这老妇人切割成一堆碎肉,还是成末的那种。

    “回去之后,注意饮食,忌荤腥油辣,清淡为主。”莫尘扔下了一句前世都快烂大街的医嘱,悠然的走到了桌前坐下,端起茶盏,慢条斯理的品了一口,一派刚才只是小事的高人风范。

    那少年却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对着莫尘磕头道:“多谢公子救我奶奶,多谢公子救我奶奶!”

    “起来吧,既然治好了,就速速带着你奶奶回家去吧。”莫尘道。

    “公子,多谢你对老身的活命之恩,不知这诊金……”那老妇人原也是一脸的感激之色,不过打量了一番莫尘的衣着气度之后,神色一暗,有些畏惧的问道。

    “诊金便免了。”

    莫尘看了这祖孙寒酸的打扮,笑道:“你们是我这药铺第一位病人,权且便不要你们的药费了,自去吧。”

    那老妇人一听,双眼之中满是感激,亦是跪在了地上,如她孙子一般,磕了三个头道谢,随后被她孙子搀扶着,颤巍巍的走出了门外。

    以莫尘的身份,如果真要诊金的话,出手一次,怎么着也得奇珍仙药为代价,却不是这对祖孙掏得起的,不过救人性命,也算是积累功德了,莫尘自不会强求其他。

    却说他这治病救人,一进一出,不过盏茶的功夫,那老妇人走出来时,门口还围着一群看热闹的百姓,他们本来想看这小药铺如何把人治死了的,谁成想出来个大活人。

    这下可不得了,当即这街上便炸了锅,一传十十传百,各个口里嚷嚷着这小药铺住着个神医,而那原本设计下毒的那人还没走远,亦是听见了这动静,他不禁脸上肌肉微微一抽。

    他们三皇祖师会,垄断了整个苏杭一带的药铺,谁成想前脚出来个许仙还没解决,这后脚又冒出来一个什么鬼神医,那可是鹤顶红剧毒啊,这都能治,这般下去,可叫他们三皇祖师会如何能继续下去?

    外边的动静自然是瞒不过莫尘,晓得今天之后,必然会是大队病人来袭,莫尘道:“去,青元子,寻个招牌挂在外边,就写上一日三位,多的不看。”

    想他莫尘开药铺不过是消遣时间,真要一天天累死累活的看病,那还修炼不修炼,至于日后可能会出现一些骂他见死不救的,莫尘只能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他若不开这个药铺,那些人连三个都活不下去。

    青元子应了一声,便径自下去准备了,莫尘不知道的是,就是这么一个打算,让三皇祖师会放弃了找他麻烦的心思,毕竟只要不抢生意,神医吗,也不在乎多一个少一个,一天看三个人,整个苏杭地带一天的病人可是成千上万来着。

    他这边没有麻烦,许仙那里却又有别的麻烦了,没了鹤顶红,这世上的奇毒可是多了去了,那三皇祖师会的人又搞到了一种毒药,这次可没把人送错地方,径直送到了保安堂,去砸许仙的场子去了。

    许仙是个模样俊秀的白面书生,一身医术还过得去,基本的病症都能分辨出来,一瞧送来的人痛苦无比的在那喘气,整个身子还逐渐蜷缩在一起,当即大惊失色的道:“牵机药!”

    “什么牵机药啊,姐夫?”在柜台忙活的小青有些好奇的问道。

    “快,快,快去寻你姐姐来……”许仙却是没有解释,反而是急声催促道……

    【悠阅书城天天彩票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