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二十六章戏耍二合一

    鹤顶红是天下奇毒,基本上一服用很快便会死掉,可是这牵机药更在其上,倒不是说起其毒性猛烈,而是这中了这毒,死的会极其痛苦。

    中毒者首先会窒息,无力及身体抽搐,紧接着脖子发硬,然后肩膀及腿痉挛,直到中毒者蜷缩成弓形。并且只要中毒者说话或做动作就会再次痉挛。尸体仍然会抽搐,面目狰狞。

    许仙只是微微打量一眼,便知道不是自己可以施救的,当机立断的让小青请白素贞出来,在他眼中,自家这位夫人的医术可是远远比自己高明的多,上次那城中百姓中毒一事,都是白素贞医治的,这呆子可不晓得是白素贞施展的法术。

    没片刻的功夫,小腹微微凸起的白素贞便出现在了前堂,她绝美的面容上呈现出一丝母性的光辉,平白增添了几分柔美的风韵,许仙倒真是好福气,竟然得这么一位佳人垂青。

    “夫君,你唤我何事?”白素贞站在柜台旁轻声问道。

    许仙一听是白素贞到了,立刻侧身让开,指着那病人焦急的道:“娘子你快快来看,此人身中剧毒,命不久矣!”

    原先他遮挡着,白素贞没当回事,他一闪开,白素贞立时便看清楚了那人痛苦抽搐的模样,蛇妖本就是毒物,对于天地间其余的剧毒自然是认识的,只听白素贞神色凝重的道:“牵机剧毒!”

    “正是牵机药!娘子,你看着有没有法子搭救,若是没有的话,咱们与他亲眷商量一番,好送他舒服些上路吧。”许仙有些怜悯的道。

    中了牵机毒,生不如死,与其这般痛苦抽搐受尽折磨而亡,还不如让他早死早超生。

    白素贞闻言,却是摇了摇头,眼神里闪过一丝无奈,她这个夫君,是哪里都好,唯独一点不好的是,这心性实在是太过单纯,从未思考过那些鬼蜮伎俩。

    牵机之毒,岂是寻常人能得到,还能用在寻常人身上的?便是一般的达官贵族,也未必有机会获得此等毒药,甚至不客气的讲,整个苏杭一带,都没有几人够资格获得此等绝毒。但凡事也有例外,达官贵人做不到,大夫却是能做到的。

    白素贞心思玲珑剔透,一动念间便想明白了事情的原委,之前她夫妇二人为百姓驱除瘟疫,收拾那蛤蟆精时,三皇祖师会便来找过他们,要求他们入会,只是条件相当苛刻,被他们拒绝了,而这次的牵机毒,定然是那三皇祖师会借机来找自己一家子麻烦的。

    “夫君,你先出去看看外面的情形,是不是有很多人等在门口,小青,你把这病人扶进来。”白素贞吩咐道。

    许仙一时不解,门口有人和他看病有什么关系,不过他也没问,反正这里他也帮不上忙,遂迈步而出,到了门口一看,果然密密麻麻围满了百姓,都是满脸好奇的盯着大门口。

    小青那边扶着人进了后堂,她亦是千年蛇妖,这会儿也看出了牵机毒的端倪,这种毒药乃是马钱子提取的,她们当年在野外做小妖时,那也是无人敢碰马钱子,就是因为这毒药药性忒狠了。

    “姐姐,你真要救人,这牵机毒可是极为难解的。”小青向来洒脱的俏脸上带着几分庄重之色问道。

    白素贞点了点头,她道:“夫君这是被人陷害了,我刚才用灵觉查探了一下,外边有不少百姓,他们可不知道什么事牵机毒,只要这人一死在保安堂,只怕立时便会有人煽动,到那时,咱们这保安堂只怕就开不下去了。”

    “我要用内丹帮他把毒素吸出来,你且去门口守着,不要让你姐夫进来瞧见了。”

    小青有些不情愿的应了一声,走到了大门口,牵机毒哪里是那么好解的,纵然是姐姐道行高深,可是终究是怀了身孕,法力衰退不少,吸纳毒素,少不得要受些伤势,为了一个药铺,值吗?

    在她看来自然是不值的,而在白素贞看来,那是非常值的,为了许仙,为了腹中的胎儿,她愿意做任何事。

    只见她双手掐诀,法力涌动,周身泛出淡淡的白光,樱唇轻启,一下子便吐出了一枚圆溜溜的白色内丹,不过大拇指指腹大的模样,其上蕴含的威势却颇重。

    这妖族修炼,分为两道,一道便是如莫尘般,入手就是上乘道法,平步青云,直指仙途,而另外一道吗,则是开启灵智的小妖自己摸索,积攒法力,凝聚内丹,日积月累,修为深厚,一身道行,俱在其上。

    这两道也不能说孰优孰劣,毕竟内丹之法,自己摸索出来的更适合自己,同时也不乏前辈高人传下来的上品凝丹法诀。

    不过不管是那道,一旦功成便只能一条道走到黑,再无转圜的余地,虽说殊途同归,但是绝大多数神魔,是修炼不到那个地步的,是以白素贞纵然得遇名师,依旧是修炼的内丹之法。

    那枚内丹放着毫光,在空中滴溜溜的打转着,白素贞手中道诀一变,顿时,那内丹光华大盛,一下子将那中了牵机毒的病人给囊括了进去,丝丝的黑色毒素不断的自他体内涌出,争先恐后的没入了空中的那枚内丹之中。

    “娘子,外边是有很多人围观,你看得怎么样,是否要我进去帮你?”

    就在这治病的关键时刻,许仙的声音陡然自外边传了进来,白素贞当即有些紧张的回道:“夫君,不必了,你在外边看着店,我有小青在就好。”

    这要是让许仙看见了她施法的模样,那还不是一桩大麻烦啊!

    许仙也没有强闯,他娘子看病一向不喜欢他在旁,之前几次都是这般,是以他也有些习以为常。过得半盏茶的功夫,那中了牵机毒的病人身上再也没有黑色毒气上涌,脸上的痛苦之色和手脚抽搐的异状尽皆消失不见,显而易见是毒素清除干净了。反观那枚白色的内丹,此刻其上布满了点点黑斑,不复初始的模样。

    白素贞张口一吸,那内丹当即没入腹中,随后只见她脸色一阵黑一阵白,如此循环往复了好几次,才恢复常态,只是她周身衣衫被微微浸湿,却是出了一身的香汗,那剧毒对她来说也不是好受的。

    “姐姐,你没事吧?”小青在一旁关切的问道。

    “没事,没事……”白素贞摆了摆手,示意小青不用在意。

    她有些虚弱的挪着步,走到了椅子上坐下,随后道:“你去把人搀出去吧,过不多时,他便会醒来,让夫君好生看着他,你在门外守着,不要让人进来,我冥想一会儿。”

    说完话,白素贞美眸一闭,心神便沉浸在了紫府里,一动不动,却是运转法力修复伤势去了,可见她不如表面上说得轻松,真要没事,那里会迫不及待的疗伤啊。

    小青心里嗔怪这姐姐不知道爱惜身体,但面上却什么也没说,她扶着那人出了厅堂,吩咐了许仙几句,随即便站立在了门口为白素贞护法。

    过不多时,那人醒了过来,千恩万谢一番不多说,门口原准备闹事的人,见人病好了,自也是没办法,只能径自散了去。

    许仙没注意的是,在人群最外围,一个手持锡杖的老和尚遥遥注视着他的保安堂,见那中了牵机毒的病人伤好,这才抽身而走,这老和尚不是旁人,正是法海。

    人家说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老和尚就是一根暗箭,时刻想着要算计白素贞,倘若今日白素贞没出手施救,或者是没救过来,他便会趁着三皇祖师会掀起的乱子,站出来揭露白素贞的身份,将事情都归咎在白素贞是蛇妖,有意害人这一点上,随后光明正大的出手镇压白素贞。

    这老和尚仗着一身佛门功法,自恃没了紫金钵盂,两只乡野小妖也不是他的对手,可惜他不知道的是,白素贞早已经得遇明师,不然的话,借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来惹白素贞。

    不过这人啊,一起歹心,自然就会倒霉,法海还没刚走出这条街区,眼前忽然一阵天旋地转,意识当即陷入了黑暗之中,等再醒过来,已然出现在了城门口,赤身**的,周围一群百姓围观他,一个两个还对他指指点点的。

    “阿弥陀佛!”

    饶是法海佛法精深,法力雄厚,也依然是羞红了脸,佛家说肉身是臭皮囊,可是有多少人能看破这个?赤身**的倒是没什么,关键法海是杭州府有名的高僧大德,这下可是丢尽了面子,少不得会影响金山寺的清誉。

    他已然从围观的百姓说话声中,听出了是怎么回事,却是他一路走到此处,不停的在脱衣服,脱完之后,赤条条的来到了此处,方才清醒,眼下基本上是全城人都知晓了。

    “各位施主请了,贫僧磨练禅心,一时入了幻境,这才做出此事,还望哪位施主借贫僧一件衣服遮体,贫僧感激不尽。”法海那谎话是不打草稿的就往外冒,他总不能说是中了哪位神佛的算计吧,那颜面可就丢完了,随便找个借口,总有人信得。

    百姓都是看热闹的,加上法海的声名一贯很好,是以他一解释,很多人都信了,当即有人解下身上的外衫递给法海,这老和尚也不嫌弃人家的衣服脏不脏,不管三七二十一的便套上了,随后道了声谢,便迈步朝成立而去。

    此时实际他心中已然有了成算,前番好端端的闭关,却突然失了钵盂,这次呢,不过是出门看一看,却被人操纵着脱光衣服满大街裸奔,这肯定是有法力远在他之上的神佛在看护白素贞,这是出手警告他来着。

    也是,那蛇妖腹中的孩子乃是天上的文曲星君降世,少不得会有三五亲朋好友助拳,只是真当他没法子吗?待这蛇妖犯下了滔天大祸,到那时,我看尔等再如何助她!

    怀着加倍报复的心思,老和尚强忍着一腔的怒气,消失在了远处,而莫尘的身影却缓缓自城门口浮现。

    没错,这一切真是他搞的鬼!

    说来这许仙,他的药铺离莫尘不过两条街的距离,白素贞一动用内丹疗伤,那法力波动自然是瞒不过莫尘,他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事他要是都看不清楚,那还叫什么焚天大圣?

    问题是这一看,他顺带也就看见了法海,这老和尚鬼鬼祟祟的躲在远处偷窥,莫尘顿时就起了捉弄一番的心思,这才有了后续裸奔的事。也就是莫尘不晓得这老和尚内心的念头,如果知道他把自己当成了文曲星君的故交好友,莫尘还不得笑疼了肚子啊。

    “不好好在家修行,整日里想着拆散人家小两口,再碰见了我还得收拾你!”莫尘自顾自的喃喃自语了一句,心念一动,整个人在城门处消失不见了。

    ……

    时间一晃便是数月,这期间,许仙夫妇使尽了手段,将三皇祖师会一事摆平,还结交上了这杭州府的知府,做上了那三皇祖师会的会首之位。

    可这一坐便出了麻烦,因为白素贞要为夫君庆贺的缘故,那小青便去偷了梁王府的几件宝贝,惹出了梁王来,夫妻二人备受折磨,好在最终在白素贞的法力神通下,将一切都化险为夷。

    而这些事,莫尘都没有掺和其中,这是他夫妇二人与凡人的争斗,祸出己身,莫尘才懒得管,他这些时日一直在加速炼化体内的斧气,还颇有成效。

    原本无论怎么被先天阴阳二气吸噬碾碎都没有半点削弱趋势的开天神斧斧气,经过莫尘几个月的努力,终于出现了衰退,照这个速度下去,恐怕要不了多久,那斧气便会被炼化殆尽。

    这一日,莫尘惯例医治完三个病人,无视在外排队等候治病的众人,关上了店铺门,准备打坐修行,不成想张员外却是火急火燎的跑了过来,人还没到,声音已然到了,只听他喊:“莫道长,莫道长,别关门,我有急事!”……

    【悠阅书城天天彩票的換源app軟體,安卓手機需google play下載安裝,蘋果手機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