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567章 一场杀戮

    突然出现的白衫老人,还有那两个青衫男子,让赵家人感受到了一种寒冷的杀机。

    “敢问阁下,是何人?”赵崇深吸了口气,硬着头皮往前走了一步,拱手作揖,开口问道。

    那白衫老人冷哼了一声,伸出手,手中仿佛有一只黑色蝴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落到了赵崇的脸上。

    赵崇还没来得及说话,便忽然觉得自己体内的某一种东西正在被快速抽离。

    接着,他表情无比的狰狞,最终发出了一声声痛苦的嘶吼,而他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萎缩着,仿佛是被人抽干了精血一般,等到那只黑色的蝴蝶变成血红色,重新回到那老者手中的时候,赵崇的身体定格在那里,赵家一人往前走了一步,轻轻碰了碰赵崇,下一刻,赵崇的身体便瞬间化作齑粉。

    “啊!”不少人口中都发出了惊恐。

    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赵崇竟然就已经……

    化为乌有了。

    这一阵风吹过,好几个赵家人都剧烈咳嗽起来。

    正常人谁能有这种骨灰吹脸的经历?

    “崇叔!”

    “崇爷爷!”

    一个个赵家人目眦欲裂。

    赵崇现在的状态都不能算是凉了,而是碎了,和节操一样碎了一地……

    “你们是什么人!”那一直跟在赵崇身后的中年男人大声喊了起来,只是从他口中发出的声音听上去充满了惊恐。

    白须老人冷笑了一声,手中的蝴蝶已经消失不见。

    “谁杀吾儿?”

    还是之前说过的话,这让他们不得不开始怀疑,是否真的如网上说的那样,人类的本质就是复读机。

    “你儿子到底是谁啊!我们怎么知道是谁杀了你儿子?”赵家中的一个年轻人说道。

    白须老人的目光落到了他的身上。

    下一刻,那年轻人便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被阵阵寒冷笼罩其中,几乎没有半点犹豫,他便转身想要要走,然而他的反应速度还是稍微慢了一些,或者说是他逃跑的速度没有追赶上那蝴蝶飞舞的速度,眨眼间,那蝴蝶就将他化作了齑粉。

    “哼,不知死活。”那白须老人冷哼了一声,在接连杀了赵家两人之后,他的脸上并没有流露出任何复杂的神色,仿佛刚才死在他手中的并不是人,而是两只蚂蚁,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不将人命当回事,否则又怎么可能做到这种程度的无喜无悲呢?

    “你是毒宗的人?”那中年男人此时已经来不及害怕,只是想着如何摆脱这样的困境。

    既然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询问,是谁杀了他的儿子,那自己将谜底揭晓,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嗯?”那白须老人看着他,中年男人便下意识哆嗦了一下。

    “你怎么知道,我是毒宗的人?看来,我儿子的死,真的和你们有关。”白须老者冷笑着说道。

    “不不不,前辈,你儿子的死,和我们没什么关系的。”那中年男人赶紧说道。

    白须老人皱着眉头看着他,似乎是想用目光直接穿透他的内心。

    接着,他缓缓开口道:“继续说。”

    “前辈,您儿子确实是死在了我们赵家,但是杀他的人,可不是我们赵家的人啊!”那中年男人看到了一线生机,赶紧说道。

    “那是谁?”白须老人说话的时候,嘴巴张合度很小,再加上此时的他一直都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模样,让人忍不住怀疑这老头是不是睡着了,但是那冰冷的杀机却时时刻刻存在着,那老人大概也是用这样的方式在给他们施加足够的压力。

    眨眼间斩杀两个赵家人,其余赵家人只能畏畏缩缩的聚在一起抱团取暖,此时的他们哪里还有半点要去和高歌岳新城要说法的豪气?那老人哪怕只是看他们一样,他们都会胆颤不已。

    所以说,这些人之前扯着嗓子要去和高歌岳新城好好“交流交流”其实都是外强中干的话,到了高歌面前,他们可能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毕竟之前在高歌所展现的雷霆手段比起面前这白须老人倒是……嗯,多多少少还是差一点的,高歌就没有他这种歹毒的手段,但是如果高歌会的话,肯定会经常使用的,毕竟干净利落,尸体直接化作齑粉还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连毁尸灭迹的步骤都世界省略了。

    主要是,尸体一直扔在那,别人还得来打扫。

    高歌是那种不喜欢给别人添麻烦的人。

    中年男人犹犹豫豫,看到那蝴蝶重新出现在那老者的手上,中年男人歇斯底里的吼道:“高歌!是高歌!”

    事实上,他原本就没想过要为了自己的良心不去出卖高歌,反正他们赵家和高歌之间原本就有仇恨,当然了,这也不是说没有仇恨他们就不会出卖高歌了……

    之所以之前还有些犹豫,完全是想要抓住这个机会和对方讨价还价,万一对方得到了消息还要弄死自己等人怎么办呢?

    “高歌?”白须老人微微皱眉,“他是谁?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现在应该是在断龙山。”那中年男人小声说道。

    “他为什么要杀我儿子?”白须老人继续问道。

    中年男人很想翻了个白眼。

    你这话说的,还人家为什么要杀你儿子。

    你儿子都要弄死人家了,人家还不动手,等着过年风干了当腊肉啊?

    不过,他知道自己若是真的说了这样的话,只会加快自己死亡的时间,所以换了一种说法,小声道:“那个叫高歌的家伙,大概是闲着没事干吧?他自持自己天赋不错,以前还是修仙学院的人,甚至成为了龙阁成员,这才胆大妄为,不将人命当回事……”

    听那中年男人说到这,白须老者也皱起了眉头:“龙阁的人?如果是龙阁的人,那倒是有些麻烦了……”

    似乎是生怕对方打消了找高歌报仇的念头,中年男人赶紧说道:“您放心,那高歌原本是龙阁的人,现在已经不是了。”

    同时他心里也有些好奇,看这白须老头,也不是凡人,怎么可能连高歌的名字都没有听过呢?

    “好了,我知道了,既然是这样,那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说完这句话,白须老人转过脸看着自己身后的两个青衫男子。

    那两个青衫男子立刻会意,朝着前方冲了出去。

    白须老人,缓缓朝着门外走去。

    只听见外面一片惨叫声。

    这是一场杀戮。

    “你不可以这样……”中年男人绝望的嘶吼了一声,却发现一只虫子飞进了他的口中,接着他开始拼命抠喉咙,可还没一会,那只原本不起眼的小虫子,却已经有拳头大,从他的肚子里爬了出来……

    “你们这些人,都该死!”白须老人背对着他们,抬起头看着天空,“吾儿,你别着急,我会让这些人都为你陪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