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章 回家

    推开门,眼前是一条漆黑的走廊,远处隐约可以看见斑点光亮。

    潮湿的墙皮夹杂着铁锈与木头发霉的气息,涌入郑清的鼻腔,令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阿嚏!”

    伴随着这个喷嚏,身后的铁门缓缓关闭。

    阻断了身后的光亮,也隔绝了身后远远传来的西敏寺的钟声。

    “强烈的既视感呐,”年轻的公费生低笑着,已经没有了上一次的不安,而是熟练的抽出自己的法书,翻开扉页,轻声念了一句: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

    三五点闪烁的星光倏然出现在郑清身前,仿佛一只只巨大的萤火虫,欢快的飞舞着,在漆黑的地下室过道里划出一条条漂亮的光痕,将周围照的通明。

    这是一道学生们常用的照明咒语,魔力消耗低,而且召唤出的是冷光,很适合在图书馆深处或者狩猎时候使用。与‘东方则明,月出之光’或者‘杲杲出日’‘月出皎兮’等咒语相比,‘嘒彼小星’在使用技巧方面要求很高,常常被大家用来比拼高低,看谁召唤出的小星数量多而且飞舞轨迹漂亮。

    郑清是从迪伦那里学到的这道咒语。

    沿着走廊走了数十步,拐弯,熟悉的楼梯安静的立在郑清身前不远处。

    “咔哒。”

    郑清打开怀表,看了一眼时间。

    晚上九点四十六分,距离他离开布吉岛,离开那所生活了半年的学校只有不到一分钟。

    “神奇的魔法。”年轻的男巫低声咕哝了一句,将挂在胸口的通行证小心翼翼收了起来。这是他两周后回校的凭证。

    然后他又将那些沉重的行李从灰布袋里拎出来,开始气喘吁吁的爬楼。

    “我回来啦!!”

    一边爬,他一边大喊大叫着。

    ……

    郑清是在十八号晚上,也就是踩着小年的尾巴回的家。

    当时,家人们正围坐在一起吃饭、看电视。厨房里灶王神像下的香炉里,刚刚续上的细香冒着缕缕青烟,电视里,一年又一年的过年节目一如去年。

    毫不意外,郑清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的情况把家里人吓了一跳。

    “学校不是通知我们说你明天才能回来吗?怎么大晚上回来了!”郑父对于郑清的突然出现耿耿于怀,他原本已经准备第二天开车去长安机场接站。

    对于家人非巫师的学生,第一大学都会采取屏蔽信息加混淆魔法的方式,确保巫师世界与白丁世界的距离。相应的,逢年过节的礼物、亦或者平日打电话、收发信笺,学校也有专门机构负责。

    就像这次寒假回家。

    学校向学生家长们告知的归期,比学生们的实际归期都晚一天左右,这样可以防止部分学生家长真的去机场或者码头接站导致情况复杂化。

    至于相关解释,学校也有统一说辞。

    “学校临时通知的,年末航班调整,飞我们学校那边的航班提前了。”郑清心底翻着白眼,嘴边却一本正经的解释着:“原本我还想着到了长安那边给家里打个电话……但想着也没有多远,就没在折腾了。”

    对于郑清的解释,家人们并没有什么疑虑,只是稍稍抱怨了一下学校。

    与父亲相比,郑清母亲的关切则更实际了许多。

    “人都回来了,还说那些没用的干嘛?”她张罗着,给郑清加了一副碗筷,同时催促道:“快洗洗,去去尘,然后先吃饭……还没吃晚饭吧!”

    郑清含糊着,没有肯定,也没有否认。

    实际上他刚刚吃过晚饭不足四个小时,但看着母亲那期盼的眼神,听着那欣喜的语气,他实在没有勇气拒绝。

    “那我先去洗漱了。”他咕哝着,将几大包行礼堆在的门口,径直向卫生间走去。

    身后,隐约传来父母互相埋怨的对话。

    “我早就说,今天先把饺子包好,明天孩子回来能直接吃,你非要明天再弄。”

    “明天弄不是更新鲜嘛!谁知道他今天晚上就回来了……”

    ……

    郑清吃饭的时候,已经休息的郑老教授也起了身,来到客厅。

    “回来啦?路上累不累?”

    “大学学习辛苦不辛苦?……进了大学也不要太放松,我记得你的学业是本硕博连读的对吧,这种对你们平常的绩点都有要求,一点都不能马虎!”

    老人倚坐在沙发上,絮絮叨叨,谈论着郑清的学业。郑清一边吃着饭,一边挑选漂亮话来应承老人。郑父郑母有心阻止老人说那些沉重的话题,却又不好真的开口打断,只能你推我,我搡你,看的郑清暗自发笑。

    坐了半晌,许是精力不济,郑教授便起身,打算重新去休息。

    郑清几乎可以听到客厅里父母长吁一口气的声音。

    “哦,对了。”起身走了两步后,郑教授忽然想起什么,回过头,对郑清说道:“吴先生最近不在店里……前些日子出门的时候,他跟我提了一下,让你抽时间去店里看看……马上过年了,你去店里记得打扫打扫卫生,贴一下门神对联什么的。”

    “哦哦,没问题。”郑清连声应承着,心里却不由有些失望。

    虽然之前听先生说过,而且他也有心理准备,过年回家的时候遇不到先生,但没回家之前,他的心底终究还有那么一点点奢望。

    郑教授没有注意到孙子的表情,仍旧不紧不慢的吩咐道:“……还有吴先生店里那只黄花狸,他走的时候也嘱咐说让我们多照看照看,你去店里打扫的时候注意一下,如果那只猫在店里,就带回家。反正也不差这几天。”

    郑清闻言,不由扬起眉毛。

    那只黄花狸还需要自己照顾?这个笑话真有趣。不过考虑到先生说话应该不是无的放矢,郑清没有犹豫,也答应了下来。

    安排妥当之后,郑教授心满意足的向卧室走去。

    一边走,一边念叨着:“家里那只胖鼠也不知道哪里去了……回头让那只花猫找找,兴许它能找到……”

    郑清知道,老人说的胖鼠,应该就是在家里住了许久的‘肥瑞’。因为时间长了,老人对那只灵气十足的小东西很是敏感,所以才会念念不忘。

    当然,他也知道,肥瑞现在已经回到了布吉岛,就算先生家的黄哥再厉害,在家里也找不到那只肥老鼠了。

    只不过,这种事情,他决计不会向爷爷说的。

    有的事情,只能依靠时间长河的力量,慢慢洗刷掉它们曾经留下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