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2610章 浓度

    日影西斜,慕云晗从昏睡中清醒过来。

    顾凤麟躺在她身边,睡得很沉,一缕日光落在他枕边,从她这个角度看,他的皮肤苍白到透明。

    慕云晗轻手轻脚下了床,走到外间。

    小黑点儿和老虎趴在门口打盹儿,看到她就撑起身子,紧盯着她。

    慕云晗蹲下去,安抚地拍拍两个小东西的脑袋,低声道:“你们都是有功的。”

    锦绣一直在外守着,压低声音道:“奴婢伺候夫人梳洗。”

    慕云晗点点头,轻声交待:“把顾长青请到花厅。”

    待她收拾妥当,顾长青也就来了。

    慕云晗把手递给他:“你给我诊脉。”

    顾长青有些诧异,却也没有多问,屏声静气专心诊脉。

    过了很久,他才很小心地问慕云晗:“夫人是想看什么?”

    慕云晗道:“你看出什么来了?”

    顾漪澜说她中了毒,她的血没用了。

    她之前还会发热,头疼,现在却是一点异常都没有。

    多半是看不出什么来的吧?

    她心里这样想着,却还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希望能有转机。

    顾长青越发小心谨慎:“夫人,我什么都看不出来,就只看出您有些体虚,气血不足,忧思过重。”

    果然是这样……慕云晗笑笑,换了话题:“和我说说大人的伤情。”

    原本她以为这个话题应该比较轻松容易,谁知顾长青吓得猛地站了起来。

    慕云晗心口狂跳,总觉得不妙,她握紧拳头,不动声色:“搜魂爪的钢珠里携带了剧毒,那是什么毒?你别想瞒我骗我,不然,以后你都别想吃我们厨房的饭菜了。”

    顾长青和医长老一样,都是好吃的饕餮,闻言顿时苦了脸:“这个,我还不是很确定。”

    慕云晗道:“全天下的人都可以不知道,唯独我不可不知。”

    她做了最坏的心理准备:“你说吧,我能受着。”

    顾长青飞快地跑过去在门口张望一番,关好门才过来小声道:“我瞅着那毒就和当初九爷、阿源中的毒类似。”

    慕云晗觉得喘不过气来:“为什么说类似?有什么地方不一样吗?”

    顾长青道:“成分差不多,但是浓度更高。”

    他叹了口气:“夫人请随我来。”

    小白鼠仍然养在地牢里,动乱那夜地牢未被攻破,它们也得以保全,未受惊吓。

    慕云晗前些日子曾来过一次,繁衍得很好,这次却是肉眼看得出的少了很多。

    她皱起眉头:“怎么回事?”

    顾长青叹着气,掀开屋角一个大冰釜:“夫人请看。”

    里头全是小白鼠的尸体,死状无一不是狰狞凄惨无比,七窍流血不说,更有许多是皮被胀破,露出了里头紫红色的肌肉。

    “从前不管是用九爷的血,还是阿源的血喂白鼠,都没有这样发作得迅速猛烈的。

    要说有什么不同,就是内脏没有发生肿大腐烂的情况,同时就是它们的肌肉血管变得更加粗壮了。

    以我看来,这应该是体内某种力量增长得太过迅速,而白鼠身体太弱,承受不住的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