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当前位置:天天彩票 > 科幻小说 > 龙墟

第922章 牧唐的法子

    半个小时之后,战斗结束了……

    牧唐失策了!

    他期待的两败俱伤并没有出现,西园寺琉璃简直突破下限的摆在了长宗天一手里。对此,牧唐可以说是相当于无语的。你说你一个“变化神人”,竟然败给了一个“创造超人”,这可真是……都找不到什么词语来形容了,打架都跟玩儿似的。

    而且,当“日出之剑”的刀刃架在了西园寺琉璃的脖子上的时候,这女人很没节操和骨气的求饶了,并不且表示只要长宗天一不杀她,她什么都可以做,一切都听长宗天一的——在活命面前,她一个“变化神人”也卑微不堪起来。

    牧唐除了“啧啧啧”感叹之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心中“我擦这都可以”的郁闷。堂堂一个“变化大神”,在“创造超人”面前卑微求饶,予取予夺,反正据牧唐所知,这还是头一例。

    当然,这也间接的反应了长宗天一的恐怖!这家伙是天正的战斗狂人,竟然能够想出“共享他人魂气”的方法来战斗,这想法当真是天马行空,偏偏还让他给做到了。

    “看够了吗?”

    当牧唐听到这话,他就知道长宗天一早就知道他在“坐山观虎斗”,他索性就拍拍屁股,走了出来,拍着巴掌,说道:“精彩,当真是精彩!该赏,重重的赏!”

    跪地求饶的西园寺琉璃恶狠狠的看着牧唐,如同一头蓄势待发的母老虎——她是典型的欺软怕硬,在长宗天一的刀锋下,她不敢对长宗天一展露出恨意,所以就把这些恨意和愤怒全都转移到了牧唐身上!

    就是这家伙!

    全是他害得!

    刚刚他要是和自己一块儿对付长宗天一,自己又怎么会被长宗天一打败,又怎么会这么狼狈、屈辱!?西园寺琉璃恨啊,恨的咬牙切齿,恨的恨不的吃了牧唐!

    牧唐当然注意到了西园寺琉璃的眼神,道:“喂喂喂,你看着我做什么?你那眼神是怎么回事,是要吃人吗?又不是我欺负了你。是你自己技不如人好吧,关我什么事情啊?不要看我,不要看我。”

    牧唐不说还好,一说,西园寺琉璃更是恨的满面赤红,极其有料的胸脯起起伏伏,蔚为壮观,“咯咯”的咬牙声远远都能听见。

    长宗天一挑了一下手中的“日出之剑”,“你想活命?可!你向‘神母’发誓,从此‘西园寺家’永远效忠‘东日岛’,永远不再背叛‘东日岛’,然后……再顺便将那个人拿下,生死不论,我手中的‘日出之剑’就给你留一线生机。”

    永远效忠“东日岛”,而不是他长宗天一或者长宗家,若是有意为之,那只能说长宗天一要么真的是心怀祖国一片赤诚,要么就是手段高明心思毒辣。

    “好!”

    果然,西园寺琉璃咬着牙回了一句,不管三七二十一,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说吧,况且效忠的是“东日岛”,又不是长宗天一或者长宗家,就算丢人也没有丢到姥姥家。

    牧唐翻了翻白眼,节操,节操啊大姐!

    不过,他还真不能让长宗天一得逞了。毕竟,“西京”可也有四五十万的“自卫队”,加上“西园寺家”上上下下所有的武力,搞不好可以组织起一直百万大军!

    若是这样,对他的“灭日作战”可就大大的不利啊。

    对此,牧唐只能再次感叹一句,失策啊失策——随即又想到,还真不算是我的失策,谁知道西园寺琉璃这么废啊?

    于是不等西园寺琉璃发誓,牧唐就冲了出去,“杀生切”挥砍出去,一刀生二刀,暗含了“道生一、一生二”之道理奥秘,正是“天子七杀刀”中的“杀气”!

    这“杀气”二刀,一实,一虚,实的那一刀向着的是长宗天一,而虚的那一刀则是砍向西园寺琉璃。

    面对牧唐这突然使出来的一刀,长宗天一和西园寺琉璃都脸色一变,他们都能够感受到那一刀中所蕴含的威胁。所以,长宗天一都顾不得西园寺琉璃了,提起“日出之剑”,配合着左手的佩刀,双刀连出,迎了上去,同时还不忘一脚将西园寺琉璃踢了出去,当做肉盾。

    西园寺琉璃被长宗天一用刀逼着,根本就来不及反应,结果就是那两道刀光全都没入了她的身体,只不过其中一道直接从她的身体上贯穿而过,继续射向长宗天一,然后和“日出之剑”撞击在一块儿。

    “杀气刀”不是那么好挡的,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办法格挡,但是奈何长宗天一手里有“日出之剑”,这柄可以斩断一切之忍,连“杀气刀”都被其一刀两断了。

    真是fvck了!

    “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西园寺琉璃倒是先发难起来,在自己身上一通自.摸。

    牧唐道:“喂,饭不能乱吃,话也不能乱讲啊!我能对你做什么?说的好像我对你怎么样了似的。我可是救了你诶。好歹来一声谢谢好不?”

    西园寺琉璃细细感知了一番,没见身体有什么异常,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咬着牙对牧唐说道:“我谢谢你了!”

    牧唐挥挥手:“不用客气,应该的,我这人天生就爱助人为乐。”

    这个家伙,真该死啊!

    西园寺琉璃心里大吼着,然后转身狠狠的盯着长宗天一,然而狠归狠,眼里却已经多了一份惧色和忌惮。

    长宗天一道:“西园寺琉璃,看来你又改变心意了?”

    “……”

    “你可要想清楚了。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下一次再落到我手里,等待你的可就是死亡,也只能是死亡了。‘东日岛’不需要你这种毒瘤存在。”

    西园寺琉璃紧咬牙关,紧抿双唇。

    “算了算了,女人就是女人,”牧唐不耐烦的挥挥手,赶苍蝇似的,“打架说到底还是男人们的事情。你一个女人,就别馋和了。想要打败他,我还有两种方法,只要你配合,绝对可以轻松的打败他。你信不信?”

    不信!

    西园寺琉璃的眼神满满的写着“不信”两个字。

    长宗天一却是皱起眉头。

    牧唐道:“一种见效快,但是你得吃点儿苦头;另一种见效慢,只不过对你来说更加友好一点,不用吃那么多苦。你选哪种?”

    西园寺琉璃见牧唐说的煞有介事,“不信”的眼神倒是有了一些松动,“哪两种?”

    牧唐道:“我只能说第二种,那就是你找给地方尽情的把你体内的‘魂气’都消耗掉。长宗天一的‘魂气’既然源自你身上,只要你身上的‘魂气’枯竭了,他也就萎了。只是你身上‘魂气’那么多,一时半会儿也消耗不完,所以需要更长的时间,有夜长梦多的危险。”

    西园寺琉璃眼睛一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

    为什么呢?很简单,不是她蠢笨,而是她太以自我为中心了,光想着自己一个人对付长宗天一,就算之前有拉上牧唐,也纯粹是利用牧唐。而牧唐的这个方法,明显是需要两个人通力合作的。一方去可劲的消耗“魂气”,而另一方则全心全意对付长宗天一。

    “那第一种呢?”

    牧唐道:“第一种还是算了吧。第一种虽然见效快,可就你这样的,我怕你承受不住痛苦,别到最后又把账算我头上,那我多冤?你还是乖乖的找个地方消耗你的‘魂气’吧。”

    “你!”

    西园寺琉璃气急,真是太瞧不起人了,“那我就选第一种方法!”

    “咦?真的假的?你可别后悔。这世上可没有后悔药吃。”

    西园寺琉璃已经中了牧唐的激将计,“你一个男人哪那么多废话,拖拖拉拉像什么样,有什么法子赶紧使出来!”

    牧唐道:“这可是你说的?”

    “你有完没完?”

    不远处,长宗天一就看着牧唐和西园寺琉璃在斗嘴。

    他为什么干看着,怎么不攻上去?

    不是不想,而是以一敌二,他没有胜算,他需要一个契机——他倒是不后悔刚刚没有立即杀死西园寺琉璃,因为刚才他让西园寺琉璃做选择,是为了“东日岛”这个国家,而不是单单为了自己,此时,他也在思考,思考如何将牧唐和西园寺琉璃分化开来。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日出之剑”,心中呢喃着说道:“日出之剑啊,请你助我诛杀奸佞,荡平不法,还‘东日岛’以乾坤郎朗!”

    倘若“日出之剑”还有器灵,或许可以听到他诚心诚意的的祈祷,然而其器灵已经被牧唐给干掉了,此时的“日出之剑”不过是一件普通的“圣魂器”,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倒是不至于,但也远没有以往那么强大了。

    他看着牧唐,只见他伸出手,对着西园寺琉璃说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等下可别后悔。来,咱们手牵着手。”

    西园寺琉璃道:“你要干什么?”

    “呵!你这话说的,好像我能干什么一样。牵个手而已。是不是你妈妈告诉过你,不要和男人牵手,因为牵手会怀孕?”

    “……”这话说的,让西园寺琉璃真想一巴掌扇过去,活了这么些年,还从来没有人敢对她这么无礼,“这就是你的方法?”

    “这只是第一步,精彩的还在后头呢。来,牵着,不管等下发生什么都不要松开。否则你就等着他用‘日出之剑’砍下你的头来吧。”

    西园寺琉璃稍作迟疑,便伸手过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长宗天一动了,几乎是瞬间功夫,他就出现在了牧唐和西园寺琉璃面前,手中双刀一刀斩向牧唐的胳膊,另一刀斩向西园寺琉璃的手,显然他并不想这两人手牵手。

    西园寺琉璃似乎已经对长宗天一有阴影了,惊叫一声就要闪躲,但牧唐的手速却快的很,她刚后撤半步,就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然后……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