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池底钻出的小东西(二更)

    夜溪郁闷至极,看着空荡荡的的四周,哀叹,这是什么事啊。

    干脆转身往里头走,一个一个观察起那些大坑来。

    深处,有什么在蠢蠢欲动。

    外头的人要疯了。

    宫九清在发现放飞自我的仙剑引起第一处剑池也疯魔的第一瞬间,果断开启护宗大阵和内门大阵。

    因为行动及时,所有仙剑在众人的阻拦下还未飞出内门,但磕了药似的往护罩上冲。

    外头早有准备的高阶仙人门纷纷现身,冲到空中去抓剑。

    仙剑虽多,可实力雄厚的太微高阶仙人们也多。

    众人虽焦急但也并不慌乱。

    谁知——

    接二连三有别处的剑池呼应着破了禁制集体放飞!

    鬼知道那些禁制为何突然自己消失。

    幸好仙剑们只是飞来飞去并不攻击,不然,传承自大能们的仙剑一旦发挥全力——

    宫九清觉得很不好,高阶仙人们都觉得不好。

    秘境里的老祖们也坐不住了,全出来镇场子,气势齐放,低阶的弟子们老老实实趴在地面上不添乱碍事。

    太微宗的剑池有多处,毕竟外门弟子过百万,内门弟子也多,因为仙人活得久,弟子年年收,越积越多。

    剑池有外门,有内门,有按着修为分的,也有按着五行分的,有新的,也有旧的,有对弟子针对性开放的,也有弟子达到某些要求才能有幸进去一次的。

    总之,很多。

    而剑池里的剑,更多。

    毕竟全宗门上下皆用剑,日常损耗就是一个惊人的大数目。

    如今,这些高高低低好好坏坏的剑,全在空中流窜。

    还有剑房回收的破损坏掉的残剑也莫名其妙的凑热闹。

    亲眼看到不少剑把手半截剑头剑身子什么的乱飞,不少弟子趴在地上喃喃:“成精了...”

    内外门全乱了套。

    宫九清来不及生气发怒,只能吩咐众人按着修为高低去抓剑。

    穆昀一句不敢多言,这阵仗闹得有些太大了,他坚决相信不是自家徒弟的手笔,但自家徒弟是引子啊。

    啥也别说了,抓紧表现吧。

    火烧屁股的小蜜蜂般飞到东飞到西,抓捕仙王级别用过的那些剑。

    这些剑都成精了吗?稍微慢一点,一个错过就嗖一下飞进剑的海洋淹没了去。

    所有太微人看着密密麻麻如蝗虫过境的天空都有此感想。

    无归凤屠倒情形好些,因为两人出手去抓的是品阶不是太高的那些,稳稳当当一抓一把,抓到后用捆仙绳绑到一起拖在身后。

    被喊来的吞天火宝也是如此操作,避开了高阶仙人。

    空空捡着自己能力范围内好看的剑去抓,抓着了自己不拿着,随手扔给太微的人。

    王子燎本也想一样去抓,但满天剑看得他眼花缭乱,干脆找了座无人的山头,放开喉咙,无声的歌声一圈一圈荡漾向天空,渐渐,似乎那些飞剑速度没那么快了,而后头追着的人也慢慢稳下心绪。

    不少目光神识扫过来,稍稍注视后立即挪开,王子燎只当没感觉到,无声唱着舒缓的语调。

    能唱歌解决的事坚决不动手。

    天空上的飞剑在减少,宫九清慢慢放下了心。

    而剑池里,夜溪对着某个东西深深无语。

    她正研究剑坑呢,里头有仙剑长久停驻而留下的凛冽剑气,每一道都是那么的触目惊心,也可推算出这里的仙剑该是多么难得,她是闯了多大的祸。

    默默盘算身家,真要她赔她能赔得起几把,希望无归凤屠给力全给救回来。

    想着,看着,感受着,不知不觉就走到最大的坑前,她不记得她走神时都干过什么,自然也不知道这坑是自己用脑袋撞了最多次撞出来的,就觉得这坑里苍凉的气息让人胆战心惊,只觉若是这里插着的那把仙兵一出,能把地劈透气。

    好霸道的剑气。

    重兵。

    夜溪跳下去,在坑底这里摸摸那里摸摸仔细感受。

    说不得自己能悟出什么来。

    剑池的坑底是白里透淡紫的颜色,那紫色极淡,白得纯粹,里头若是有些不一样颜色的,特别显眼。

    夜溪正在坑底摸着呢,就见视线里某处碎裂堆在一起的石头堆似乎动了动。

    她并未停下手里动作,漫不经心的留意着。

    那动静越来越明显,似乎有什么东西正从地底往外钻。

    啪——啪啪——

    是上头碎石被拱到一旁发出的轻响,夜溪不能再装听不见,弹出指甲过去守着。

    心中升起一股希望——或者这篓子不是自己捅的呢?

    夜王要甩锅,并亲手抓捕“凶手”归案。

    必须的!

    “凶手”必须的另有其人!

    擦掌霍霍。

    只见那处一拱一拱又一拱,碎石头一掀,钻出一个白色的两个指头大的小脑袋来,漆黑的两点眼睛。

    大眼瞪小眼。

    良久。

    夜溪没动,小脑袋觉得安全了,开始往上钻,钻啊钻,钻啊钻,直到整条身子跳出来。

    然后被两根手指头捏住。

    七寸拿捏的准准的。

    “什么玩意儿?”夜溪冷漠脸。

    虽然个头很小,长相也很萌,但她又不瞎。

    这顶着两个小包包的长圆脑袋,长着细小鳞片的细长身体,尾巴有鳍,腹生四爪,这分明就是——龙崽子——的形状。

    但并不是龙。

    至少,绝对不是神龙。

    而且,应该也不是仙界的龙族。

    眼前这小东西应该是个龙形的灵体。

    夜溪脑子里已经制定了真相:绝对是这小东西困于池底想越狱,正好自己赶上了,或者小东西还借了自己的运,总之——它才是凶手!

    很好,捉拿归案。

    把小东西交出去这烂摊子就跟自己无关了。

    夜溪满意的笑了。

    小东西也笑了。

    被拿捏住七寸小命掌握在两根手指间丝毫不惧,或者说,傻。

    傻乎乎的把尺把长的细身子一圈一圈的缠在夜溪手腕上,两只小黑眼睛一弯。

    夜溪心一凉,下意识把小东西往外甩。

    本王才不是你同伙!

    没甩出去。

    小东西张嘴咬住了夜溪的手指尖,夜溪能感觉到柔软的小嘴巴里并没有长牙,似乎还带着一股奶腥味儿。

    “喂,你是什么?”

    小东西弯着眼睛不开口。

    夜溪想了想,换了精神力交流。

    “什么东西?”

    小东西没反应。

    夜溪皱眉,好似神志还没高到可以意念交流。

    究竟什么东西?

    “松开。”

    不松。

    “下来。”

    不下来。

    夜溪粗暴的捏住小脑袋往下拉,啵的一声,小嘴巴落了空,吧唧一下,瘪了。

    好委屈。

    夜溪嫌恶的弹弹手指头,不讲卫生的小崽子恶心不恶心?

    扯,尺长被拉到快两尺,小东西顽强的尾巴卷着夜溪手腕不放松。

    这是赖上了。

    “嘿,跟本王耍赖皮?老子这就吃蛇生!”

    指甲又薄又利,比最专业的厨刀分毫不让,夜溪正要片,额头一紧。

    指甲缩回,一手摸上去。

    摸下片竹叶来。

    嗯?

    竹子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