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146 凯勒巩之死

    魔苟斯这一战投入的兵力非常多。

    夏尔实际上已经做好了最坏打算。

    然而当他乘大鹰抵达合围线东部时,所见一切却比他想象当中的要好一些。

    高空当中的视线看不具体,却能够看清总体情况。

    凌冽寒风吹当,双手牢牢黏在大鹰背部,视线朝下方俯瞰,一切都显得渺小而又笼统。

    但那仍在持续着的战场却仿佛一片沸腾的黑色湖泊,于周遭绿色原野围拢下显得异常明显。

    此时战局似乎已经陷入尾声,其中一方正不断驱逐追赶着另外一方。

    失败方丢盔卸甲,不断朝北方逃窜而去,阵型散乱,整体模样好不狼狈。

    那是一群半兽人军队,而非精灵。

    这情况让高空中的夏尔松了口气,随后仔细打量,渐渐有所了然。

    合围线东部地形同样易守难攻,但此地拥有一处非常明显的漏洞,名为玛格洛尔豁口。

    顾名思义,此地是被两片山峦地区夹在中间的一处开阔平坦之地,平时被费艾诺第二子玛格洛尔驻守。

    此时下方大地上那些窜出来的半兽人军队显然就是从那里窜进来的。

    但它们却遇到了迈兹洛斯所带领的精灵大军。

    夏尔能够认出那军队的旗帜,因为来之前他就曾经在希姆拉德见过的这支军队,当时领头者迈兹洛斯自称在讨伐蜘蛛。

    此时看去,该军队表现的比多松尼安的守军要强得多,主要原因是他们并没有受到熔岩海洋的限制,可以任意驰骋于平原之上施展拳脚。

    但另一个原因其实也很明显——北方的主要军队大多都在围攻那易守难攻的希姆凛!

    目光望向北方朦胧烟雾笼罩着的山地高丘,无数黑点般的敌军隐隐可见。

    低头又看了看下方此时一边倒的战场,夏尔突然感到有些奇怪。

    南顿埚塞布的一群蜘蛛在战争开始前就突袭了多松尼安,而在多松尼安大军撤退时,它们复又来了个趁火打劫。

    它们显然不是在胡乱进军,而是早就知晓魔苟斯的计划。也就是说,那些怪物与北方大军有所联系。

    但如果真的是这样,为何蜘蛛们不去牵制眼下这群驰骋战场的精灵大军,反而非要去多松尼安骚扰?

    在夏尔看来,当时迈兹洛斯的军队驻扎在死亡山谷前,如果那些蜘蛛真的想,还是能牵制一阵子这些军队。

    那么如果真如此,此时逃窜着的敌军就有很大可能深入中土造成更多战果,而非被如此迎头痛击而回。

    他显然猜不到此时局面完全是因为大蜘蛛乌苟立安特擅自做主。

    种种原因,那头恐怖的大蜘蛛并没有按照原本轨迹前往东方,而是一直在停留在死亡山谷内繁衍子孙,并且在某人带来的翅膀煽动下复又与魔苟斯搭上了线。

    在察觉到迈兹洛斯跑去攻打死亡山谷后,魔苟斯的原定计划的确是希望蜘蛛们牵制这伙军队,但乌苟立安特却显然有自己的算盘,乃至于并未按照该计划执行。

    源于往昔一些龌龊事件,大蜘蛛与魔苟斯之间的关系实际微妙的很,无法用单纯的盟友来归类。

    没有多想什么,见后方并无大碍后,夏尔也就不太着急返回自家领地了,而是在思索片刻后,朝着希姆凛方向前进而去。

    此时他身处于高空当中便利很大,就算深入敌军,也根本无法被敌人们攻击到。

    而看那北方所在,似乎战争尚未结束。

    果不其然,当他抵达那片被大片凹凸丘陵地带围拢于中央的希姆凛上空时,所见局面确并未停止。

    不过却也差不多快要结束了。

    放眼望去,希姆凛顶端的庞大堡垒此时已经被攻陷了大半,那城墙哨塔当中遍及半兽人的情况看的夏尔直皱眉。

    这种情况,此地其实已经算是失陷了。

    只有在要塞最深处尚有一群所剩不多的精灵士兵仍在内堡仰仗一座城门顽强抵抗着。

    只是他们的抵抗显得分外不起眼。

    此时敌人大部队实际上并没有多理会于此,而是在为那即将抵达的迈兹洛斯大军攻城做着准备。

    这种情况下,只有一群相对稀少的食人妖与半兽人在一头炎魔的带领下仍旧攻打着此地残存精灵。

    而看那摇摇欲坠的城门,显然精灵们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高空当中的大鹰盘旋片刻,随后突然朝下俯冲而去。

    有炎魔发现了这情况,于是手中一道深红火球开始酝酿。

    只是那大鹰并没有抵达攻击距离之内就复又转移了方向翱翔而去。

    炎魔因此收回目光。

    然而它却想象不到这一来一走间实际发生了什么。

    悄然出现于内堡城墙顶端的夏尔抬手迅疾朝外射了一箭,随后脚步一窜,在城墙上一群防守士兵惊愕的目光下,灵巧翻身跳入之后庭院当中。

    在他身后城门外,那被攻击的所在突然传来一阵响亮的怒吼,那似乎是炎魔特有的声音。

    只是这怒吼出现的非常短促,当一道沉闷爆炸声响过后,就直接戛然而止了。

    于是一时间外面变得有点安静,攻城锤轰隆的声响暂时消失。

    “卡尼珥大人?怎么会是您?”一道惊愕声音传来。

    目光看去,指挥一群士兵用力抵抗城门动荡的军官似乎有点眼熟。

    稍微一思索,他发现这位似乎是某个讨人嫌家伙的副手。

    随后当他看见不远处存在着的一条大白狗后,夏尔不自觉皱眉。

    没错,就是凯勒巩那个家伙。

    想想似乎也很正常,前阵子战争没爆发之前,就听说这位被他大哥打发来希姆凛吹冷风来了。

    只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夏尔显然忽略来这件事。

    不过发现这点后,夏尔也没有转头就走,倒不是他准备以德报怨或者顾虑大局,主要原因是凯勒巩此时已然重伤捶死。

    门外攻势因某位炎魔指挥官的遇刺而暂缓,一位士兵将夏尔引入后方内堡大厅当中,随后面色惨白瘫在一处长桌上的凯勒巩就映入眼中。

    对方浑身是血,身上还插着好几枚断箭,此时躺在那里正清醒着,但却似乎已经属于回光返照。

    听到声响后他转过头来,发现是夏尔后,不觉咳嗽了起来。

    “知道吗,我刚刚还在想,临死前竟然用仇敌发明的药剂续命,简直是一个耻辱。”

    夏尔没有回应,而是脚步靠近,准备上前看看他伤的到底如何。

    然而面对走近的夏尔,黑发的凯勒巩却喘着粗气,勉强抬起手臂来,无力的锤了夏尔肚子一拳,随后惨笑一声。

    “死之前杀了那么多敌人,现在又报了你羞辱之仇,你能来,我倒是幸运,没有遗憾了!”

    言罢,他锤在夏尔肚子上的拳头无力划下,嘴角带笑,但那渐渐空洞的灰色双眸却无声凝望向大厅外隐隐烟雾弥漫着的防守战场。

    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