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388章 杀机现

    花木兰的身份既然已经被曝光,赵俊生也没什么好害怕的了,他抬头对上拓跋焘的目光,“欺君之罪?末将不知何时犯上了欺君之罪,陛下这个帽子扣得太大了”。

    “你和花木兰合伙隐瞒她的女子身份而欺瞒于朕及满朝公卿,这难道不算欺君之罪?”拓跋焘一脸威严的质问。

    赵俊生淡然道:“谈不上隐瞒,末将和木兰还没有傻到把**主动去告诉他人的地步!再者,历朝历代也没有哪条法令规定不许女子从军,之所以隐瞒木兰的女子之身,是不想给同袍们带来困扰!”

    “大胆,你还狡辩!”拓跋焘勃然大怒,大喝:“来人,拖下去斩了!”

    赵俊生面色一寒,右手不由自主的伸向了刀柄。

    “陛下且慢!”寇谦之大骇,迅速出列高声道:“陛下且慢!”

    “尔等先退下!”寇谦之喝退进来要把赵俊生拖走的几个大内侍卫,对拓跋焘拱手道:“陛下息怒,花将军和赵俊生虽有欺君之嫌,但请陛下看在花将军是出于一片孝心的份上予以赦免!赵将军千里率军来救驾,麾下将士都劳苦功高,如今还不知道蠕蠕人是否真的退去,为安全计,还陛下不再追究赵俊生的过错,让其戴罪立功吧!”

    拓跋焘虽然愤怒,却没有失去理智,他听出了寇谦之的话外之意,赵俊生的大军就在山下,若此时杀了赵俊生,也没办法控制这些兵马,这些兵马没了约束和牵制,万一他们刺王杀驾造反,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拓跋焘压抑住心中的嫉妒怒火,“赵俊生,念你护驾有功,也不是故意欺瞒于朕,朕就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速速派人去打探蠕蠕的动向,一有准确消息立即来报与朕知晓,退下吧!”

    赵俊生心中感叹,真是翻脸比翻书还快啊!他刚才已经实实在在感受到拓跋焘杀他的决心,这绝不是错觉,可拓跋焘转眼之间就换了一副口吻,他知道拓跋焘这是顾忌他的兵权在手。

    “谢陛下不罪之恩,末将告退!”

    赵俊生从帅帐出来后没有心思继续考虑这事,他担心花木兰的伤势,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她的营帐。

    “咦,木兰你醒了?”

    花木兰看见赵俊生进来,略带病色的脸上露出笑容:“嗯,刚刚醒。听老吕说是你给我擦了身子退了烧,要不然我不会醒这么快!”

    赵俊生点点头,走过去在花木兰身边坐下,拉着她的手问:“你感觉如何?”

    花木兰摇头道:“没事,就是有些乏力,提不起精神,可能是失血过多吧!”

    赵俊生把花木兰好好看了看,说道:“木兰,你昏迷的时候我给你检查了一下伤口,背后的三处伤口处理不当已经化脓。用温水擦身子退烧只能治标,不能治本,很快你就会再次发烧,时间长了就会有性命之忧,我必须把伤口处化脓的腐肉割掉,再服药消除炎症!”

    花木兰点头答应:“好,你来吧!”

    赵俊生扭头对吕玄伯吩咐:“老吕,你去把御医找来!”

    吕玄伯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去,很快就把御医提溜了过来。

    御医看见赵俊生,战战兢兢道:“将军,给花将军治伤时没有避开男女之嫌,老朽也是没办法,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再有陛下的旨意,老朽不得不从啊,还请将军莫怪!”

    赵俊生把手道:“涉及到性命之事,我还没那么迂腐!这次把你找来,是想让你煎一副麻沸散!”

    “将军是要······明白了,小老儿这就去准备!”

    过了半个时辰,吕玄伯就蹲着一碗药过来,赵俊生接过来让花木兰服下,花木兰喝了药很快就睡着了,这麻沸散竟然可以让人全身麻醉,还有促进睡眠的效果。

    赵俊生把吕玄伯赶出去之后,开始动手把花木兰身上的衣裳褪下,解开包扎的纱布,露出后背上的三处伤口,他先用酒水冲洗了伤口。

    熟睡的花木兰身体失去了知觉,伤口受到酒精的刺激也一动不动,这对赵俊生接下来的手术很有帮助。

    他把小刀消毒之后把三道伤口上的腐肉全部剔除干净,直到伤口上显露出鲜红色才停止。

    因挖去腐肉和脓水,创口面积扩大,为了让创口能快速愈合,他决定不用药物外敷,而直接进行缝合,再给花木兰内服生机活血和消炎的药物。

    处理好伤口之后,赵俊生给花木兰服用了一粒疗伤药,接下来一夜,花木兰没有再发烧,赵俊生心里这才松了一口气。

    要这年头打仗因伤口感染而死亡的人数不胜数,一旦感染化脓,许多人都挺不过去。

    次日,花木兰醒了,精神好了许多,有了胃口,赵俊生亲自去做了一些吃食给她送来,见她吃下去才下山处理军务。

    “将军,柔然人不见了!”中午的时候,斥候队长前来营地牙帐向赵俊生报告。

    赵俊生诧异:“不见了?他们昨日才败退而走,怎么就不见了?”

    “昨日柔然人败退之后,属下就然给兄弟们跟上去,但他们派出斥候阻拦,等到解决了那些阻拦的柔然斥候,他们大队人马已经不见,属下派人把方圆百十里范围都探查了一遍,没有发现他们的任何踪迹!”

    赵俊生摇头:“他们不可能就这么消失不见,一定是藏在什么地方。你想想还有什么地方没有搜过?”

    斥候队长想了想,皱眉道:“若说什么地方没有搜过,那就只有这燕然山的余脉了,可山上藏不了人啊,光秃秃的,什么都没有!”

    赵俊生思索了一阵,就对斥候队长说:“这样,你再派人去山谷深涧之中去探查一下,柔然人不可能有飞天遁地的本事,他们就算撤走了也会留下痕迹的!”

    “遵命!”

    入夜时分,斥候就有出息传来了,斥候队长再次前来向赵俊生禀报,颇为兴奋的说:“将军,您果然料事如神,他们是从山涧中撤走的,弟兄们在山涧中发现了他们丢弃的火把和一些破烂的皮甲、旗号!目前有两个兄弟跟上去了,相信明日一早就有进一步的消息传回来!”

    皇帝早有旨意,一有柔然人的消息就要立即上报,赵俊生对斥候队长交代了一声,立即赶往山上去找皇帝禀报此事。

    来到帅帐,赵俊生看见皇帝的侍卫统领站在门口,抱拳道:“劳烦匹娄将军通报一声,末将有蠕蠕人的踪迹要禀报陛下!”

    匹娄金抱拳回礼:“赵将军来得不巧,陛下不在帅帐!”

    “不在?那陛下在何处?”

    “陛下的行踪岂是随便向外透漏的?赵将军就不要打听了!”

    赵俊生只好说:“既如此,末将待会再来吧,告辞!”

    离开帅帐之后,赵俊生往花木兰的营帐而来,还没走到,远远就看见花木兰的营帐外站着两个大内侍卫,而吕玄伯和花魁却不见了踪影。

    赵俊生心里一沉,绕了一个弯轻手轻脚来到营帐背后。

    “木兰,这是朕让御厨专门为你做的,你的伤还没有好,多吃点补补身子!”

    “多谢陛下的好意,赵将军已经命人给末将送来了膳食,末将已经吃过了,实在是吃不下!”

    “哼,少在朕面前提他!此人狼子野心,昨日竟然对朕动了杀机,他以为朕看不出来?那些汉人表现恭顺,实则暗藏祸心,这赵俊生也不例外!木兰,你从今以后一定要跟他保持距离,朕不能让你跟此人危险之人在一起!还有,朕的皇后之位一直空悬,朕希望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你!”

    “陛下好意,末将心领了!只是末将早就说过不是所有女人都渴望嫁给皇帝。再者末将已跟俊生哥哥有了婚约,还请陛下念在末将有些许功劳,成全末将和俊生哥哥吧!末将敢保证俊生哥哥对陛下绝没有不利的想法!”

    营帐内只剩下拓跋焘气得呼呼的喘气声。

    营帐外的赵俊生眯着眼睛,额头上青筋暴起,双手握成拳头咋咋作响,心中杀意前所未有的浓烈。

    “不行,朕不能让你跟一个如此危险的汉人在一起!你们只是有婚约,又没有成亲,婚约可以退掉!”

    “陛下太强人所难了,末将心里只有俊生哥哥一人,已经容不下其他人了!”

    拓跋焘听见花木兰左一个俊生哥哥,又一个俊生哥哥,叫的自然而又亲热,心里怒火中烧,杀气腾腾道:“你的心里若真的只有他一人,你就更应该为了他的性命和前途着想!好了,朕言尽于此,好好想想朕的话!”

    脚步声响起,拓跋焘撩起帘帐走出了营帐,两个大内侍卫立即跟在他身后离去。

    赵俊生闪身出来,眼中杀机迸现,迅速跟了上去。

    拓跋焘回到帅帐,匹娄金上前行礼:“陛下,您回来了?刚才赵将军来了,说已经发现了柔然人的踪迹!”

    “哦?”拓跋焘停下,思索一下吩咐:“你去传他来见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