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九十五章 惨不忍睹

    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死神刀下见英雄。

    罗海钉在地隧的出口,嘴巴上说的坚决,其实他根本无法承担失误所带来的后果,真要是有个风吹草动,他能做的只有炸掉出口,先确保身后两千人的安全。

    这就是现实。

    这就是真实的追光者。

    这就是他的职责,痛苦又悲哀。

    再多的悔恨都只能由自己来扛,圆满的结局留给大家,在他十几年追光的路上,这种生离死别见的太多……多的有些让人害怕!

    地隧中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远端拐角处隐约出现了一团火焰,很奇怪的奶白色火焰,像明灯,像鬼火,又像割命的长刀,反正不太像人,没有人可以在火焰中安安稳稳的活着,只有那些来自地狱的生物才可以。

    罗海皱了皱眉头,慢慢举起手来,手机的灯光对准地隧出口的某处,只要他的手臂画一个圆圈,李春天跟初尚小就会启动引爆器,地隧会被彻底掩埋。

    罗海眯着眼睛,盯着地隧深处,手臂已经开始在半空中画圆。

    突然!

    罗海发现自己身后围观的乘客中,爆发出一阵轻微的骚乱,罗海转过头,骚乱的中心是一个拿着望远镜的男子。

    夜视望远镜。

    望远镜被快速的传递,每一个用望远镜看完地隧的人,全都发出一阵惊呼,有些女孩子甚至捂住了嘴巴,眼圈儿一瞬间就变得通红。

    很快。

    夜视望远镜就被传递到罗海的手中。

    轻轻的调转焦距,视线中先是出现了一团奶白色的火焰,是一把悬空飞舞燃烧起来的太刀,只不过这刀似乎只是起到了照明的作用。

    刀旁是一个少年。

    少年背上趴着一个女孩子,看模样已经是彻底昏迷过去了,生死未卜。

    少年从地隧中缓慢的走出来,浑身上下衣衫尽数破碎,皮肤更是泛着一抹焦黄,胸口、脸上、手肘、肩膀、膝盖、腰身……身上到处都是血迹,还有熏黑,有些地方还在流血。

    少年走的很辛苦。

    每一步都仿佛用尽了浑身的力气,但是他依然在咬着牙,执着地向前走。

    罗海第一眼差点没有认出来这少年是谁,因为伤痕太多,熏黑太严重。但是,很快,他的鼻尖就开始发酸,他是真的无法想象,要经历怎样的战斗,宁多鱼才会伤成这副模样。这可不是宁多鱼装的,是真的伤,从他苏醒过来之后,机械鬼忍的攻击强度又增强了一个台阶。加强版的机械鬼忍比比皆是,而且他的深度睡眠,在黑科技系统中学习念力法门似乎也在消耗他的体力跟脑力,劳累跟高强度的战斗差点将宁多鱼干趴下。

    最后,不得已,宁多鱼选择冒险用自己的念力火焰点燃了车厢,直接炸掉了整列磁悬浮列车。

    真真正正从死神嘴巴边儿上走了一圈儿。

    看到宁多鱼踉踉跄跄的走出地隧,罗海一声不吭,直接拔腿翻过巨石,狂奔向地隧深处。

    躲在远处的乘客,全都看向地隧的出口。

    宁多鱼的模样经过大家口口相传,已经让大多数人为之动容。

    罗海身手矫健,三步两步便冲到宁多鱼身前,嘴唇有些哆哆嗦嗦。

    真要是严格算起来,宁多鱼的年纪几乎跟罗海的儿子相差无几,熊叶子还是个小女孩。可是在今夜,这两个少年,却做到了绝大多数人想都不敢想象的事情,并且成功的履行了自己的诺言。

    宁多鱼劝过罗海,你们先走,我来挡住这些鬼忍暴徒,他说了,不是在吹牛,他果真做到了。

    罗海竭力压制住自己激动的情绪,沉声说道:“好样的,真的是好样的,接下来你可以歇一歇了,我们来。”

    罗海说着便要帮宁多鱼去搀扶他背上的熊叶子,可是却发现宁多鱼抱住熊叶子大腿的手指已经僵硬无比,似乎固定到了那里。

    宁多鱼的身体犹如机械一般,踉踉跄跄的前行,眼眸的焦点全部集中在地隧的尽头。

    “这小子是在靠着强大的意志力前行,其实他早就脱力了,甚至离昏倒只剩下一点点距离,只要稍微加一点外力可能就会倒下。”罗海注视着宁多鱼的背影,不自觉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旁边又冲过来两个壮汉,估计是想着搭把手,帮帮忙。

    罗海赶紧说道:“不要碰他!”

    “让他自己走!”

    罗海说完就开始盯着身后的地隧,看看有没有机械鬼忍跟着冲出来。

    其实无需多虑。

    宁多鱼离开列车时,借助念力法门,直接引爆了列车的动力系统,整列磁悬浮列车的连环爆炸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停歇的,机械鬼忍的身体并不能耐高温,想冲过来起码需要一个小时。

    一步一步的走。

    宁多鱼就这样背着熊叶子,一直走到巨石障碍前,膝盖在坚硬的巨石上死磕了三下,脚步才停止,眼眸微微上抬,入眼是远方青璃的人造繁星。

    走出地隧了。

    宁多鱼精疲力尽的晃了晃脑袋,眼前出现了罗海的脸颊,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用尽全身的力气轻声说道:“炸掉出口,后面还有……”

    后面几个字说的有些含糊,罗海没有听清,只是看到宁多鱼的眼珠子散了散光,然后又嘣出来一句话:“送我去水鸟湖,参加,百万悬赏大……八,八点必须……必须到到到……”

    话都没有说完,宁多鱼只觉得脑壳儿一阵晕眩,刹那间,天昏地暗,噗通一声,直挺挺地就倒向了地上,当即昏了过去。

    罗海自然没有让宁多鱼直接跌倒,他的手一直都在旁边候着呢。

    先是将宁多鱼扶好,然后将熊叶子从宁多鱼的背上放下来,旁边的壮汉轻手轻脚的将两个人运过巨石。

    罗海第一时间仔细查看了一番宁多鱼的情况,心跳、脉搏、呼吸……全都乱成一团,外伤更是不堪入目。就算是最激烈的混战,冲在最前面的敢死队,也不应该伤成这副模样,幸好五脏六腑似乎没什么大碍,昏迷的原因大概率是力竭所至。

    旁边的熊叶子跟宁多鱼差不多,都是丢了半条命,惨不忍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