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九十六章 特勤人员的特权

    每个人的裂痕,最后都会变成故事的花纹。一只站在树上的鸟不会害怕树枝断裂,因为它相信的不是树枝而是自己的翅膀。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敦融地隧的出口被直接炸碎,短时间内,这条磁轨线路算是彻底报废了。

    “呕!”

    趴在罗海后背上的宁多鱼,忽然呕吐一声,罗海鼻尖处先是闻到一股刺鼻的腥味,然后就感觉脸颊处多了一团粘稠的湿润液体。

    宁多鱼开始呕血了!

    嗡……

    远方终于响来一阵轰鸣。

    低空下,一架两栖运输机滑翔飞过。

    夜色中,足足十台军用机甲奔袭而来。

    “让一让。”

    “让一让。”

    “让我先看看,你们都别动他。”乘客中挤过来一名年过半百的老人,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径直着朝罗海走过来。

    “罗同志,我叫宋国人,我是医生,水鸟湖人民医院的医生,让我先看看他。”老人言辞恳切的说道。

    没有人理会奔袭而来的机甲,没有人理会头顶滑翔飞过的两栖运输机。地隧的出口已经被炸烂,短时间内大家都是安全的,现在需要关注的人是宁多鱼跟熊叶子。

    是这两个少年救了大家。

    “支援?”

    “不好意思,刚才生死一线的时候,您哪儿去了?”

    半跪在宁多鱼身边的老人,是水鸟湖人民医院的荣誉副院长,年轻的时候就是一线的临窗医生,到快退休的时候了,依然奋战在一线。昨天夜里还被邀请到青璃去做了一台外科手术,想着快点赶回去,谁能想到会遇上鬼忍突袭啊。

    宋国人一番操作之后,沉声道:“体温42.5,心率180,血压52,瞳孔间歇性涣散,内脏短时呕血,疑似肺部撕裂性挫伤……”

    检查完宁多鱼,又去检查熊叶子,最后得出的结论是男生的情况比女生要严重。女生只是外伤,再加上体力耗尽,男生有些地方却伤了内脏,情况危急。罗海眉头紧锁:“我听不懂这些医学术语,您直接说结论吧。”

    宋国人面色严肃的说道:“女孩问题不大,男孩必须尽快送医院治疗。”

    头顶的两栖运输机,稳稳的停在半空之中,五根急降绳索伸出来,很快就有一队英姿飒爽的特勤治管员出现在众人面前。

    每个特勤治管员都穿着酷帅无比的黑色制服,气息浓重,威猛无比。

    然而,包括罗海在内,现在竟然出奇的没有人愿意搭理他们,全都关注着宁多鱼跟熊叶子的身体情况,尤其是宁多鱼,因为大家用肉眼看都能发现他的伤势最恐怖。

    罗海看到不远处两栖运输机降下来的绳索,眼前一亮,低声说了几句话,李春天、初尚小连同五六个乘客,直接就朝运输机的正下方跑去。

    路过那一整队特勤治管员时,连招呼都没打。

    “这群人怎么了?”

    “被吓傻了?”

    “难道都不知道欢呼一下吗?我们的到来就预示着他们得救了啊!”最年轻的特勤治管员张志河小声嘀咕道,随后,好奇的转过身,想看看这群人到底打算干什么?

    只见罗海将宁多鱼拦腰抱起,走到运输机下面,直接就开始将急降绳索固定在宁多鱼身上。旁边的人也开始扶着熊叶子,做同样的动作。

    张志河眉头一挑,大喊一声:“住手!”

    “你们在干什么?”

    “请远离这里,你们是不被允许使用两栖运输机的,这是治安管理协会特勤大队的专属交通工具。”

    张志河刚刚说完,罗海就赶紧解释:“有人受伤了,必须立即送到医院接受治疗,不然会有生命危险。而且他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时间在这里耽搁了。”

    张志河:“那也不行。”

    旁边帮忙固定宁多鱼的乘客质问:“为什么?”

    张志河:“规定。”

    规定?

    规狗蛋啊!

    罗海忽然就有些气愤,胸口堵得慌,但是他很懂这句话的威力,只好继续解释,尝试着说服对方:“规定是死的,人是活的,通融一下,我是盔甲战组的追光者。”

    张志河的神态一丝不苟,丝毫通融的余地都没有:“就算是你受伤了也不行,我说了,这是特勤大队的专属交通工具,只能特勤人员乘坐。”

    这时候。

    宋国人也跑了过来:“病人也不可以?你们来这里不就是为了救援吗?这是你们的职责,我们的要求并不过分。我是医生,我的判断是这个男孩子不能再等了,必须立即送走。”

    这位年近半百的老专家很不理解对方的意思。

    有交通工具,空着,为什么不让病人用呢?他们医院的救护车随时都可以送病人。

    特勤人员什么时候成了特权人员了!

    盯着宋国人跟罗海,张志河的声音开始变冷,越年轻的特勤治管员越莽:“救援是我们特勤大队的职责,这没有错,但两栖运输机是特勤交通工具,并不是急救车,希望你搞清楚状况。”

    停顿了一下,张志河冷哼一声:“救治病人是医生需要做的事情,你是医生,那请你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去救你的病人,不要来我这里无理取闹。”

    张志河的声音已经很严肃了,而且他的队友,包括特勤大队的队长,没有一个人制止他的警告,全都在默许他跟罗海宋国人对话。

    治管会在地下城是一个很特殊的部门,人数多,权利大,尤其是特勤人员,更是天不怕地不怕,别说是盔甲这种二线的战组,就算是前十的战组,他们照样怼。

    怼天怼地。

    无所畏惧。

    因为治管会代表的是青龙域政府的脸面,绝没有单独的战组愿意撕破脸皮。

    张志河站到急降绳的下面,一字一句的说:“黑暗时代的地下城,受伤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在地表战斗的人员伤亡更大,所以请你们分清楚,是普通人重要,还是我们救援的人重要。我们特勤大队一次行动就可以拯救成百上千的人,我们存在的价值比你手里的普通人重要。”

    “重要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