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彩票

第86章 年轻人

    听到这个消息皮特感到颇为的意外。一个排的士兵,保护这么一个人?要知道目前这个城市总共也没几千格鲁吉亚士兵,并且还是在战局不利的情况下还是按埃里克的计划来撤退,可想而知这位的重要性。

    不过看埃里克倒是挺平静的,他看向这个翻译道:“那这所谓的一个排大概什么时候能到?我们没法在这里等很久。”

    “这个没有告诉我。估计是得从就近的地方抽调人手。因为空袭实在是。。。”这个翻译的人显得心有余悸的说到。。。

    埃里克点了点道:“我明白。在来这里之前我们差点就被天上飞下来的火箭弹给炸死。”他在叹了口气后道:“那么我现在回去,有了新的消息请来通知我。”

    “好的。请您放心,好好休息。”翻译一边说着一边将埃里克和皮特送出了这里。

    在走出这里后皮特低声道:“我们的计划还继续吗?我是说一早继续去侦察,然后再撤离?”

    “当然。”埃里克点了点头,“不管谁来护送,我都得先看看再说。谁知道在城外有什么?”

    在将这个好消息带回落脚点后,大家都非常的高兴,不管明天会如何能有一个排的格鲁吉亚人护送总比自己这人生地不熟并且还带着伤员全靠自己来的强。

    除了这个消息外,在他们回来时,一直处于昏迷的斯蒂夫也睁开了眼睛,虽然依旧晕的厉害连坐都坐不起来,但好歹是醒了。

    “总算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埃文斯在听到既联系上了第比利斯方面又将会有人护送自己后立即放松了下来,“这一天跑的我的腰都要断了。”

    “别太放松。”奥乔亚看向埃文斯道:“我想俄国人的攻击才刚刚开始。谁知道等到那一个排的人来了之后外面会是什么样?”

    “对。也许说不定在西面也将会出现很多的俄国人。”艾利说到。

    多诺万摇了摇头道:“我也想我们能尽快离开这里。但我们现在既然定下了计划就得按计划来。俄国人会做什么不是我们能控制的。现在所知道的就是马上天就要黑了,这个时候进入山区对我们来说会是个非常麻烦的事。并且我们已经奔波了一天,大家都疲惫不堪还带着伤,所以抓紧时间休息吧,明天我们也许真的会有苦战。”

    埃里克听了多诺万的话轻笑了一下道:“大家不能太过乐观,但也不用太过悲观。就我目前得知的消息,现在俄国人攻击的重点在在北面到东面,南面主要是以空袭为主,在西面并没发现有大动作。所以在俄国人发起总攻前,我想我们不用太过担心。”

    “总攻?俄国人总攻的时间难道会告诉你吗?”莫里斯问到。

    “不会。”埃里克摇了摇头,“但是这么大规模的战斗不是想打哪里就打哪里的。他们虽然有不少部队南下但是还未就位。他们还在利用空袭和炮击消耗这里的格鲁吉亚人,从这点便能看出真正的总攻还没到来。”说完他看向多诺万道:“明天我们还是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我们四个人出发先行侦察,可以考虑带上格鲁吉亚人一起或者带几个,在确定路线后再开始撤离。”

    “没问题。”多诺万点了点头后看向其他人,“大家都吃点东西,然后将装备再检查一遍。”

    入夜后空袭并未停止,只不过强度比白天时弱了很多。在差不多接近半夜时,那个翻译带着一队格鲁吉亚士兵找了过来。此刻累了一天的埃里克早已睡着,还是负责警戒的皮特将埃里克叫醒,而埃里克被惊醒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摸了摸他身边的那个黑色包。

    “埃里克先生。”翻译在看到埃里克站起来后指了指身边的一个很年轻的格鲁吉亚人道:“这位是洛里亚少尉。他和他手下的这些人将负责保护您出城并前往兹纳乌里。”

    站在翻译身边的这人上前一步敬礼并用英语道:“你好,埃里克先生。我是洛里亚,我和我的人奉命来护送你离开这里前往兹纳乌里。”

    埃里克看了眼这人立即伸出手微笑着道:“你好,洛里亚少尉。你的英语不错,好像都没什么口音。”埃里克显得有些惊讶的说到。

    这个名叫洛里亚的少尉笑了笑道:“我在美国上过学。。。”

    就在埃里克和这位格鲁吉亚少尉互相认识时,皮特看向了这帮格鲁吉亚人。这帮人的样子都很年轻,至少相比食人鲨小队来说要年轻很多,这让人不禁觉得也许在几个月前他们还都是普通百姓,有着各自的生活,只不过是战争的需要被征召进了军队。这让皮特想起了刚进入陆战队时的情景,都是些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完全没有任何经验,只是跟着自己的士官和军士长机械的服从着命令。除了年轻,最引人注意的便是这些使用的武器。他们穿着的迷彩和头盔和俄国人很像,但背在身上的却是m16步枪,这使得整体看起来有些怪怪的不协调。除了每人一把m16步枪外,还有一人拎着一挺m240机枪,还有几人各自背着一具m136at4反坦克火箭弹。至于弹药,手雷更是人人都有,并且很充足的样子。

    “看来这帮人的装备比我们还要好。我感觉我们才像是格鲁吉亚人。”皮特一边说着一边拍了拍身上背着的那把ak-74。

    一旁的埃文斯笑了笑道:“他们还有狙击手呢。不过用的是把svd。如果我们遇到这帮人可不好对付。”

    “那可未必。”多诺万看着这帮人道:“这些人都很年轻,肯定没打过仗。从他们眼神里就能看出有些人都被吓坏了。战场上死伤比列最高的便是像他们这样的年轻人。”

    皮特有点疑惑的道:“那这是什么意思?为了表明他们很重视还是在敷衍?”

    “也许是预备队吧?”多诺万说着指了指这些人的军装,“看他们的衣服,虽然有些脏但是和我们白天看到的那些格鲁吉亚呀人可强多了。也就是说他们白天没有进行作战。”